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古今文学网 > 诗词名句 > 唐诗宋词中描写家人怀远的诗
热门推荐
2015-6-24唐诗宋词中描写马的诗
2015-6-24唐诗宋词中描写鹧鸪的诗
2015-6-23唐诗宋词中描写枫叶的诗
2015-6-22唐诗宋词中描写落叶的诗
2015-6-22唐诗宋词中描写木兰的诗
2015-6-16昔时横波目,今作流泪泉诗句赏析-
2015-6-16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
2015-6-16寄与不寄间,妾身千万难诗句赏析-
2015-6-4《诗经·大雅·文王之什·灵台》原
2015-6-16不向情田种爱根;画楼宁负美人恩诗

唐诗宋词中描写家人怀远的诗

作者:古今文学网  来源:古今文学网  时间:2015-7-4 9:34:33  阅读: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因为思念您,心绪纷乱,错把红色看成绿色。身体消瘦,面容枯槁,如不相信近日来常常流下相思之泪,请看看箱里红裙上的泪痕,它可以为证。诗人用正面描写人物以及设想示现的手法,表达了女子对男方思念之深、之苦。



自君之出矣,明镜罢红妆。思君如夜烛,煎泪几千行

    自从丈夫出征远去之后,就不在照镜梳妆打扮。想念远方的亲人,每晚独坐难眠,空守闺房,在不知不觉中泪已成行。诗人用燃烛蜡泪比喻少妇因思念征人所受的痛苦煎熬。“几千行”极言恋情之强烈,思念之深沉。诗句深入浅出,情真意切,生动感人。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整整一夜,相思之情都在困扰着恋人,使之越发怨恨夜晚太长。圆月的银辉令这位不眠之人的喜爱,熄灭烛火,步入庭院,伫立良久,露水竟打湿了衣裳。这里把人物内在心理活动和外部的行为动作联系起来,透露出主人公抚亲念远的深切情思。



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用比喻的手法以满月的光辉逐渐减弱而成缺月,来表现主人公因“思君”而日益消瘦之状。同时又借明月的皎洁,月光的清冷象征思妇情操的纯洁、忠贞。比喻,象征同熔一炉,形象、熨贴,耐人寻味。



调砧乱杵思自伤,思自伤,征夫万里戍他乡

    思妇一边转动捣衣石上的衣裳,无节奏地用捣衣棒捶打,一边暗自伤心,思念着离家远戍的征夫。一“乱”字就把思妇无心捣衣,思念征夫的心情淋漓尽致地描绘出来,精炼、准确、生动、逼真。



共问寒江千里外,征客关山路几重

    诗人用询问的口吻,委婉地表达出采莲女子对远隔千山万水的“征客”的深切思念。于平淡之中流露出缠绵的情思,意笃而含蓄。



红粉楼中应计日,燕支山下莫经年

    妻子在闺中计算着日子,盼望戍边的亲人早日归来,希望他在边塞的燕支山不要久待不归。这里,诗人用曲笔,通过写友人之妻对征人的牵挂来表现自己对朋友的思念,委婉的笔法,道出真挚而强烈的感情。


    注:红粉,指女子。经年,一年又一年。



玉关征戍久,空闺人独愁。寒露湿青苔,别来蓬鬓秋

    征夫戍守玉门关已经很长时间。思妇空守闺阁,十分孤寂、愁苦。寒露打湿了青苔,忧思离愁竟使思妇变得鬓发斑白。这种婉曲手法,写出征人思妇的痛苦心情。诗句质朴、简明,词浅情深。



九月寒砧催木叶,十年征戍忆辽阳

    窗外秋风瑟瑟,树叶飘飘荡荡,耳旁传来捣衣的砧杆之声,家家户户都在赶制寒衣。这不禁勾起思妇的心中之愁;丈夫戍边辽阳,她苦苦相忆,已经等了十年了!“寒砧催木叶”造句奇警,引人深思。



清风明月苦相思,荡子从戎十载余

    诗句展现了一位女子在秋夜里苦苦思念从戎十余载,远在边塞的丈夫的情景。越是“清风明月”良宵美景,越能衬托出空床独守的人儿的凄苦与幽思。



停梭怅然忆远人,独宿空房泪如雨

    诗中描写了一位秦川妇女因思念离乡远征的行人,她白天时而丢下手中的织梭,怅惘若失;晚上独宿空房,深感孤独和寂寞,不禁泪如雨下。看似平淡的诗句,却包含了许多弦外之音,供人回味,让人联想。



缫丝忆君头绪多

    对涉险远游丈夫的思念就象这缫丝的头绪一样繁多不清。诗人以此来比喻妇人的心绪繁乱,似纠在一处的丝麻,形象而贴切。


    注:缫丝,把蚕茧浸在热水里抽丝。

那作商人妇,愁水复愁风

    以女子口吻,细致地描写了商人之妇对离家在外经商丈夫的哀怨和思念,见水愁,见风亦愁,因为亲人常是水旅行舟,时刻让人提心吊胆。



春风复无情,吹我梦魂散。不见眼中人,天长音信断

    春风无情,吹散我团圆美梦;睁开眼,已不见梦中人。天高路遥,音信阻断,更不得与亲人团聚。一“复”字,说明春风惊梦已不是第一次了,可见思念之深。诗句委婉含蓄,精巧别致,表面写怨春风,实则怨时,怨人。弦外之音,言外之意皆在不言之中,读之余味无穷。



征客无归日,空悲蕙草摧

    远去戍边的征人没有归日,可悲的是可爱的香草白白地受摧残。“蕙草摧”象征思妇,借以说明她无端地消耗了自己的年华,空悲青春逝去,时光虚度。


    注:蕙草,香草。



裁缝寄远道,几日到临洮

    传送征衣的骑使几日能到临洮?将我裁制好的衣袍送到?思妇这迫不及待的发问,表现她对远征在外亲人的思念之切,同时也将她此时此刻的心理维妙维肖地刻画出来:担心“寒到身边衣到无”呢!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

    长安夜空,秋月高悬,千家万户的捣衣声此起彼伏,这是思妇为远征的丈夫赶制冬衣的情景。习习秋风,吹不尽征妇对玉门关外征戍人的思念之情。“总是”二字更为深沉,凝炼地道破了征妇绵绵无尽的离愁,“一片月”象征出思妇切盼团聚的心情。



明月高高刻漏长,真珠帘箔掩兰堂

    明月高照,刻漏仍不见下沉,用珍珠相穿起来的帘子挡住了馨香的堂屋。借刻漏不降,揭示出女子思夫时的心情,夜不能寐,眼望刻漏仪,不见下降,自觉长夜漫漫,永无尽头。女子孤独、凄苦的心境溢于言表。


    注:刻漏,我国古人计时的方法。在水壶里放一有刻度数的箭,水慢慢漏下去,水面渐渐下降,可以从刻度上知道时间。箔,用苇子或秫秸编成的帘子。



摘尽庭兰不见君,红巾拭泪生氤氲

    摘尽庭院中的兰花也不见君归来,只能用红色帕子来擦拭泪水模糊的眼睛。用动作“摘”、“拭”来刻画女子思念丈夫的痛苦心情,细致入微,生动感人。


    注:氤氲(yīnyūn),烟雾弥漫,这里形容泪眼模糊的样子。



明年若更征边塞,愿作阳台一段云

    若是你明年再被征边戍守,我愿象从前楚王梦见的巫山神女一样,化为行云,飞到你的身边,与你在绝域相会。女子对戍边丈夫的思念从中可见一斑。



亦知戍不返,秋至拭清砧

    思妇已明知丈夫远戍不能归家,但秋天一到,就擦拭清砧。诗人以擦拭清砧,暗示戍妇为守边丈夫赶制冬衣,委婉含蓄。“亦知”、“不返”还要“拭清砧”,诗人抓住征妇的内心活动进行描写,突现她对丈夫惦念之情之深。


    注:戍,军队驻防。拭(shì),擦。清砧(zhēn),捣衣时衬垫的石头。



巳近苦寒月,况经长别心。宁辞捣衣倦,一寄塞垣深

    苦寒之月已近,何况又久经别离,对从戍丈夫的挂念之情更加急切。不辞捣衣的疲劳,赶快做好冬衣,寄给塞垣的亲人。诗句以细腻的笔触,通过征妇的心理活动,逼真地再现了思妇对戍边丈夫的缠绵挚切的情意。“深”一词双关,既指边塞之远,又暗示情意深。


    注:宁辞,岂辞,即不辞。一寄,即独寄。塞垣(yuán),垣,墙。塞垣,就是长城。



不识玉门关外路,梦中昨夜到边城

    女子想念远征在外的丈夫,日日思恋,夜夜情萦,尽管梦到边城,但目不识关外之路,自然见不到自己的丈夫。写思夫之情有顿挫、起伏之妙,两句应颠倒读,但先说不识路,更写梦中到边城,仅是白梦一场而已,尤妙。



月落星稀天欲明,孤灯未灭梦难成

    月亮在天际悄然而落,寥落的残星挂在天上。孤灯忽明忽暗。主人在床上辗转反侧,因久念远方亲人而终夜不能入眠。以时辰的变化,来映衬主人公的整夜相思。



望夫处,江悠悠,化为石,不回头。山头日日风复雨,行人归来石应语

    传说,古时候有一妇
女送别丈夫从军。丈夫经久未归,她便伫立在山头眺望,切盼丈夫归来。但许久许久丈夫也未回来,这女子便在山巅上化为石头。石头的形象如一位女子翘首远望。
后来人们称这块石头为望夫石。王建此诗仅用寥寥二十六个字就把这个动人的民间故事形象地概括出来。诗句中“悠悠”以江水千古奔流、滔滔不绝的气势,既渲染
了抒情气氛,又暗喻思妇怀远、思念之情绵绵不尽。“化为石”、“不回头”,是以拟人手法使石通灵,展示出状如女子远眺而不回头的巨石形象,从而淋漓尽致地
表现了思妇对丈夫的思念和盼其回归的急切心情。她坚如磐石,经受风吹雨打而不改变初衷,充分地反映出思妇的忠贞。虽然如今人已化为石头,但远行人回来,石
头也一定会开口说话啊!这是作者的期望,也是人民的愿望。



还有小园桃李在,留花不发待郎归

    春天百花争艳,只有我的小园里的花含苞未放,只等郎归之日才能绽开。女主人公以桃李自喻,抒发自己对远行郎君的忠贞的爱情。



啼莺绿树深,语燕雕梁晚。不省出门行,沙场知近远

    树丛深处传来黄莺的哀啼,傍晚的雕梁上,燕语呢喃。闺人不得出门远行,怎知沙场的远近?男儿征战沙场,女儿空守闺房。不得亲临沙场寻夫,只好让泪水伴着思念,为心上人祈祷。情深意切。以莺啼之深、燕语之晚喻离情之绵长,寄托了痛彻心腑的思恋。


    注:省(xǐng),知道。知,怎知。



试妾与君泪,两处滴池水。看取芙蓉花,今年为谁死

    试着把我们两个人的相思泪,各自滴在
荷花池中,看一看今夏美丽的荷花被谁的泪水浸死。自古描写闺中之怨的诗不可胜数,然而此诗构思奇特,独具迷人的意蕴。诗中以一个女子的口气来写,在她的心
中,当然谁的泪最多、谁的泪最苦涩,荷花就将“为谁”而“死”。那么,谁的相思之情更深,自然就测出来了。这是多么傻气而天真的话语。池中有泪,花亦为之
死,其情之深真可“泣鬼神”了。这构思使相思之情形象化。出淤泥而不染的“芙蓉花”,将成它可靠的见证。透骨情语,假景语以行。这样写来更饶有回味。



终日望夫夫不归化为孤石苦相思。望来已是几千载,只似当时初望时

    妻子思念丈夫,沐雨临
风,日夜不动,化作这苦苦相思的孤石。已望了几千年,但还象当初一样,执着地盼着。以传说作素材,为我们编织了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诗句反复突现“望”
字,一唱三叹,层层推进,把思念远行人的真挚情意表达得淋漓尽致。诗中也蕴含着远谪他方的诗人的思归情感和坚贞不渝的志行。


    注:望夫石,传说古时候有位妇女思念远出的丈夫,立在山头永望不回,后来化成了石头。



思君秋夜长,一夜魂九升

    因为想念您,秋夜便显得漫长难捱;一夜里,心魂多次飞升,神不守舍。诗句状摹出一女子对远方情人刻骨铭心的思念,致使夜不安眠,反复多次梦绕惊魂。“一夜魂九升”使用两个数量词,写尽女子的思恋之情。凝炼、深沉、有力。


    注:魂九升,心神不定,神不守舍。语本潘岳《寡妇赋》“神一夕而九升”。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天上地下寻觅遍,可是处处都找不到杨贵妃的踪迹。两句写道士追索杨贵妃亡灵而不得见的情景,亦曲折反映了唐玄宗思念杨贵妃而不得见的事实。用夸张手法,极度描写了思念的久长和强烈,把抽象的思恋化作有形的寻觅,感人至深。



手爇寒灯向影频,回文机上暗生尘

    诗句写一织妇点燃寒灯,不断地回头顾盼自己那孤凄的身影。室内织布机上已落满了灰尘,说明她长期无心织布,可见其思恋之情颇深,望夫之意很切。“寒”字的运用,更增添了几分孤寂、凄凉的意味。


    注:回文机,指前秦苻坚时,秦州刺史窦滔被徙流沙。其妻苏蕙善属文,把思夫之念织为回文旋图诗,共八百四十字。读法婉转循环,词甚凄婉。这里指织布机。燕(ruò),点燃。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可怜那无定河边的累累白骨,他们丧生沙场已有数载,可
他们在妻子的梦中依然是一个个谈笑风生的夫君。诗人构思精巧,把“河边骨”和“梦里人”联系起来,写春闺中的妻子不知征人已战死。仍然在梦中想念已成白骨
的丈夫,还盼他能早日归来。诗人以精炼的诗句,深刻地揭露了古代统治者穷兵黩武给人民带来的巨大痛苦,读来令人为之心酸落泪。


    注:无定河,黄河中游支流,在陕西省西北部。



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

    打跑那门前吱喳不止的黄莺儿,不许它
老在枝上叫闹。因为它惊破了我的美梦,又难到那迢迢千里之外的辽西与情人相聚。这是一首写儿女之情的小诗。作者采用倒叙的手法,先叙结果,再释原因,极尽
曲折盘旋之妙,含而不露,耐人寻味。它写出了抒情主人公怀念征人的思念之情,也反映了统治者的穷兵黩武给人民带来的痛苦。



夜深闻雁肠欲绝,独坐缝衣灯又灭

    夜静更深,思妇难以入眠,她独坐灯前,心中又想起远方
服役的丈夫。夜风不时传来大雁的哀哀悲鸣,更令她肝肠欲断。她刚刚缝了几针为丈夫赶做的棉衣,忽然一阵夜风袭来,又吹灭了如豆的油灯。诗境如电影中的特写
镜头,细腻生动。“绝”、“灭”暗示她心中绝望的心情,读来令人悲伤。



绮陌香飘柳如线,时光瞬息如流电。良人何处事功名,十载相思不相见

    曲径中,和风送香,柳枝飘摇如线。花开花落,寒暑易节,时光流逝,如瞬息间的闪电。丈夫不知在何处求取功名,十年不得相见。诗句写出晚唐乱世给妇女带来的苦难。此诗情感真挚,倾诉悲情直率,在抱怨对方中深表衷肠。



窗外江村钟响绝,枕边梧叶雨声疏。此时最是思君处,肠断寒猿定不如

    夜色已深,窗外江中那边传来的铜钟声已渐渐消失。绵绵的秋雨不使人夜不能眠,只听见秋雨敲着梧桐的树叶沙沙作响。此时相思之情又爬上心头,愈来愈烈,令人心肠欲断。这种种苦楚连猿都不如吧!诗人从环境气氛渲染绵绵不断的思夫之情。



玉枕空流别后泪,罗衣已尽去时香

    别后相思,不觉泪雨纷纷,溅湿了玉枕。无心妆扮,罗衣芳香殆尽。诗人写“玉枕”、“罗衣”配之以“流”、“尽”两动词,含蓄地表达出思夫之情,语意委婉。又用拟人的手法,将爱恋隐于外物的描绘中。



雨滴梧桐秋夜长,愁心和雨到昭阳

    淅淅沥沥的秋雨,打着梧桐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女诗人在这绵长的秋夜里辗转反侧,心想要是这思念之情能和秋雨一样飘到昭阳关,我能与亲人相见,该有多好啊!诗人把思念寄托于秋雨,情意深挚,更增加了诗的表现力。



不喜秦淮水,生憎江上船。载儿夫婿去,经岁又经年

    这几句诗是描写思妇感情的。首先从怨恨落笔,是这“秦淮水”和“江上船”载走了她的夫婿,“经岁又经年”也不把他载回来,怎能不怨恨呢?诗人通过这个思妇怨水恨船的心理描写,加强了感情的表达力量,怨恨之情愈烈,思念之情则愈深。



莫作商人妇,金钗当卜钱。朝朝江口望,错认几人船

    作者笔下的商人妇久候丈夫而见不到面,只得占卜问神。但又徒费心机,迫不得已日日眺望江面,盼夫婿早日返家,急切中认错了好几艘他人的商船,到头来仍未能如愿以偿。


    注:卜钱,占卜用的金钱。



满院花飞人不到,含情欲语燕双双

    春花已谢,可思念中的情人还未归来。面对满地落英和飞舞的双燕,她含情欲语,但又不知从何说起。诗人伤花感燕,语意双关,深蕴情致。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

    梦回面对细雨,凝思人在塞外,怅惘已极。而独处小楼,唯有吹笙以寄恨。但风雨楼高,吹笙既久,致笙寒凝水。怀念远人之情自出,为词史上传诵的名句。


    注:鸡塞,汉朝边塞,在今内蒙古磴口县,此处指边远关塞地区。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

    远方的亲人音信不至,心中失望,愁闷无计消除。尤其是空见象征爱情的丁香花蕾,愁绪更不堪承受。凄风苦雨之中,心中更加失望、愁苦。词写一女子与亲人离别之后的心理。


    注:青鸟,古代有鸿雁传书的说法,后泛指传信的使者。丁香结,丁香花的蓓蕾。此语出自李商隐《代赠》:“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词中化用此句。



年年柳色,灞陵伤别

    年年岁岁柳色青青,但年年不见爱人归来。想起当年霸陵分别时的情景,更令人伤心不已。词人见柳而生恋意,悲伤之情自出。


    注:灞陵,汉文帝陵,在长安东,迎来送往都在这里,古人送别时往往折柳相赠,寄予留恋之意。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月明之夜,思妇难眠。倚楼待爱人归来,却不见他半点踪影。思极而恨,只有爱人回乡,此恨才除。词句以明亮的月光与思妇内心世界中的恩怨相融洽,柔和贴切。且频用叠字叠韵,具有民歌风味,形成一种行云流水的效果,朗朗上口。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汴水、泗水向南不停奔流,直到瓜洲渡口,那儿就是亲人离别上岸的地方吧?思妇的闺愁象点点吴山,起伏不已,无尽无休。词中用比喻,将愁苦化为点点春山,形象动人。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

    夕阳斜落,江水汩汩东流。眼前驰过成群的帆船,可都不是所期待的。心情郁结而不得解,肝肠欲断。写女子等待亲人而不得的失望、哀怨之情。


    注:蘋(píng),蕨类植物,生在浅水中。



懒拂鸳鸯枕,休缝翡翠裙,罗帐罢炉熏。近来心更切,为思君

    写女子因为思恋心爱之人,已无心思料理枕、帐、裙、等琐事。细腻、生动地刻画出女子因恋情而怅惘、迷离的心境。


    注:炉熏,古代有用香料熏衣料和帐子等物的习俗。



断肠潇湘春雁飞,不知征马几时归

    春雨潇潇,归雁回巢。征人远去边关,在异乡征战,何时能归?念人及马,以征马代替远戍的亲人,亦为情深之语。见春雨、归雁而生断肠之愁,可知相思之深。



凭绣栏,解罗帏,未得君书

    独自凭栏远眺,放下罗帏斜倚在床头,心头十分沉重,更无从知晓他何时才能归来,内中翻涌着离愁别绪,痛苦思恋之情油然而生。哀惋幽怨溢于言表。



千里玉关春雪,雁来人不来

    千里之外的边关该降春雪了吧?想那里仍会见到深冬季节的景象。因见雁子已飞回南园,却不知情人为何至今不返家园?触物生情,难于自己,语似平而意犹深。



满宫明月梨花白,故人万里关山隔

    词中通过宫女见到宫中梨花又开,不禁思念起远隔千山万水的故乡,想那里也该是梨花怒放的对节了吧。语浅显而情深切,自有苦楚在其中。



玉楼明月长相忆,柳丝袅娜春无力

    每当玉楼月明之时,总会念及远游人不归。今见柳丝,袅娜无力,更添无限伤感。以柳丝之无力,映衬人因竭尽思虑而无精打采的情态。以物及人,渲染了气氛,表达了心境。



小园芳草绿,家住越溪曲。杨柳色依依,燕归君不归

    见芳草又绿,杨柳娇娜,远在天涯的郎君,何时才能回家?见燕子尚能回归故里,而亲人却一直远在天涯,能不伤悲?词中见物起兴,触景生情,抒发了深深的思念之情。


    注:越溪,在浙江绍兴,相传西施曾在此处浣沙。



画楼音信断,芳草江南岸。鸾镜与花枝,此情谁得知

    别已堪伤,又断了音信。画楼之上,远望江南岸又生春草,一片凄迷,唯不见君归。揽镜只见鸾鸟雌雄相伴,更触动心中愁绪。见花枝招展,叹人面如花更易衰老,思妇顾影自怜,无限悲苦,这种情感有谁得知?词句写思妇念夫,以美景反衬思妇之哀情,加强悲伤气氛。



谢娘翠蛾愁不销,终朝,梦魂迷晚潮

    写女子终日愁思,急盼亲人能按时归来,就同那周而复始,连续不断的潮水一样,整日不息。词中用比喻手法,极写女子望夫归来的凄迷之情。词中以“终朝”写女子终日思恋亲人,以时间刻画女子相思情深。


    注:谢娘,即谢秋娘。唐代歌妓名,后泛指歌妓。



塞远久无音问,愁销镜里红,紫燕黄鹂犹至,恨何穷

    边塞遥远,爱人戍边多日全无音讯,令家中的思妇红颜憔悴。春天应时又到,燕雀、黄鹂再次返巢,而爱人却远在天涯,难知归期。这番离愁别恨,叫人如何忍受得了!词写思妇的离恨,感情深挚动人。



南望去程何许,问花花不语。早晚得同归去,恨无双翠羽

    爱人南去,不知有几多里程。孤寂之中竟去问花,可见其痴。盼望自己能够肋生双翅,得以早日到南方去与丈夫团聚,足见其思恋之深。写出夫妻分离之后女子的痴迷、执着的爱恋之情。



夜夜相思更漏残,伤心明月凭栏干,想君思我锦衾寒

    长夜漫漫,因思恋爱人而无法入眠,只
能独自伤心地凭着阑干。举头仰望天边明月,低首听远处的更漏残声,想在这同一明月之下的爱人,一定在担心我因无人陪伴而感到锦被生寒吧!前两句写自己长夜
无眠,后两句借想象,写爱人对自己的思念,突出了两人虽身隔千里,仍情深意笃。



绿杨春雨,金线飘千缕。花拆香枝黄鹂语,玉勒雕鞍何处

    春雨霏霏,杨柳随风飘垂,枝头花香四溢,鹂鸟欢鸣,一派充满生机的早春宜人景象。然而独有一事令女主人公心中烦闷,那就是不知道远方爱人现在何处。用美景反衬愁情,更显愁之深。



别来半岁音书绝,一寸离肠千万结。难相见,易相别,又是玉楼花似雪

    又是一年春到,满树梨花如雪似玉。与爱人一别半载,音信全无,真是令人愁肠寸断。一寸肠有千万结,非情至深者不能言。别时容易见时难,匆匆流逝的时光就是最好的见证。

 

千山万水不曾行,魂梦欲教何处觅

    爱人远走他乡,音信全无。苦的是远隔千山万水,自己却从未出过家门,连梦魂也不知从哪条路上去寻他。词委婉含蓄地抒发了对远方爱人的思恋之情,比那些写落泪叹息的要深沉、蕴藉得多,读来更有意味。



何处是辽阳,锦屏春昼长

    念及亲人所在之地遥远,愈增相思之情;相思无已,倍觉春昼之长。词人以怨春昼之长,表现出女主人公思念远方爱人、苦熬时日的抑郁情感。



楚天云外路,动便经年去。香断画屏深,旧欢何处寻

    丈夫远去他乡,多年没有音信,更不见回转。闺房之内,香火不焚,清冷难耐。恩爱和温暖都已成了过去,再也无从寻觅。低沉的情思中透露出无限的感伤;哀怨的心绪中显示了深深的绝望。如此沉寂的叹息,令人怜惜。


    注:经年,多年。



雁过秋空夜未央,隔窗烟月锁莲塘。往事岂堪容易想,惆怅,故人迢递在潇湘

    深秋寒夜,未
眠的女主人公独对青灯。长空一声凄厉的雁鸣传来,令人心惊。迷朦的月色,如烟似雾地笼罩在荷塘上,一片茫茫,令人心迷。想起自己的亲人远隔千里,在遥远的
洞庭、潇湘之滨,自然更不敢去追想当初共对同欢时的美满光景。首起以雁南归引起对游子的思念;后以今昔悲喜苦乐对照,突出痛苦惆怅的情感。


    注:容易,这里是随便的意思。



迢迢何处寄相思,玉筋零零肠断。屏帏深,更漏永,梦魂迷

    与爱人远别千里,泪眼湿润,满怀相思,无处倾诉,令人愁肠寸断。最难熬的是长夜漫漫,漏声凄凄。深院幽闺中的人,梦中也难以同他相见。词句表现了深切的思恋之情。


    注:玉筋(zhù),玉制筷子,古代用来形容女子涕泪不绝的样子。



花前失却游春侣,极目寻芳,满眼悲凉,纵有笙歌亦断肠

    写失去情侣以后,满怀悲哀。触景伤神,即使是笙歌悠扬,也不能安慰他孤寂、苦痛的心情。以笙歌之美反衬心情之恶,更显出哀伤之情深。



亭前琪树已堪攀,塞北征人尚未还

    亭院前面的佳树已经长大可以供孩子们攀登玩耍了,可是出征到塞外的亲人还不见归还。这两句写出了家人对从军的亲人所寄予的深切思念之情。诗中以“琪树已堪攀”暗示“征人”离家出走的时间已很长了,婉曲地表达了对亲人的期盼。


    注:琪(qí),美玉。此作形容词,形容树象美玉一般佳秀。



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心爱的人离家在外,愈行愈远了,渐渐的天各一方,音讯皆无。思妇满腹的离情别绪向谁诉说呢?古有鱼雁传书,而对抒情主人公来说是水阔无垠,鱼游海底,到哪儿去找它呢?词人用递进的手法,把思妇痛苦矛盾的心情步步托出,如剥竹笋,渐窥内蕴。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

    词句摹写了离别后思妇的内心感受。自从与君分别,天长水阔,音信皆无,不知您在何处?睹物思人,空闺独依,满腹愁闷,什么时候再向您倾诉情怀啊!词人写出了思妇对征夫的无限思念和内心的痛苦,表现了女子对爱情的忠贞不渝,反映了封建社会妇女的不幸命运。



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楼中到夕阳

    田间小路的秋草,年年发黄枯萎,空居闺楼的佳人,日日从早到晚独坐远望,此景多么凄凉!词人在此用叠字和对照的手法,通过自然界有规律的变化和人每天都在重复的动作,暗衬征人久去不归,强烈地抒发了思妇刻骨的思恋之情。


    注:陌,田间小路。



人去日,燕西飞,燕归人未归

    这里用人与燕互参对照的手法,表达对行人的思念。亲人离开的时候,正是春燕西飞的季节。如今燕子归来而行人仍然羁留他乡,只得两地独处,这就更加令人伤感。



枕上怀远诗成,红笺纸、小砑吴绫。寄与征人教念远,莫无情

    这是写闺妇怀远的几句词。她
忧怨交攻,夜不能眠,把自己的感情熔为诗篇,写在珍贵的红笺纸和砑光的吴绫上,寄给远方的征人,叮嘱他不要忘记亲眷和家园。以闺怨为题材的古典诗词为数不
少,但象这里独具匠心地写一个有教养的闺妇,用特有的方式传达思亲念远之情的并不多见。


    注:砑(yà),以石碾磨纸、布、皮等物质,使之光滑。吴绫,丝织品,绫的一种。



人脉脉,水悠悠,几多愁?雁书不到,蝶梦无凭,漫倚高楼

    远别的亲人杳无音讯,他的境况连梦里亦难遇到,这怎么能不引起闺妇的无限忧愁?那绵绵的忧思犹如长长的流水,缠绕心中,只好暂且登楼眺望,聊作安慰。这里刻划闺妇形象,从思绪写到行动,笔姿灵活,生动饱满。


    注:漫,这里做聊且讲。



经春织就机中素,泪墨题诗。欲寄相思,日日高楼看雁飞

    整整一春才织完了一幅白绢,含着泪水,伸绢展墨写下心中的思恋。然而,诗成之后不知寄到何处,只能一天天盼着鸿雁传书,好得知亲人的消息。这里以含蓄的语言叙事,思妇惆怅情怀隐含在字里行间。


    注:素,白色生绢,古人用以写信。



今夜残灯斜照处,荧荧。秋雨晴时泪不晴

    秋夜将残,一盏就要燃尽的孤灯闪动着微弱的荧
光,映照出凄黯的壁影。这残夜、孤灯、凄影,景况悲切。更哪堪秋雨打窗,令人添愁,难以忍受。雨停云散,思妇依然心境未平,痛苦的泪水流淌不止。这里以重
笔写情,先是赋予人物活动的一种特定的氛围,然后将互有通性的雨和泪合在一处相比照,突出离愁的深沉。



想见陇头长戍客,授衣时节也思家

    想来那些长年戍守在边塞上的战士,在风紧天冷、本该添衣御寒之时,一定会更加思念故乡的亲人吧。这里借思妇想象远方征人在换季时对家乡的怀念,以虚代实地把思妇想念亲人的真切感情流露出来,情真意切,又蕴含淡淡的哀怨。


    注:授衣时节,指九月份,《诗豳风·七月》:“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毛传:“九月霜始降,妇功成,可以授冬衣矣。”陇头,在今陕、甘两省交界处,这里是西北边戍的代称。



马上少年今健否?过瓜时见雁南归

    不知从军守边的丈夫身体是否健壮安康。现在役期已满,为什么不见南飞大雁带来返乡的音信。这里运用典故,熨帖工巧,真切地揭示了少妇思念远方夫婿的焦急心情。


    注:马上,即马上少年,指从军的年轻夫婿。《史记·陆贾列传》载汉高祖刘邦称他的天下是“居马上而得之”。瓜时,指役期已满之时。《左传·
庄公八年》载:正值瓜熟之时,齐襄公派将军连称、管至父去戍守蔡兵,并许诺来年瓜熟之际找人替换他们,结果却食其言,未许他们回来。



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

    句中“武陵人”借用刘晨、阮肇天台遇仙女故事,而指离家远行的丈
夫;秦楼,秦穆公女儿弄玉居住的地方,此处,词人以秦女自比。两个典故熔为一炉,表达了主人公夫妇间就象刘、阮与仙女那样钟情,亦如弄玉、萧史伉俪情侣那
样志趣相投,心心相印。这样的夫妻远离独处,怎能不愁情满怀,深感痛苦呢?这里用烟雾笼罩楼台的凄迷景色透露人物的心境,弦外音,味外味,词旨深厚。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这是对无计排遣的怀恋之情的
大胆剖白。情侣身居两地,各生忧愁,彼此相思,其心相通。无论什么办法也消除不了这种感情的牵动。即使愁容不见,蹙眉偶展,但是,绵绵的情思,又不知不觉
地在心际间缠绕。句中把人物表情与心理活动联系起来,使微妙的、抽象的感情变为具体的、富有节奏的波动,增强了抒情性和感染力。而巧捷、跳脱的对句,又为
表情达意助了一臂之力。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句中用比喻的方法,为词人自己画像。西风正吹,掀动
着帘儿,面对秋景,独守闺房,怎么能叫我不伤心痛苦呢。看看我憔悴的容颜,比那庭院里的菊花还要清瘦许多。这里设譬精妙,下字奇巧,一个“廋”字,画龙点
睛,极富神韵。秋菊之姿本是清癯秀雅的,词人以瘦菊自喻,不仅令人想到相思之苦,而且也暗写了高雅的倩容,流露了自怜自惜的心情。



二年三度负东君,归来也,著意过今春

    眼前旖旎的春光引起了词人无限怀想,丈夫离家两
年,唯己独守空房,美好的春天一次又一次地从身边白白溜走,这不免令人焦燥忧伤。于是毫不掩饰,心愿直吐,切盼亲人快快归来,夫妻俩尽情地享受春天的快
乐。句中将惜春之情与盼归之思,一笔泻出,简而饶,尽而畅,颇有大家风力。



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

    班固《苏武传》有大雁传书的故事,此处反用其意,表示即使高飞远行的大雁可以传书,也因“心事有万千,岂征鸿可寄?”(《草堂诗余》卷一眉批)可见,怀念客居他乡的丈夫,却无由与之交流思想感情所引起的痛苦,是难以用语言来表达的。



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

    词语抒写了久盼亲人而不见归的痛苦的心情。山长水远,茫
茫无际,等待亲人,望眼欲穿,唯见漫草连天,却不见人的踪迹。这种“何处认郎踪”(张先《一丛花令》)的伤感,怎能不令人心碎!句中“断”字下得有力,把
盼望亲人归来的心理淋漓尽致地展现在读者面前,所以前人评此“神韵悠然”。(《云韶集》卷十)



枕前泪共帘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

    深夜,窗外是凄风冷雨的呼啸,屋内是离人悲愁的哭泣,雨儿不停,泪滴不止,隔着窗儿直到天亮两不息。这里以无情的“帘前雨”衬托有情的“枕前泪”,幽怨动人。其中“共”字把客观环境与人物内心感情活动融合起来,形成特定的气氛,一字确当,全句生色。



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

    暮春时节,不忍心卷帘看见落红满院,更何况这会触动了自己的思绪,想念起远行的丈夫,令我无限伤感。此二语表面惜春,实则兼有怀人,意在言外,颇耐人寻味。


    注:芳草远,喻远行的丈夫。



西窗又吹暗雨,为谁频断续,相和砧杵

    深秋之夜,丝丝冷雨默默地吹打在西窗上,蟋蟀应和
着砧杵的捣衣声,不知为谁在时断时续地吟唱。这里是运用旁衬侧烘的方法,写闺妇为游子夜做衣装的情形。读者从暗雨敲窗的凄寒声,蟋蟀如泣似诉的哀鸣声和断
断续续的捣衣声中,仿佛听到了思妇的喃喃自语,看到了愁苦的面容,伤心的泪花。


    注:砧杵(zhēnchǔ),捣衣石和捶衣的木棒。



书纵远,如何梦也都无

    天涯路远,纵然佳书难寄,也应该有好梦相伴,聊慰相思,可为什么连这样的梦都做不成呢?句中由无书,而怪无梦,意味着就连希望用虚无的幻境来安慰自己的别离惆怅之情都成泡影,可知内心的痛苦是没有任何办法消除了。言少意多,愈求愈深。

上一篇:唐诗宋词中描写客子思乡的诗
本文网址:http://www.gujinwenxue.com/mingju/329.html
下一篇:唐诗宋词中描写惆怅叹惋的诗
相关推荐
唐诗宋词中描写客子思乡的诗 2015-7-3 8:13:57
唐诗宋词中描写深宫愁怨的诗 2015-7-3 8:07:43
唐诗宋词中描写诗人忧愁的诗 2015-7-3 8:04:03
唐诗宋词中描写诗人愤世嫉俗的诗 2015-7-3 8:01:02
唐诗宋词中描写母爱的诗 2015-7-3 7:5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