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古今文学网 > 诗词名句 > 唐诗宋词中描写诗人志向、抱负追求的诗
热门推荐
2015-6-28唐诗宋词中的送别诗大全_送别友人
2015-6-26唐诗宋词中描写古筝的诗
2015-6-25唐诗宋词中描写宫殿的诗
2015-6-24唐诗宋词中描写蛤蟆的诗
2015-6-24唐诗宋词中描写白鹭的诗
2015-6-16昔时横波目,今作流泪泉诗句赏析-
2015-6-16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
2015-6-16寄与不寄间,妾身千万难诗句赏析-
2015-6-4《诗经·大雅·文王之什·灵台》原
2015-6-16不向情田种爱根;画楼宁负美人恩诗

唐诗宋词中描写诗人志向、抱负追求的诗

作者:古今文学网  来源:古今文学网  时间:2015-7-2 9:21:17  阅读:

心随朗日高,志与秋霜洁

    这句诗的意思是:我的心胸随明日高升而变得旷达、高远;我的志向象秋天降下的白霜一样纯洁、高雅。诗人用比喻的手法,道出了自己的心声。贴切、自然,含蓄、有力。



巨川何以济,舟楫伫时英

    宽阔湍急的河流,凭借什么才能渡过去呢?有“舟楫”,还得待摆渡的当代勇士。诗句表达了诗人渴慕时代英雄,以图国家兴盛的豪情。现可用来激发时人选贤任能,或鼓舞、鞭策人们树立远大理想,为祖国建设奋斗、献身。



中原初逐鹿,投笔事戎轩。纵横计不就,慷慨志犹存

    中国开始群雄并起征讨隋炀帝时,诗人
投笔从戎,驰骋疆场。为李密进献谋取天下的策略,没有成功,但奋发有为的豪情壮志犹存。诗人通过回忆昔日弃文为武的往事,侧重表明自己雄心未改,要继续奋
进。诗句感情激昂慷慨,巧用典故和借代手法,构成了自然、含蕴,笔力雄健的语言特色。


    注:魏征,唐代著名政治家,隋末参加李密领导的起义军,后辅佐庸太宗。逐鹿,《史记·淮阴侯列传》:“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后以“鹿”
比喻政权。投笔,用东汉班超投笔从戎,立功西域,得封定远侯的典故,诗人这里以班超自喻。纵横计,即“合纵连横”之计,这里指谋取天下的大计。戎轩,指兵
车,轩是古代大夫以上乘坐的轻便车,这里借代从军。



明经思待诏,学剑觅封侯

    通晓经义是想等待帝王下诏起用,学习剑术是为了觅取侯爵。写出了诗人静心养性勤学,已获满腹经略,随时准备为国出力,驰骋疆场,决心干一番大事业的雄心壮志。字里行间流露出诗人空怀扶国之志,徒有济民才能的愤慨及英雄无用武之地的苦闷。


    注:明经,通晓经义。待诏,伺机等待皇帝的诏告起用。



但愿尧年一百万,长作巢由也不辞

    只希望尧统治的天下能沿续一百万年,自己就是象巢父许由一样永远隐居不仕,也心甘情愿,泰然处之。这是诗人对黑暗、罪恶的社会现实的强烈控诉,对清明政治的热烈追求,当然这里所流露出的复古倾向是不足取的。


    注:巢由,巢父和许由,相传为尧时隐士,尧欲让位于二人,皆不受。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诗人借花草、树木散发芬芳不求美人攀折,来比喻贤人君子洁身自好,进德修业,只是尽做人的本分,并非借此博取声誉,谋求富贵、功名,从而表现了诗人以美德自励,不求闻达的高尚节操。诗句继承了《楚辞》以“香草喻美人”的传统,含蓄、委婉。



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

    诗人以豪迈的语言,热情地歌颂了从军卫国的将士,也表达了自己宁愿作下级军官,驰骋疆场的心情,抒发了弃笔从戎,立功塞外的豪情壮志。


    注:百夫长,即卒长,下级军官。杨炯,当时为崇文舍官学士。



丈夫皆有志,会是立功勋

    男子汉大丈夫,应树立宏伟的理想,远大的抱负,为保卫祖国安全,驱逐外寇,英勇杀敌,而建立功勋。诗句表现出诗人为国出力的壮志豪情。



壮志凌苍兕,精诚贯白虹

    博大的、豪迈的志向,可以战胜一切困难险阻;坚定的信念、赤诚的报国心愿能感动天地。现可用来形容人的远大抱负和坚贞不渝的追求。


    注:苍兕(sì),九个头的凶猛水兽,这里指一切困难险阻。



自怜黄发暮,一倍惜年华

    人到晚年,深知有生之日犹如日暮黄昏不长了,因此,这有限的时间就更应该珍惜。抒写了作者暮年而壮心不已,决心有所作为的远大志向。感情强烈,读之令人精神振奋,给人以启迪。


    注:一倍,更加。怜,爱惜。



少小虽非投笔吏,论功还欲请长缨

    诗人年少时虽未能象东汉班超少时投笔从戎而立功西域,但眼望三边战势,仍是雄心勃勃,欲学汉代书生终军向皇帝请发长缨,缚南越王来朝那样为国建功,报效国家。作者巧用两个典故,表明自己立志报国的雄心壮志。


    注:终君,人名。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百战于黄沙之中,而使金甲穿破,然而,不战败楼兰,绝不归回。“黄沙”二字让人联想到西北边塞战场的艰苦,“穿金甲”则概括了战争的残酷,战争的频繁。尽管如此,将士的报国丹心并未消磨,而是异常坚定。第二句是将士们的豪言壮语,感人至深。


    注:楼兰,汉西域部族名,唐代诗歌中常以“破楼兰”代指平定边患。



冲天羡鸿鹄,争食羞鸡鹜

    自己怀有高飞出群的大志,羞于与世俗小人争名逐利。作者以陈涉的“鸿鹄之志”自比,说明自己志向、抱负的远大。又将那些庸俗世人比作鸡鸭,形象地刻画出他们卑琐、无聊的精神境界,表达出自己不屑一顾的心态。诗句比喻精当、对比鲜明。


    注:鹜(wù),鸭子。



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

    面对浩浩的洞庭湖水,欲过却无舟可乘。用“无舟楫”来喻自己想出仕却无人可以引见的现实,在如此“圣明”的时代端坐闲居怎能不惭愧呢?借助比喻来表白诗人希望被赏识、重用的心理,委婉、恳切的言辞中饱含怀才不遇的怨愤之情。



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因自己无才而被明主所舍弃,因多病而被故人疏远。这是诗句的表面含意,反意才是诗句真实的题旨,诗人的用心可谓良苦。以此抒发他怨愤、不被任用的感叹和他的无可奈何而又力图出仕的矛盾心理。



希圣如有立,绝笔于获麟

    诗人以孔子的典故作比,表明自己希望象孔子删诗书那样在诗文上有所建树,开创一代新诗风,并要同孔子写《春秋》那样绝命于获麟,以完成这项伟大的事业。诗句充分显现李白要改革文风,恢复和发扬《诗经》传统的理想宏愿。


    注:绝笔于获麟,孔子写《春秋》直到鲁哀公十四年鲁人猎获一只麒麟时才绝笔。圣,指孔子。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虽抱负难展,但对前途仍充满信心。诗人坚信,乘长风,破大浪,挂帆渡海的时刻会到来的。诗句展现了作者豪迈的气概、积极向上的乐观精神和对理想执着追求的坚定信念。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借典故表白自己的不懈追求。吕尚九十岁在蹯溪钓鱼,得遇文王;伊尹受汤聘前曾梦见自己乘舟绕日月而过。两位历史人物政治上不平凡的经历,给诗人以信心和力量。



东山高卧时起来,欲济苍生未应晚

    效法东晋时谢安隐居东山,待时机适宜,再去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也为时不晚。表现了诗人虽在长安受挫,但欲“济苍生”、“安社稷”的雄心壮志。



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

    还记得东晋以少胜多的“淝水之战”吗?我也要象“东山
再起”的谢安那样,替您平定叛军。前写“但用”后书“为君”,笔势飞跃,豪迈飘逸。这是作者乐观的情绪,必胜的信念的流露。用“胡沙”喻叛军,形象而贴
切,把叛军横行无忌的暴行,遮天蔽日的嚣张气势和色厉而内荏的本质,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静”字,含蓄蕴藉,使人想到平定叛军之后的太平世界,而“静胡
沙”又是在谈笑间完成,这该是多么的潇洒自信。


    注:谢安石,谢安,字安石,东晋人。曾隐居于会稽的东山。前秦苻坚率军南犯时,谢安任东晋大都督,大破秦军于淝水。



老死阡陌间,何因扬清芬

    老死于阡陌之间,还怎么立功扬名,流芳百世呢?字里行间激荡着诗人对建功立业的渴望。诗句慷慨激昂,振奋人心。


    注:阡陌(qiānmò),田间小路。



羞作济南生,九十诵古文

    羞于作西汉时代伏生这样的儒者,九十岁还在背诵《尚书》,表现诗人虽已近暮年仍怀建功立业的大志,不愿作只诵古文的书生。


    注:济南生,指西汉的伏生,名胜,济南人。西汉的《尚书》学者,都出于他的门下。古文,泛指古代文字,这里指《尚书》。



愁来饮酒二千石,寒灰重暖生阳春

    愁时饮酒二千石,寒凉的灰烬能重新生暖,再发出阳光一样的光和热。表现出诗人纵然是备受挫折,且年事已高,仍是豪放不羁,信心不减的雄心宏愿。


    注:石,我国古代计算酒的容量用升、斗、石等单位。阳春,指春天使万物获得生机的阳光。



愿一佐明主,功成还旧林

    希望能辅佐一位明主,待到事业成功之时自己便隐居起来。这就是李白的“功成身退”的理想,也是诗人一生为之奋斗的目标。从中可以看出李白的出仕,绝不是追名逐利。其为国为民的思想,高洁的品格,令人赞叹!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

    执鞭跨马早登程,只恨得诏这种机遇来得太晚了。诗句表达了李白急于出仕,报效祖国的迫切愿望。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

    诗人借朱买臣的典故,以会稽愚妇喻目光短浅,又以买臣自比,来表达自己终于盼到了入长安施展抱负的思想。语言巧妙,含蓄。


    注:会稽愚妇,西汉朱买臣之妻鄙视自己的丈夫,认为他不能富贵,因而离开他,后朱买臣得到汉武帝赏识,作了会稽太守。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日月

    怀豪情之兴,壮思飞动,想到青天上摘取明月。这两句笔酣墨饱,淋漓尽致地抒发了诗人对未来理想的追求,豪迈慷慨,情调乐观。


    注:逸兴,豪迈超逸的兴致。



我以一箭书,能取聊城功

    我以曾因一箭书而攻破聊城的鲁仲连为榜样,立志报国。展示出诗人自己在政治上“济苍生、安黎元”的理想和抱负。


    注:一箭书:《史记·鲁仲连列传》:战国时燕将攻下聊城,因聊城人向燕进谗言,不敢回燕而保守聊城。齐国田单攻聊城一年未攻下。鲁仲连写了一封书信缚在箭上射入城中,燕将看了大哭三天三夜,后自杀,城内大乱,田单因而攻下聊城,待齐王赏鲁仲连时,他却隐居了。



功名只向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

    功名只能在战场上寻求,这样才算是真正的英雄大丈夫。这虽是赠勉友人之作,恰又是作者自己的豪言壮语。豪迈的气势给友人以极大的鼓舞,也令后人为之振奋。



花门楼前见秋草,岂能贫贱相看老

    时光如白驹过隙,眼看楼前秋草又要枯黄,人生弹指一挥间,哪能互相看着在贫贱中老死呢?诗人借景抒情,写出急欲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并与老友同勉。


    注:花门楼,指凉州馆舍的楼房。



丈夫三十未富贵,安能终日守笔砚

    大丈夫三十未得功名富贵,哪能终日守着笔砚,舞文弄墨?一句反问,有力地表现出诗人要立功异域,封侯万里的强烈愿望。



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

    辅佐皇帝,使之在尧舜之上,再使民间风俗淳厚朴实。诗人直抒胸臆,表达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政治理想。



落日心犹壮,秋风病欲苏。古来存老马,不必取长途

    诗人以“落日”喻暮年,以“老马”比
自己,言自己虽处暮年,但“心犹壮”。面对瑟瑟秋风,不仅没有悲秋之感,反而觉得病有好转。自古以来尊崇老马,不是取它能长途跋涉,而是用它的智慧。我同
老马一样,对国家还是有用的。此时诗人虽身处逆境,穷滞江汉,但孤忠仍在,壮心犹存。诗句集中地表现了诗人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顽强不息的爱国精神,当然
也流露了不及老马的怨愤。



事业窥皋稷,文章蔑曹谢

    在事业上,要争做古代贤臣皋陶和后稷;在文学上,要超过前代诗人曹植和谢灵运。抒写诗人向前人学习,超越前人的远大抱负。“窥”“蔑”两个动词适度地表现出作者对皋稷和曹谢事业上的成就,文学上的造诣的看法。借引前人表抒自己的抱负,具体、真切,不流于空泛。


    注:窥,羡慕。

长安百万家,出门无所之。岂敢尚幽独,与世实参差

    长安城人口稠密、集中,出门却没有朋友家可去。哪里是喜欢独居孤处,实在是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诗句感慨时世混浊,但愿自保美德,勿做丧道之事。


    注:之,去,往。尚,推崇。参差,不一。



决云中断开青天,噫!剑与我俱变化归黄泉

    如能斩断空中的浓云,劈开密雾,使青天显现,我情愿与剑功成身退,归于黄泉。表现作者追求光明的高尚品质。


    注:黄泉,指人死后埋葬的地穴。亦指阴间。



为雁为鸿弟与兄,如鵰如鹗杰连英。天旋地转烟云黑,共鼓长风六合清

    我们是兄弟,就象雁
和鸿;我们都是英雄豪杰,似鵰和鹗一样亲密。无论天翻地覆,任凭烟云漆黑,我们共同奋斗,为的是使天下太平清明。以雁和鸿、鵰和鹗比喻两人的志趣相投,明
了易懂。后两句极力渲染环境的恶劣,以衬托实现志向的不可动摇的决心。诗极豪迈,表达了不畏艰险,奋勇前进的气概。立志要一同为国效力。


    注:杰连英,英雄豪杰。与上句弟与兄相对为弟兄同。长风,长风破浪。喻有远志。六合,指天地四方,即天下。



但愿清商复为假,拔去万累云间翔

    但愿再度借助秋风,冲破一切羁绊,直上云天,振翅翱翔。表面上写笼中鹰的志向,实际上是表明作者渴望排除一切艰难险阻,继续进行政治改革,为国出力的决心。从而表现了诗人忧国忧民的宽广胸怀。


    注:清商,指秋风。假,同借。累,束缚。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为了报答君王的知遇之恩,我要提着宝剑奋战到死。这里写了一位誓为朝廷尽忠的耿耿勇士,气壮山河。但这种愚忠在今天是不足取的。现可用来指为了报答党、祖国或友人的恩情而不惜献出自己的一切。


    注:黄金台,战国燕昭王曾筑黄金台,并以重金置于台上,以招揽


    天下贤才。玉龙,宝剑名。



我今垂翅附冥鸿,他日不羞蛇作龙

    我现在虽羽翅低垂,不得一展雄姿,但傍附着高飞的鸿
雁,就不愁将来有由蛇变龙的飞天境遇。此诗句为李贺答谢韩愈、皇甫湜两位颇负盛名的文人屈驾往返的即兴诗的结尾。在这里诗人写出了自己当时怀才不遇的处境
和希望得到二人汲引实现远大抱负的愿望。诗句比喻新奇、峭丽,充分显现出李贺的才华和诗风。


    注:垂翅,喻不得志。冥鸿,高飞的鸿雁,喻高才之士。蛇作龙,蛇化龙飞天,喻飞黄腾达。



世间富贵应无分,身后文章合有名

    对于世间的荣华富贵,我应当不作非分之想,但身后留下的文章,却要让它流芳千古。诗人一生,淡对世间功名利禄,追求的只是精神上的充实。他要用自己的诗来充实人们知识的宝库。一“无”一“有”,对比何其鲜明,诗人崇高的志向令人钦佩。


    注:合,应当。



七十里百里,彼亦何尝争

    商汤和文王在只有七十里、百里的弹丸之地之时,并不与别人争夺。而如今唐朝虽遇藩镇叛乱,实力有所削弱,但完全可以奋发图强,励精图治而有所作为,表达了诗人的宏伟志向。



叱起文武业,可以豁洪溟

    诗人大声疾呼:要贡献才智,辅佐朝廷重建如周文王、周武王那样宏伟的事业。那样,就可以使黑暗的天地豁然现出光明。


    注:叱(chì),呼唤的意思。洪溟,大海。此指宇宙天地。



平生五色线,愿补舜衣裳

    我把自己的平生抱负,比作那五色的丝线,一心一意地愿为圣君缝补衣裳。诗人运用新巧的比喻,表达自己忠君爱国的思想情感。将“抱负”比作“五色丝线”,为圣君效忠比作“缝补衣裳”,可谓独具匠心,新巧之至。



谁知我亦轻生者,不得君王丈二殳

    此句写有谁知道我也是一个象赵使君那样的并不贪生怕死的人,但是,却不能从皇帝那里领到冲锋陷阵的武器。表明自己爱国的志向和怀才不遇的愤慨心情。



戊辰年向金陵过,惆帐闲吟忆庾公

    此句写又是一个戊辰年,我从金陵经过,不由得想起了那位为国家兴亡而忧愁伤感、吟诗作赋的庾信。诗人于宣宗大中二年由睦州路过金陵赴京,途中追慕庾信,表达自己主张修明政治,励精图治的政治见解。



且吟王粲从军乐,不赋渊明归去来

    再吟诵一遍王粲的《从军行》,而不赋陶潜的《归去来兮辞》。诗句表现了作者积极入世的思想,他志愿为国效力。用语流畅、清新。



寄卧郊扉久,何门致此身

    诗句写诗人为施展才能、报效国家而来到长安,可是在此寄居已久却无人重用,还要去何处才能找到进身之阶呢?诗人把久蓄在心中的怀才不遇之感,率直地道出,真切而感人。



壮士难移节,贞松不改柯

    志士仁人难以改变自己的节操,就象青松不会改变它挺拔的技干一样。表达了作者愿以青松为榜样,做一个正直的人、坚强的人。



男儿出门志,不独为谋身

    男儿离开家门,远走它方,其目的并非单单只为自己打算,诗句言外之意是:好男儿应胸怀大志,为国效力。



两京作芹卖,五溪无人采。夷夏虽有殊,气味都不改

    安史乱起,高力士被发配贵州,途经巫州时,看到当地盛产荠菜却无人采摘,因作此诗,暗寓自己的志向不改。


    注:两京,指长安、洛阳。夷夏,指边塞与中原。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菊花晚发而香冷,蜂蝶难来,诗人由此而联想到菊花命运的不公平。于是诗人说我有朝一日做了青帝,就让菊花与桃花一同开放。作者是农民起义领袖,所谓“为青帝”实则是替代大唐政权的代名词。诗句借题发挥,写出黄巢力取江山的雄心,造语豪迈,气势非凡。


    注:青帝,相传古时司春之神。



男儿事业须自奇

    有志男儿,应该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伟业。表现了作者远大的抱负,宏伟的志向。诗句格调高昂,久为人们传颂。今天,对于我们青年人来说,也有鞭策和激励作用。



愿得斬马剑,先断佞臣头

    希望能够得到一把斩马剑,先砍去那些奸佞之臣的脑袋。相传汉成帝时,有一忠臣朱云要求皇上赐尚方斩马剑,去断佞臣张禹的头。成帝大怒,将其处死。后人感其忠直,颂其勇敢。诗人卢照邻写此诗句便是对朱云和他的嫉恶如仇精神的赞美。



茫茫宇宙人无数,几个男儿是丈夫

    在茫茫的宇宙当中有数不清的人,但是,有几个男儿可以称得上是大丈夫呢?这两句诗是诗人白居易登高远瞩时发自内心的感叹。抒发了诗人远大的抱负,欲立志做一个于国于民有益的真正的大丈夫。



有意图功业,无心忆薜萝。亲朋将远别,且共醉笙歌

    打算去建功立业,无意去回想过去隐居的生活。今天将要和亲朋好友告别去远方,暂且吹笙欢歌,一醉方休吧!这四句诗写诗人报效国家的心志和同知己辞行时的惜别心情。作者将这两组不尽相同的情感交织在同一诗中,显得如此真切,毫无生涩抵牾之感。


    注:薜(bì)萝,薜,薜荔,萝,女萝。借指隐者的服装和住处。



老去情怀,犹作天涯想,空惆怅。少年豪放,莫学衰翁样

    人虽老迈,但壮心不已,仍想跃马横戈,驰骋疆场,为抗战救国立功万里。可惜,力不从心,大志难遂。希望年富力强的有为青年,应将自己的雄心抱负见于行动之中,切莫要徒学老翁慷慨激昂,空怀报国之情。句中用老、少对照、分说,入情入理,亲切感人。



拥精兵十万,横行沙漠,奉迎天表

    作者以特有的刚健、豪迈的语言,表达了自己救国救民的抱负和抗敌必胜的信心。句中的“横行”是横扫之意。“天表”,天生仪表,常以此称帝王。这里指徽、钦二帝。诗人用词热情地宣传了抗金复国,反对妥协投降的政治主张。



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词人借大鹏乘风展翅,“背负太清,志存天地”
的雄伟形象,来表达自己的理想抱负。庄子《逍遥游》中说,大鹏鸟乘风远翥,一飞就是九万里。词人以鹏自比,希望大风不要停息,让它在广阔的天地里翱翔,实
现自己的宏愿。就如自己能凭借长风,驾一叶扁舟,破万里险浪,驰往海上的仙境一样。在古代文学作品中咏鹏抒志的很多,而这里能将典故以简洁、夸张的语言出
之,创造出阔远的意境,带有浪漫主义的色彩,是颇具匠心的。


    注:蓬舟,犹言小舟。三山,传说中的三座仙岛,曰蓬莱、瀛洲、方丈。见《史记·封禅书》。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由谁去问,年老的廉颇,饭量还好吗?诗人以廉颇自比,表示自己虽已年高,但壮志未减,雄心仍在,渴望立功报国,恢复中原。可是,一片丹心,满腔忠忱无人过问。这里便是用廉颇故事宣泄郁勃不平之气。


    注:廉颇,战国名将,赵为秦所围,赵王派人看他是否能带兵。廉颇报国心切,虽年高却以一顿一斗米的饭量来显示自己能打仗,结果仍遭弃置。



追念照水然犀,男儿当似此,英雄豪杰

    东晋的温峤能够洞察奸邪,外御敌侮,内平骚乱,定国安邦,成就大业。是七尺男儿应该象温峤那样,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做一个英雄豪杰。词人用借代的手法,抒发了自己的壮志豪情。


    注:照水然犀,指东晋时温峤燃犀角照看采石矶下的水怪事,然犀,后来被用以形容洞察奸邪,然,同燃。



欲泻三江雪浪,净洗胡尘千里,不用挽天河

    面对战祸横飞的社会现实,词人激愤万千,发出
铮铮誓言:只要引泄南国太湖三江的洪澜,即可净洗中原的胡尘狼烟,收复国土,重建家园。哪里还用得着挽来天河之水,企求虚无飘缈的事情呢?词人反用了杜甫
《洗兵马》“安得壮士挽天河,净洗兵甲长不用”的句意。提醒统治者要立足现实,发动群众,组织抗战力量。言浅情深,读来慷慨悲壮、撼人心魄。


    注:三江,指吴淞江、娄江、东江三条太湖支流。



百年怀土望,千里倦游情

    一生安居故土,这是我的愿望。对于千里迢迢离家游宦,我是十分厌倦的。表现丁诗人与世无争,退居田园的思想,同时也是诗人宦途失意,宏图难展的消极反抗心理的反映。



生事且弥漫,愿为持竿叟

    人生之事正如溪水上弥漫着的烟雾一样缥缈迷茫,真想永作一个持竿垂钓的渔翁,隐居在若耶溪。诗句表现诗人喜欢幽居独处,追求放情山水的意趣,抒发他对人事多艰的慨叹。语言朴实无华,给人以自然淡雅的美感。



拂衣从此去,高步蹑华嵩

    诗句的表面意思是说从此之后拂拭衣巾,告别友人,去华山、嵩山游历。实际上是表现了作者不留恋人间富贵荣华,渴望浪迹名川大山,隐居乡野僻地的心愿。流露了作者抑郁不得志的苦闷心情。


    注:华,西岳华山,在今陕西华阴县南。岳,中岳嵩山,在今河南登封县北。



扁舟泛湖海,长揖谢公卿。且乐杯中酒,谁论世上名

    愿终日泛舟于湖海之上,远避官宦升降的困扰。权且对酒高歌,解除心头的烦忧,再不去想功名利禄之类的世人凡事了。表现了作者不与世俗同流、甘于隐居生活的志向。


    注:长揖,久久作揖,此指追慕的意思。谢公卿,指谢灵运。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运用典故,从而表现诗人对政治前途的失望,暗示自己要象“楚狂”那样游诸名山过隐士生活。用典精警而深刻,饱含了诗人酸辛痛楚之感。


    注:楚狂、凤歌,楚狂指陆通,字接舆。因看到楚昭王政治混乱,佯装狂人,避免做官。孔子游说楚王,接舆对其唱《凤歌》:“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以之嘲笑孔子迷于做官。



一往桃花源,千春隔流水

    一旦进入了世外桃源,便永远与这纷争的尘事相隔绝了。诗句表明了李白对于桃花源的向往和赞美,也反映出诗人对于现实的厌世思想。



鸟爱碧山远,鱼游沧海深

    鸟喜栖息于幽静的深山,鱼爱在深海中漂游。借助动物的习性,表现诗人酷爱自由生活,希冀成功之后,放情于山水的思想。



旷然小宇宙,弃世何悠哉

    登上了泰山的山巅,俯视天地间,一切竟变得那么渺小,不如弃别尘世,那该是多么悠然闲适呀!表现出诗人求仙的思想。



人生如此自可乐,岂必局束为人

    人的一生能如此地自由自在地度过,该是多么快乐,又何必被世事束缚、羁绊受人控制。诗人慨叹仕途坎坷,宦海升沉,追求寄情山水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环境。


    注:(jī),马缰绳。



江湖酒伴如相问,终老烟波不计程

    诗句写假如朋友们打听我的消息,那么,请告诉他们,我愿意在那江湖的烟波浪中长久地生活,不计较它有多远的行程。诗人托友向故人转告自己的隐居愿望,表达了清高自守的抱负。



偃须求五鼎,陶只爱吾庐。趣向人皆异,贤豪莫笑渠

    西汉主父偃热衷于功名富贵,而陶渊明却喜欢隐居的生活。诗人认为每个人的志向都不会一样,圣贤和豪杰不应嘲笑别人。可见,诗人一方面不满足于官卑职小,一方面又向往陶渊明隐居生活,处在两种矛盾的交织之中。


    注:渠,他。



平生江海志,佩得左鱼归

    诗句写如今我终于实现了平生立志归隐江湖的愿望。佩带着新任刺史的官志——左鱼,离开京城,回归那日夜向往的美好地方——湖州。诗人在此抒发了平生志愿终于实现的无限喜悦之情。


    注:左鱼,刺史的官志,是一种铜制的鱼符,左右各半,左半由新任命的刺史佩带,右半藏州库中,到任后,以鱼符合契为凭据。



野情便山水,本志慕道伦

    生来的天性便是喜爱大自然的山山水水,内在的志向便是仰慕那深邃的道伦。喜天乐道,超脱尘世,这是寒山的一生所追求的目标,所以这种志向时常在他的诗中有所表露。



高淡清虚既是家,何须须占好烟霞

    出家的僧人追求的是高雅淡泊、清静无为,有了这一切便有了安身之处,何须要占住那烟霞缭绕的幽处呢?诗句写出高僧贯休清静无为的思想和置身物外的处世态度。



但愿长闲有诗酒,一溪风月共清明

    只希望能有终日闲暇的生活,可以伴清风,随明月,泛舟溪上,饮酒诵诗。表现了作者对闲适生活的追求,是一种超然物外、啸傲山林的志向的体现。



轻爵禄,慕玄虚,莫道渔人只为鱼

    轻视爵位,鄙弃俸禄,渴望的只是求仙论道。其中的乐趣正如打鱼人不只是为了吃鱼一样。作者求仙论道的思想虽不可取,但所用比喻精妙,饶有意味。


    注:玄虚,指道家玄妙虚无的道理。



避世垂纶不记年,官高争得似君闲

    避开世情的烦扰,不管政事的顺危,那些身居高官显位的人,怎比得上闲隐江湖之士来得清闲呢?写出了作者企羡隐居山林的生活,表达了对平和环境的追求。


    注:纶(guān),纶巾的简称,指古代配有青丝带的头巾。争得,怎得。



酒盈杯,书满架,名利不将心挂

    只要有美酒满杯在手,藏书满架相伴,即可足矣,又何必去追求那些功名利禄呢?词中抒发了作者对生活目标的追求。



信浮沉,无管束,钓回乘月归湾曲

    随波逐流,无拘无束,尽情享受戴明月、驾轻舟、独自垂钓的人间乐趣。暗示了与世无争的人生哲学。词中以景述志,语意双关,读来新颖别致。



志在烟霞慕隐沦,功成归看五湖春

    指追求藏名没声、归隐田园、观霞赏月、悠荡五湖的恬静生活。词中鲜明地表达了作者的志向和追求的境界。


    注:“归看”句,此指范蠡功成之后,扁舟泛游五湖的典故。



理乱无闻声,荣辱不相着

    世俗社会上政事伦理的好坏听而不闻,人世间的荣辱视而不见。这两句诗表达了诗人不逐名利地位,避时遁世与世无争的人生态度。这种消极的看法在今天是不可取的。



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

    我真想穿过百花从,探寻通往仙境的道路,到那无际的白云深处,象彩虹横空,倾泄满腔浩气。这里借助想象,宣达了对充满尔虞我诈的污浊的封建仕途的不满情绪,及摆脱尘世之想。

富贵非吾事,归与白鸥盟

    此二句是写词人的隐退之愿,表现自己蔑视富贵,清正守廉
的高洁旷达情怀。宁可放浪形骸与自由飞翔的白鸥结为伴友,也不愿在官场中为名利孜孜追求。其实作为一位爱国志士,当民族遭受奇耻大辱之时,是不能抛开民情
国运于不顾的。因此说,这里在放达中寓有不为世用的愤怨。



白璧追欢,黄金买笑,付与君为主。莼鲈江上,浩然明月归去

    这是用调侃的语气向友人辛弃疾表露愤然归隐的思想。如果皇帝赏识我,赐给白璧一双,或是提供声色之乐,那我也不贪恋这些,都留下给你享用吧。我决心要光明磊落,一身正气泛舟江上,让清风朗月伴我隐退。句中借典言志,能自铸新语,通俗明快。


    注:莼鲈(chún lú),《晋书·张翰传》:“翰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莼羹、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驾而归。”后称思乡之情为“莼鲈之思”。

 

上一篇:唐诗宋词中描写爱国忧民的诗
本文网址:http://www.gujinwenxue.com/mingju/312.html
下一篇:鲁迅《好的故事》原文及鉴赏
相关推荐
唐诗宋词中描写爱国忧民的诗 2015-7-2 9:18:59
唐诗宋词中描写人物举止的诗 2015-7-2 9:11:41
唐诗宋词中的独白诗 2015-7-2 8:39:15
唐诗宋词中的对话诗 2015-7-2 8:37:54
唐诗宋词中描写人性格高洁的诗 2015-7-2 8:3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