您所在的位置:古今文学网 > 诗词名句 > 唐诗宋词中描写人物举止的诗
热门推荐
2015-7-2鲁迅《夜颂》原文及鉴赏
2015-7-1唐诗宋词中描写士卒的诗
2015-6-30阿和平蜀典故的意思及由来
2015-6-28唐诗宋词中的怨妇诗大全
2015-6-26唐诗宋词中描写觱篥声的诗
2015-6-16昔时横波目,今作流泪泉诗句赏析-
2015-6-16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
2015-6-16寄与不寄间,妾身千万难诗句赏析-
2015-6-4《诗经·大雅·文王之什·灵台》原
2015-6-16不向情田种爱根;画楼宁负美人恩诗

唐诗宋词中描写人物举止的诗

作者:古今文学网  来源:古今文学网  时间:2015-7-2 9:11:41  阅读:

抽帘持益炬,拔篑更燃炉

    状摹出诗人自己抽出竹帘的竹子,拔掉竹席的竹条,手拿竹子的火炬照明,以竹条为柴生火取暖的情态。抓住了典型动作,以点代面,具体、准确、生动、逼真地昭示出诗人生活贫困和不惜一切与来客欢聚的情景。


    注:箦,竹席。

抱琴开野室,携酒对情人

    诗人抱着琴,推开山居房门。拿起酒杯,面对着自己的恋人。这是诗人归隐田园,安逸闲舒生活的写照,虽不足取,但其中也反映了诗人不满现实,反抗不平的思想。



邀欢空伫立,望美频回顾

    状摹出恋人之间,情深意笃,彼此长久相望但在众人面前又羞于接近亲呢的情态。“空”、“频”两字把两人想接近而又不敢接近的矛盾思想表现得淋漓尽致。


    注:伫,长久。频,多次。



偃卧盘石上,翻涛沃微躬。漱流复濯足,前对钓鱼翁

    仰面躺在水中的礁石上,任凭翻滚的波涛冲洗着自己的身体;一会用水漱口,一会又用水洗脚,抬头看,一个老叟在我前面垂钓。诗人抓住“卧、漱、濯”等典型动作,把自己沐浴江水、放情自然的乐趣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注:沃,浇水,这里是冲洗的意思。



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

    倚杖立于柴门之外,迎风静听黄昏中蝉儿的鸣叫。诗句借描绘安详的神态、闲适的心境,刻画了一位过着田园隐居生活的老人的潇洒形象。



手携双鲤鱼,目送千里雁。悟彼飞有适,知此罹忧患

    诗人独游野外,垂钓溪水,得到双鲤。此刻,一群南归的鸿雁正从上空飞过。他手提双鲤,目送着那远去的大雁,心中陷入了沉思。他好似懂得了鸿雁自由飞行的快意,知道双鲤被约束的痛苦。诗人触景生情,借此抒发了那种对自由的向往和对官场生活的厌倦之情。



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

    少女低着头面向暗处的墙壁,新郎千呼万唤她也不好意思回顾。借行为描写传神地状出少女初婚时的羞涩情景。诗句亲切动人。



有时忽惆怅,匡坐至夜分。平明空啸咤,思欲解世纷

    有时忽然悲哀,夜不能寐,只好坐到夜半,黎明时分又大声呼喊。为何这样做?只因思考如何解除当世的纷争局面。诗人以忧虑、难眠、呼喊等一系列活动构成悬疑,最后点破题旨,这种渲宾烘主的手法,既引人入胜,又主旨鲜明。


    注:啸咤,有解为“叹气”的。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诗句表现了李白得诏后的狂喜之情和他的自视才高,并幻想从此可以施展自己的远大抱负的思想。现今这句诗也常被有识之士用以表示自己抱负得以实现时的心情。写得豪迈、洒脱,气势磅礴。


    注:蓬蒿人,草野之人。



对酒不觉暝,落花盈我衣。醉起步溪月,鸟远人亦稀

    对酒独饮,不觉天色已黑,花儿飘落得满衣尽是。酒醒漫步于月光朗照的溪边,此时鸟儿远去,人迹稀少。诗人借酒遣愁,环境的静寂,反衬诗人的孤独、漂泊失意之情。



大江动我前,汹若溟渤宽。篙师暗理楫,歌笑轻波澜

    大江在我面前奔流,江面宽阔,波涛汹涌如大海一般。夜晚昏暗,艄公操桨行船,谈笑自如,欢歌不绝,根本不把波涛放在心上。诗人赞扬了篙师笑傲风浪的大无畏精神和高超的夜中行船技术。


    注:大江,指嘉陵江。篙师,指撑船的人。



喜心翻倒极,呜咽泪沾巾

    诗人历尽艰辛从安史叛军占据的长安逃到唐肃宗居住的凤翔,兴奋、喜悦到极点,竟呜呜咽咽地哭起来,泪水沾湿了抹巾。诗句活画出作者摆脱敌人牢笼,重归唐王朝所在地时的乐极生悲,悲喜交集的情状。



柳花飞入正行舟,卧引菱花信碧流

    春光明媚,柳花飞扬,纷堕在行舟之中。舟中人随手采起菱花,任凭小舟顺碧流飘转。生动地描绘了主人公于行舟时的悠闲之情。


    注:引,牵、拉。信,听任。



身轻裙薄易生力,双手向空如鸟翼

    身子轻盈,衣裙轻薄容易使出力气,两只手攥住丝绳,就象飞向空中的鸟翼一般。诗句写男女少年打秋千的情景。“轻”“薄”“鸟翼”等词语活画出天真活泼的少年们身轻如燕,荡起秋千如鸟儿展翅飞翔一样的飞动姿态。



惆怅妆成君不见,含情起立问傍人

    女子精心装束后,静心迎候郎君的到来,而久不见人,心情焦躁不安,满含深情地起立向旁人打听郎君的下落。用女子的理妆行动刻画出她急盼同思念中郎君见面的内心活动。


    注:傍,同旁。



如今年老无筋力,犹倚营门数雁行

    久战沙场,冲锋陷阵的勇士,如今年迈力竭,还倚营门,数点过往的雁群。诗中刻划了一位少小离家、戍守边州直至年近迟暮尚不能返乡的老战士的形象。“犹倚”,说明已不该再“倚”,“数雁行”的行为更暗示出征夫思归南方家乡的心理。



等闲飞鞚秋原上,独向寒云试射声

    茫茫的边地草原,秋气浓冽。一个非凡的英俊少年驰马飞奔,张弓搭箭,仰对空中的雁群,箭出雁落。描绘了传奇少年射猎动作的利落、敏捷,令人钦赞。


    注:等闲,随意。鞚(kòng),马勒,此借代马。



洛阳城里见秋风,欲作家书意万重。复恐匆匆说不尽,行人临发又开封

    洛阳城里,秋意已
浓。万语千言,一封家信怎能述尽,匆忙之中没落下什么话?临发时又怀疑地拆开了封口。游子思乡的诗篇,在古诗中多不胜数。诗人别开生面,选择了游子捎信临
发又开封这一细节,生动地表现了浓重的乡思和唯恐未尽言的神态,使读者不自主地以身心浸入其中,了解诗人的一片苦心。



伴客销愁长日饮,偶然乘兴便醺醺。怪来醒后旁人泣,醉里时时错问君

    陪客饮酒浇愁,整日
不休,偶然高兴便会喝醉。醒来后为旁人的哭泣而奇怪,原来在醉梦中,我口口声声在呼唤自己的亡妻,引起了别人的悲愁。妻子逝世,诗人意绪消沉,客人为排遣
他的苦楚,拉他饮酒,可他哪能喝下,不过作作样子罢了,喝下去的分明是自己的眼泪。“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透出心底的哀愁。“偶然乘兴”写出诗人高兴
之时太少了,正是诗人伤心的体现。悼念逝者,流泪者本应是自己,但却写旁人的啜泣。以旁人感泣写自己伤心。不写“醉话”而以“错问”二字示出,曲折深沉,
读之锥心泣血,凄苦之情,撼人心魄。只四句便把悼妻的深情曲折感人地写出。手法独特,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注:醺醺(xūn),酒醉。



疏河似剪纸,决壅同裂帛

    疏通水道象剪破薄纸一样轻松,打开堵塞如同撕开绸帛一样容易。作者想象大禹治水易如反掌。清除堵塞、引去流水,不过同剪纸撕绸一样容易。比喻巧妙,把传说故事中的大禹写得风度潇洒,技超一筹。也表现了作者渴望早日消除水灾的急切心情。



手提倚天剑,重来亲指画

    手提威力无穷的倚天长剑,再次来指挥筹划。作者渴望大禹踏云而来,手提倚天长剑,指点规划水利工程,消除水灾,为民造福。用古代传说中的人物作寄托,写出作者希翼朝廷励精图治,整军经武,完成统一各地叛区的大业。


    注:倚天剑,想象中靠在天边的长剑。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琵琶女目光低垂,神态自如地随手连续轻弹,好象在诉说
胸中无限的忧伤。诗人描写了琵琶女弹奏时的动作和神态,以及借乐曲所展示的情思,“说尽心中无限事”。寥寥几笔塑造出一个风尘中被污辱的女性。作者对琵琶
女心曲的想象,贴切、自然而真实。同是天涯沦落人怎能不怀有同样的恼怨,心思怎能不相通。


    注:本诗诗题《全唐诗》作《琵琶引》。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诗写琵琶女被人千呼万唤,才故意迟迟从船舱中走出。她轻抱着琵琶,遮住自己半个面容,不胜娇羞。通过动作的描绘,表现了琵琶女羞涩动人的姿态,把一个沦落风尘的女子描绘得神韵毕现。



帝子吹箫逐凤皇,空余仙洞号华阳。落花何处堪惆怅?头白宫人扫影堂

    华阳公主吹箫逐凤,飘然而逝。留下了仙洞华阳观。花开花落自有期限,有什么可遗憾的呢?如今只有白头宫女默默地清扫着祠堂。词意重在后二句:公主象落花一样仙逝而去,这又有什么痛苦呢?宫女们则熬到年老,不得半点休憩。诗人勇于为白头宫人鸣不平之意尽在不言中。


    注:帝子,指代宗女华阳公主。凤皇,凤凰。仙洞,指华阳观。落花,暗喻公主夭亡。影堂,有死者图像之祠堂。



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薇郎

    孑然一身,独自坐在黄昏的烟霞中,谁来陪伴我呢?只有紫薇花和我这个紫微郎相对相伴,共度这黄昏的时光。末句三、一、三式排列,在近体诗句式中极为少见。


    注:紫微郎,指中书省各级官员,此指作者自己。



逢郎欲语低头笑,碧玉搔头落水中

    时逢可心的小伙子,欲语又含羞,只是低头轻笑。插在头上的碧玉搔头不意滑落水中。把握了少女的特定动作,描绘少女遇上可心人的羞涩和欲语又止的不知所措神态,刻划入微,维妙维肖。


    注:碧玉搔头,即碧玉簪,女子头上饰物。



背手抽金镞,翻身控角弓。万人齐指处,一雁落寒空

    诗句写射箭人背手取箭在手,翻身拉开强弓。在人们的一片喝彩声中,高空里鸿雁带箭而落。作者极赞友人射猎时动作之劲健,射技之高超。



斜拔玉钗灯影畔,剔开红焰救飞蛾

    诗人用极其细腻的笔法勾画出这位宫女的风姿。以其剔开灯焰,救出飞娥的动作,表现她对飞蛾的一腔同情,其实也是出于对自己不幸命运的叹喟。



秋持玉斝醉,与唱金缕衣

    杜秋娘手里捧着白玉酒杯,口唱《金缕衣》曲向李錡劝酒。诗人抓住这一典型场面,写杜秋娘深得李錡宠爱。


    注:斝(jiǎ),酒怀。金缕衣,古乐曲名。



蓑唱牧牛儿,篱窥蒨裙女

    穿着红色裙子的姑娘,隔着篱笆的缝隙正在看那身披蓑衣口唱山歌走过的牧童。诗人运用“窥”字,将儿童的那种天真烂漫而且活泼可爱的形态刻划得淋漓尽至。


    注:蒨(qiàn),同茜。草名,根可作红色染料,这里借指红色。



半湿解征衫,主人馈鸡黍

    解开已经半湿的衣眼,吃着主人赠献的可口饭菜,感到无限的温暖和舒适。诗人生动地描绘了村民对行客的热情招待,刻画了他们淳朴可亲的形象。


    注:鸡黍(shǔ),泛指招待客人的饭菜。



弯弧五百步,长戟八十斤

    诗句写史将军弯弓搭箭能射出五百步远,使用的长戟重达八十斤。诗人以此来歌颂史将军的武功超群盖世。具有很强的说服力。


    注:弧,木制的弓。长戟,竿端有枝状利刃的兵器。



自笑卷怀头角缩,归盘烟磴恰如蜗

    自己感到好笑的是怀着抑郁不舒的心情回到家乡,却只象那盘在雾水淋湿的石磴上缩起头角的蜗牛一样。诗人用缩角蜗牛来比喻自己的处境,既是自我嘲笑,也是自我排遣。



喜抛新锦帐,荣借旧朱衣

    高兴地抛开了吏部员外郎的锦帐,荣幸地穿上了刺史的旧红袍。诗人刚刚接到皇帝同意他调任出京的命令,于是高兴万分,喜不自胜,表现出自己对做京官的厌倦和乐得外调的喜悦心情。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白色的蜡烛在秋夜中发出的微弱的光亮,照在带有图画的屏风之上。宫女手持精致的团扇追打着流萤。无聊的动作透露出宫女们孤独、冷寞的心情,也揭示了她们被遗弃的处境。



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冰凉如水的月光照在宫门的石阶上,宫女斜卧在临窗的床上,凝望着天空中的牛郎星和织女星。诗人采用白描手法,生动地勾画出锁于深宫的少女们那无言的怨情以及对自由、幸福生活的向往。



日射纱窗风撼扉,香罗拭手春事违

    这是春光逝去的初夏,明媚、灿烂的阳光映射在纱窗上,清爽的风撼响了门扉,唯见空闺中的一位少妇在无意识地、默默搓弄手中的罗帕,心中有无限的情思而口不能言。两句诗无一字描述怨情,但女主人公的动作却透露了一丝幽怨的气息,体现了诗人婉曲达意的诗风。



当关不报侵晨客,新得佳人字莫愁

    把门的不给一早就来拜访少侯的客人通报,因为他最近娶来一位如花似玉的女子,她的名字叫莫愁。诗句以“莫愁”二字,巧妙地嘲讽终日沉缅于荒淫的生活却不知觉醒的少侯。作者用语辛辣、冷峻,讽刺之意自然地融进客观叙述之中。


    注:侵晨,即清晨。



楼上黄昏欲望休,玉梯横绝月如钩

    春天的一个黄昏,女主人公举步走到楼头,想去探望相约而来的情人,但玉梯横断,无缘可上。更何况月儿又残缺不圆,看来今晚相聚是不可能的了。诗人运用比喻和象征手法,把女主人公不能与情人相会的复杂心理,写得十分细微逼真。



怅卧新春白袷衣,白门寥落意多违

    诗人在一个春雨潇潇的早晨,身穿白布夹衫,和衣而卧。是因为住在往日的欢会之所,如今寂寥冷落已不见对方身影,所以心情十分抑闷。写出对往日欢愉的痛苦回忆。后句概括交待了前句怅卧的原因,前句叙述为后句表情作了烘托。


    注:白门,指男女欢会之所。



扇裁月魄羞难掩,车走雷声语未通

    女主人公深爱之人驱车在她面前走过,因为害羞的缘故,她便用圆扇遮挡着自己的面容,虽然近在咫尺,却不能互通一言。诗句写女子不能同所爱之人畅所欲言,揭示了她相思无望的苦涩的爱情生活,作者对此予以深切的同情。


    注:月魄,指月光。裁,此为遮挡的意思。



凤尾香罗薄几重,碧文圆顶夜深缝

    在寂寥的长夜中,一位独居闺中的女子,默默地在缝制着“凤尾香罗”和“碧文圆顶”。也许此刻她正追忆那令人难忘的往事,也许她正充满深情地期待着不久将与亲人的相会。作者用语凝炼,颇讲暗示,女主人公的深情,就从这无声的行动中自然流露而出,很值得玩味。


    注:凤尾香罗,是一种织有凤纹的薄罗。碧文圆顶,指有青碧花纹的圆顶罗帐。



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诗句讽刺了汉文帝热衷于鬼神之事,却对百姓之疾苦漠不关心,表达了作者对贾谊不得施展治国安民抱负的深深叹惋,也隐含诗人自己的身世遭遇于其中。此联诗用词犀利,强烈的嘲讽,更加上深沉的感慨,使得抑扬吞吐甚为巧妙,蕴含着艺术的辩证法。


    注:虚前席,指汉文帝白白地表示了虔诚之意。前,向前。席,席地而坐。



永怀当此节,倚立自移时

    诗人久久地站立在水亭栏杆之间,默默地凝神长想着,也许他在追忆过去,也许他在遥想未来。在婉转含蓄的诗句中,让人领略到溢于诗人胸怀的那种愁思绵绵的悲凉情味,很有感染之力。


    注:永怀,即长想。移时,历时,经时。



客散酒醒深夜后,更持红烛赏残花

    诗句写客人散去以后,夜深酒醒之时,在一片静寂的夜色中,作者手持红烛,观赏凋残的花卉。诗中写主人公酒醒后的夜半赏花的行动,从中透出他对即将逝去的春色的留恋之情。诗句用枯瘠的语辞,写出作者丰腴的情思,自有妙意在其中。



倚树沉眠日已斜

    此诗句前句为“寻芳不觉醉流霞”,此句接写作者因迷恋芳菲而情不自禁地倚树而眠,并且一直沉睡到日头西斜。诗句写出作者对阳春百花的喜爱之情,诗人竟为此而陶醉于其中而不能自拔。



蝙拂帘旌终展转,鼠翻窗网小惊猜

    蝙蝠轻轻地拂动帘子,便使得诗人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在寂寥的深夜中,诗人正在深深地追悼亡妻,忽然听到鼠翻窗网的声音,还以为是妻子回到家中来了呢。诗句写出作者对于亡妻的极度思念,偶有风吹草动均能惹起他的思念情怀,读来深切感人,耐人寻味。


    注:小,微微。



兰桡殊未返,消息海云端

    不见朋友乘坐的船只回来,所以就不知道他的近况如何,只能远望那茫茫的海天尽头,希望能从飘浮着的朵朵白云那里得到朋友吴处士的一些消息。诗人用遥望海云的动作,把对友人的无限怀念之情,诉诸简洁却含蕴深沉的笔端。


    注:兰桡(ráo),此指船只。殊,犹。



少妇当此日,对镜弄花枝

    这是写贾客的妻子对着镜子梳妆打扮,等待贾客的归来,但贾客此时已是尸骨抛弃在异乡了。“当此日”三个字便把两种相反的现象连接到一起形成强烈对照,从而更显得贾客下场的可悲可叹,少妇命运的可悯可怜。


    注:贾客,商人。



采莲无限兰桡女,笑指中流羡尔归

    有多少采莲姑娘,她们泛舟中流,笑指河面上一双双、一对对相伴相亲的鸳鸯,对它们是何等的羡慕啊!诗句通过对采莲女子的动作神态的逼真描摹,表现出她们对幸福未来的向往。诗句充满诗情画意,人物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幽人临水坐,好鸟隔花鸣

    一场春雨后,寻求幽静的人们临水而坐。对岸的小鸟,隔着花丛,尽情地婉转歌唱。这两句描写了春雨后生机盎然的自然景色。

记得当年草上飞,铁衣著尽著僧衣

    记得当年自己率领起义大军在广袤的大地上纵横驰骋,一往无前。相传黄巢部队在秦山狼虎谷被灭后,黄巢遁入佛门,所以后句写“铁衣著尽著僧衣”。“铁衣著尽”暗指兵败。一“飞”字,再现出诗人当年跃马横刀、叱咤风云的英雄气概。



醉垂罗袂依朱栏,小数玉仙歌未阕

    春夜宴饮,美人不胜杯樽,微醒欲醉。她现在正垂着绫罗长袖,依着红漆雕栏,用手指着身旁的歌女,听她的低吟浅唱。诗句写贵妇醉后的神态,有雍容华贵的气象。


    注:玉仙,指歌女。阕,止息。



路旁花发无心看,惟见枯枝刮眼明

    樵夫以打柴维持生计,使他无心欣赏山路旁那万紫千红的
野花。只有当他看到千枯的树枝时,他的双眼才格外明亮。诗句从打柴人的特定角度出发,描绘了最能吸引他注意力的不是柳暗花明的美景,而是那些不受旁人注目
的干枝枯木。诗人以日常生活为题材,展现生活的哲理,耐人品味。



不洗残妆凭绣床,也同女伴绣鸳鸯。回针刺到双飞处,忆著征夫泪数行

    这是一首描写思妇的
小诗。女主人公早晨起身后,无心梳妆打扮,便靠在绣床边和身旁的女伴绣起鸳鸯,以缓解心中的忧思。可每绣到那双飞的鸳鸯时,她不禁又想起昔日与丈夫在一起
欢娱的情景。今日丈夫远征他方,生死不知。想到此,她不觉泪流数行,呜咽不止。诗人写思妇触物生情,使内心原先郁积的感情勃然而出,颇合情理。反映了兵役
制度给人民带来的痛苦。



晓妆初罢眼初瞤,小玉惊人踏破裙。手把红笺书一纸,上头名字有郎君

    早晨梳妆后,女主人公忽觉眼皮跳动,似有喜事。突然丫环小玉惊叫着跑进来,险些踏破了裙子。只见她手拿报喜的红纸,原来在及第的名单中,有女主人公郎君的名字。小诗形象逼真,写得活泼自然。古时有“眼皮跳,喜事到”的俗语,诗人采撷入诗,颇有生活气息。


    注:瞤(rún),眼皮跳。



独自行来独自坐,无限世人不识我。惟有城南老树精,分明知道神仙过

    诗人惯于独往独来、自乐自愁的生活,可叹世上芸芸众生,却无知己。只有城南枯枝见多识广,知我有仙风道骨。诗中抒发了作者自尊自爱、孤芳自赏的情感,也是对知音难求的俗世的一种揶揄。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词写独处闺中的妇女在晨起后
的一系列动作:在小山重叠、明暗辉映的画屏围绕着的绣榻上,少妇刚刚起床。她散乱的鬓发,似流云漫过雪白香艳的脸腮。她懒懒下床梳洗打扮,其娇慵之态宛然
可见。作者选取日常生活片断,构成一幅“晨闺”图画,有较多的想象余地。词藻浓丽、华艳,颇具特色。


    注:金,指阳光。度,掩过。弄,理。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

    用前后两个镜子来照看,花瓣的鲜美和人面的娇艳交相辉映。含蓄地写出了人物如花的美貌,同时也暗示出她命薄如花,极易凋谢。一言含二意,很有深蕴。



指点牡丹初绽朵,日高犹自凭朱阑,含嚬不语恨春残

    一位妇人白日凭栏赏花,只见牡丹初放,娇艳异常。但转念想到暮春将至,美景难留,不禁黛眉轻皱,缄口无语。这是妇人借春花欲残,表自身感伤之情,抒忧痛之意。由景及情,无限忧愁尽在“不语”之中。



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回忆当年在江南时,年少得意,着春衫,纵快马,过着红袖相招的放荡生活。摹画出富家子弟轻佻、空虚的生活。句中的“红袖”是指妓女。



烟柳重,春雾薄,灯背水窗高阁。闲倚户,暗沾衣,待郎郎不归

    黎明时分,柳重、雾薄、灯背、窗暗。思妇倚窗远望,时而珠泪双垂。一句“待郎郎不归”充满着失望和哀怨之情。借写景,形成纡缓、低沉的旋律,造成凄凉、寂寞的氛围,把思妇的辗转不寐、深夜怀人的情致,充分地表现出来。



坐看落花空叹息,罗袂湿斑红泪滴

    暮春时节,面对缤纷的落花暗自叹息春之速归,美景不常。不觉泪珠串串,湿透罗裙。主人公必是因景生情,想青春年华不可留,而爱人远在他乡,怎能不生思念、幽怨之情?刻画出一个思念爱人的妇女形象。



歌吹隔重阍,绕庭芳草绿,倚长门

    透过重重宫门,可听见别殿的歌舞欢声。满庭花盛草茂,蓊蓊郁郁,到处是一片生机。只有自己独倚长门,孤独寂寞。词写不得恩宠的宫女哀怨伤感的生活片断。首句中的“阍”指宫门。



红袖女郎相引去,游南浦,笑倚春风相对语

    写少女们结伴到南浦游玩,在春风的吹拂下,欢欣地相对谈笑。生动地刻画出少女天真浪漫的形象和自由活泼的性格。



揽镜无言泪欲流,凝情半日懒梳头,一庭疏雨湿春愁

    窗外春雨霏霏,细密的雨丝把心中的愁绪也淋得湿漉漉的,更显得沉重不堪了。对镜梳妆,不由自主地无心打扮自己,无语泪先流。通过描摹妇女的动作、神态和心理,表现出她的沉重的愁思和郁闷的心境。尤其是写“春愁”可因春雨而“湿”,出语新奇,颇有韵味。



独立小楼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在小楼之上独自遥望,风吹过后,牵动衣衫。见远处,树木林立,新月初升。人们都已三三两两回到了各自的家,唯独自己久盼的人却一直未返。词写黄昏暮景,寄予独立小楼之主人公以寂寥之情,用笔流畅,却透出一种清冷之感。


    注:平林,远远的一排树林。



泪滴珠难尽,容残玉易销。偿随明月去,莫道梦魂遥

    泪珠象断了线的珍珠滴滴哒哒流个不停,而青春的面容却随日月的流逝日见憔悴。常想能伴着天上的明月而去你的身旁,不要说我的梦魂飘得很远。这四句诗表现了一位妇人对远去从军的情人的思念之情。凄切感人,情真意深。



隔帘卷帘当此时,惆怅思君君不知

    就在这个时候,我一会隔帘看你,一会儿又把帘子卷起来望你。然而我怀着这满腔的惆怅心情思念着你,你却不知道。用时而隔帘睹人,时而卷帘瞧人的变化动作写内心的不平静,准确抓住人物的心理活动。



江城卖药常将鹤,古寺看碑不下驴

    贾岛在江城的时候常常带着鹤,经常以隐者的风度遨游江湖,并且有骑驴作诗之习。诗人以简练的笔触刻画了诗坛怪客贾岛的独特举止。



弄涛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

    弄潮戏水者手持迎风招展的红旗,在惊涛骇浪中随波起伏,矫健灵活,翻转自如,而旗不沾湿。句中借“涛头立”的动作与“旗不湿”的细节描写,歌颂了弄潮儿艺高胆大、顽强拼搏的精神。现在常用“弄潮儿向涛头立”来赞誉在艰苦事业中,不畏险阻,勇于开拓的人。


    注:弄涛儿,宋时杭州风俗,钱江大潮来时,善泅者数百,手持彩旗,以旗不湿为能,称他们为弄潮儿。



对闲窗畔,停灯向晓,抱影无眠

    静静地呆坐窗前,守着桌上耿光如豆的残灯,对着自己孤寂的清影,神思缭乱,无法入睡,直到天明。这里用慢镜头摄取人物带有连续性的情态动作,表现形影相吊的悲凉心境。



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

    想必自己的妻子在楼上呆望着,盼望着我早归,曾有多少次错把远处驶来的船只当作我乘坐的归舟。句中化用温庭筠《梦江南》:“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断肠白萍洲”的词意。不过这里是虚写,设想之语,由想象妻子的失望表现游子思归心切。


    注:颙(yóng)望,抬头痴望。



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

    你怎么知道我此刻正倚着栏杆,遥望家乡,因思念着你而愁肠百结呢。这是实写,但从妻子的角度引发出来的,好象在与亲人倾诉自己的苦衷,不让她生怨。文笔空灵、细腻,表达了难述之情。


    注:争,怎。正恁(rèn),正是这样。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春红飘落,故燕重归,春光将逝,而人
力无法挽回。那满地落英浸润得园径馨香,更使人留恋春光,不忍离去。这里诗人通过描写“无可奈何”、“似曾相识”的心理和“香径独徘徊”的行动,委婉曲折
地表达了惜春之情和怀旧之思。词的前两句是惜春名句,脍炙人口,不仅对仗工整,而且将景与情揉成一体,浑然天成,再配以谐婉的语调,使之韵味深含。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举起酒杯,为人们劝留即将逝去的夕阳,请不要匆匆离去,暂且用余辉映照花丛,让美好的光景再留片刻。句中想象丰富,让斜阳动情,设景造境,表达了惜春、恋春之思。



无处说相思,背面秋千下

    打秋千是我国古代妇女十分喜爱的一种游戏。秋千下自然要聚合许多兴高采烈的女伙伴。这里词人选择了这一特殊场景,用暗衬的方法,省去了不少文字,却有力地突出了相思女子的孤独情怀。



泪弹不尽临窗滴,就砚旋研墨。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

    窗外是肃杀的秋色,屋
内是断肠的闺妇,临窗才欲提笔,泪水就象断线珠似的,滴落不止。取砚研墨,泪和墨流,展纸作书,尽是离愁别恨。待到写至伤心之处,泪水如泉涌,抛洒满纸,
红色的芳笺因泪湿褪色。句中用委婉的笔调,绮语写痴情,但能构思奇巧,意象生动,摆脱了写情吐怨之词常有的平淡浅豁的毛病。


    注:就,接近。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这是描写行人
一种惆怅的心理活动。亭院内,天真活泼的少女悠荡着秋千,阵阵欢快的笑声传到墙外一位过路行人的耳畔。笑声渐远渐逝,多情的行人却被天真少女的笑声撩拨得
心荡神怡,淡淡的愁情又涌上心头。这里将“墙里”、“墙外”重叠复沓表现出一种特定的环境气氛,使“多情”和“无情”,“笑”和“恼”形成巧妙的对比,构
思精致,情趣盎然。



柳外画楼独上,凭栏手拈花枝。放花无语对斜晖,此恨谁知

    一幢精致华美的彩楼掩映在柳荫
翠丛之中。主人公缓步轻移,独上阁楼。她手拈花枝,凭栏远眺,一股幽微莫明的淡愁涌上心头,使之茫然若失。无奈,放下花枝,面对斜阳,无言默立。此恨谁
知,此愁谁解?这里以圆净的笔调叙事,刻画人物的一连串动作表情,细密之中饶有兴味。字里行间可以领略到青春难留的哀怨,其中“无语对斜晖”真是具有无声
胜有声的艺术效果。


    注:画楼,精巧有雕饰的楼阁。



闲依露井,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

    夜色笼罩着清幽的小院,井台边虫声唧唧,那位少女闲
着没事,笑着喘着去扑身边飞动的萤火虫,一不小心,划破了手中描着彩画的绢扇。这里词人借用杜牧《秋夕》:“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的诗意,抓
住细节描写,刻画了这个天真活泼的小姑娘。因所描对象不同,周词的色调较杜诗明朗、温馨。



叠鼓闹清晓,飞骑引雕弓

    军营里喧嚣、浑厚的战鼓声打破了黎明的寂静,威武雄壮的勇士们,在演武场上,乘着慓悍的骏马,拉开硬弓,飞驰骑射。句中用军鼓大壮声威,以骑射大显英武,气势飞动,雄伟豪迈,歌颂了强国保民的尚武精神。



海燕未来人斗草,江梅已过柳生绵

    这两句描绘了清明前后融和的春色。燕子虽然还没有飞回
这里,可是人们已经开始了踏青斗草的游戏。江梅尽管谢落,柳树却刚放白眼,一个花红柳绿的春天就要来到人间。此处以精美的对句,把几种能够代表节令的自然
景物凝缩在一联之内,在其相互的联系中表现特定时期的风光。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此为全词的起笔,以特定环境为背景,描写人物的活动。离情萦怀的主人公,轻轻脱掉身上的绸裙,独自一人驾着扁舟荡漾在湖面上。句中咏物写人汇成一片。首句以意象表明时间环境,反映人物精神面貌,为正面描写其行动做好陪衬。所以,陈廷焯颂之为“精秀特艳”。



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

    更深入静,词人愁绪满怀,无法入梦,直到夜晚将尽,仍无睡意,只得再剪耿光残照的灯花,待守天明。这里通过“剪灯花”的传神细节,表现孤寂难遣,一夜未寐的痛苦心情。



更挼残蕊,更捻余香,更得些时

    句中描述词人深夜醒来,拿着头上插的梅枝,反复揉搓和拨
弄。人物的这种举止动作,恰是展示她心灵的窗口。沉寂的春夜,孤身独栖,梦破苏醒,再难入睡。此时,千头万绪自然纷至沓来。这里连下三个“更”字,运用叠
字旨在轻勾主人公单调、连续的动作,从而揭示其心境的凄苦无依。整齐又有变化的句式,使感情的表达格外婉曲幽折。



栏干拍遍,独对中天明月

    词人面对祖国惨遭祸辱,有志献身恢复事业却无路请缨,凄怆伤怀,怒拍栏杆,却无人理会,只能独对空中明月,仰天长叹罢了。句中的“独对明月”申述了主人公动作的情绪,置身世间,偏要寄意夜月,其孤愤之感可以想见。



为谁都著眉端聚,独立东风弹泪眼,寄烟波东去

    为谁这般愁堆眉梢,独自临风落泪?那深挚的恋情,让流水将它带到爱人的身边吧!这里通过对人物表情动作的特写,细腻地刻划出双眉紧锁,泪眼盈盈而满怀相思之苦的行人形象。



怅世缘未了,匆匆又去,空凝伫、烟霄里

    我独自地站在那里,凝望着云雾笼罩层峦叠翠的群
山,心头油然升起眷意。这壮观的美景,优美的名山,我来了,为什么又匆忙地离去?这里用人物的动作和心理活动来揭示眷爱自然风光的感情。诗人就要与九华山
分手,心情无限怅惘与留恋,想再看一眼,但烟雾弥漫又挡住了视线。句中“空”字妥帖、有力,非是徒骋浮词。



浩荡锦囊诗卷,从容玉帐兵筹

    宽大的锦袋藏放着豪情奔放的诗章,军帐内将帅从容坐阵,胸有成竹地筹谋战斗方案。句中摄取具有特征的典型事物,刻画潇洒豪迈雍容坐阵的儒将的丰采。


    注:锦囊,用锦做成的袋子,常用来装放诗稿或机密文件。玉帐,征战时主将所居的帐幕,即军帐。



船过采石江边,望夫山下,酌水应怀古

    这是词人与情侣分手,临岐怅望的设想之词。当你乘
船路过采石矶的望夫山下,喝一口那里的清水,自然会因流传民间的爱情故事联系到自己的遭遇,而发怀古的幽情。关于望夫山的地点说法不一,此处应指在安徽当
涂境内的望夫山。这里从对方着笔,把自己内心难以割舍的恋情,委婉吐出。同时也是借古人古事,吐自己心中的块垒。


    注:采石,即采石矶,在今安徽马鞍山市长江东岸,是古代名胜之地。



不知筋力衰多少,但觉新来懒上楼

    此二句以人物的具体活动表现其体力的衰弱,由体力的衰弱暗示心情的沉痛。一位生气如虎的英雄虽没直说精神创伤,但用“象境传神”,别开生面。



愁边剩有相思句,摇断吟鞭碧玉梢

    愁绪与恋情交织在一起于心中翻腾,令人不由自主地边行边吟唱,竟不知不觉把嵌有碧玉的鞭梢都摇断了。这里通过旅途上人物活动的细节,表现游子搜寻妙语,倾吐心曲的情态。



鬓边觑,试把花卜心期,才簪又重数

    这是通过一个动作细节的描写,表现思妇切盼夫归的痛
苦心情。看到插在鬓边的花儿,忽然产生一种念头,不妨把它取下来,数数花瓣,卜算行人回家的时日。卜后又把花儿插头上,但觉不放心,摘下又重数。思妇微妙
的心理活动,眷想亲人的百结愁肠,空虚孤独的神态,都在这不声不响的反复动作中和盘托出。


    注:觑,斜看。



挥羽扇,整纶巾,少年鞍马尘

    戴好头巾,挥动着羽扇,一位少年英雄出现在风烟滚滚的战场上。词人借用苏轼《念奴娇》中刻画的周瑜形象,风流儒雅,大敌当前从容不迫,来比况自己的勇武和韬略。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词人在醉酒的夜晚,还拨亮灯火,深情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宝剑。在朦胧的醉态中,酣然入睡,住营中响亮的军号声,把人从梦里唤醒。“挑灯看剑”的动作神态,形象地表现了作者的抗战杀敌的迫切愿望,和深沉的爱国之情。



风月惺惺人自醉,却将醉眼看荣悴

    句中“醉眼看”含有鄙视的意思。那光风霁月的天然景致是多么迷人,相形之下,人世间的荣辱得失又是多么地不屑一顾。这两句把自然景色的优美、净洁与人世问的丑恶、卑污相对照,表现自己的爱憎感情。



吟须捻断,寒炉拨尽,雁自天边。唤起主人失笑,寒灰依旧重然

    这里形象地描述了一个人进
入构思的精神状态。手不断地捻着须,口不停地吟哦,身边的寒炉被翻来覆去地拨弄着。冥思苦想,旁搜侧寻,“精鹜八极,心游万仞”。突然天边传来一声雁叫,
于是思路顿开,美好的形象与生动的词句就纷至沓来,达到了“思如风发,言如泉流”的程度,心情一下子觉得特别轻松,构思时的习惯动作自然也就停止了。



斗草烟欺罗袂薄,秋千影落春游倦

    古代妇女在踏青活动中,喜欢做斗百草、打秋千的游戏、有时玩到天黑还恋恋难舍,不肯离去。这里以轻淡的笔触,描绘了天真、可爱的少女形象,具有浓郁的生活气味。


    注:斗草,古代妇女常用草来做比赛的游戏。梁宗懔《荆楚岁时记》:“五月五日,四民并踏百草,又有斗百草之戏”。



几时重恁,玉驄过处,小袖轻招

    什么时候那暂短的相会还能重来?当骏马奔驰而过的时候,她羞赧地轻轻挥动几下小袖,深情地打着招呼。这里通过人物的细节动作揭示其内心深沉,真挚的热恋之情。语近意远,含吐不露,所谓弦外音,味外味。



极目万里沙场,事业频看剑

    放眼眺望山河,中原大地焦土纵横,到处是战火纷飞的疆场。由于灭虏驱寇心切,不由得时时托看手中的宝剑。句中从“极目”到“频看”,由景入情地反映了收复中原、建功立业的强烈愿望,暗示志士失路之悲。

醉拥诗兵驱笔阵,百万词锋退壁

    振笔疾书、驰骋醉墨抒豪情,就犹如调遣千军万马,冲锋陷阵。词锋锐利不可阻,诗篇挥笔立就。句中用比喻描写诗人激情满怀,兴会大发时创作的情形,新颖形象。



酒酣耳热说文章,惊倒邻墙,推倒胡床。旁观拍手笑疏狂,疏又何妨,狂又何妨

    豪饮酣醉,
满面绯红,借着酒兴高谈阔论国家大事,那慷慨的言谈举止,竟使附近的垣墙为之惊恐而坍塌。说到激昂之处,忘乎所以,把交椅也给推翻了。周围的人都拍手嘲笑
我狂放不羁,而我的举止又妨碍谁呢?词人的激愤言行是因曾作《落梅》诗而遭贬谪引起的。句中通过刻划人物的情绪动作,揭示其兀傲不屈的性格。


    注:胡床,交椅,有靠背的椅子。



翠阴曾摘梅枝嗅,还忆秋千玉葱手

    回想往昔,令人留恋。碧树浓阴,情侣曾天真地折下青梅嗅吻;又怎能忘记,那秋千架上紧握索带的白嫩小手。这里前句用细节点染,后句用云龙画爪的方法,刻划了温柔、活泼、俊秀的少女形象,流露了爱恋之情。



挥毫便扫千章曲,一字不须更

    词中的主人公有妙笔生花的才能,只见他信笔写来,洋洋洒洒,一挥而就,不用更改一字一句,便使亘古文章词曲黯然失色。这里用夸张的手法,赞颂了主人公的风流才华。



兴亡事,向西风把剑,清泪双流

    面对萧萧的西风,手握宝刀,遥想古往今来的兴废盛衰的更替变化,不禁激情满怀,感慨万千。想到国家惨遭祸辱,民生涂炭,而心怀报国之志却无路请缨,不禁热泪夺眶而去。句中用人物的动作、表情细节,揭示其忠爱祖国的风采、气概。



一张机,织梭光景去如飞

    一张织锦机,梭子来去如飞,呕呕轧轧,连续不停。形容女子织锦,手急眼快,灵巧麻利,极为熟练。今天,人们亦用“织梭如飞”比喻光阴逝去得非常快。


    注:光景,景况。



回首望霄汉,双泪坠清波

    国难当头,诗人心焦如焚。站在缓缓行进的小舟中,遥望长空,不禁愁云满腹,双泪俱下,如绵绵雨丝,坠入清波微漾的湖水中。词中以“霄汉”作比,对当时昏庸无能、苟且偷安、急于屈辱求和的南宋统治者进行了强有力的鞭挞和嘲讽,抒发了作者壮志未酬的悲愤之情。


    注:霄汉,即高空,暗喻朝廷。



帘卷曲栏独倚,江展暮天无际

    帘幕卷起,独倚回廊曲栏眺望大江,漫天暮云,覆盖江面。句中“展”字下得有分量,使人意驰神往。傍晚江上暮霭沉沉,天水相接,连成一片。空中广阔无际的云层好似沿江铺展开来的一样。

 

上一篇:唐诗宋词中的独白诗
本文网址:http://www.gujinwenxue.com/mingju/310.html
下一篇:唐诗宋词中描写爱国忧民的诗
相关推荐
唐诗宋词中的独白诗 2015-7-2 8:39:15
唐诗宋词中的对话诗 2015-7-2 8:37:54
唐诗宋词中描写人性格高洁的诗 2015-7-2 8:30:08
唐诗宋词中描写人性格耿直的诗 2015-7-2 8:28:26
唐诗宋词中描写人性格豪放的诗 2015-7-2 8: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