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古今文学网 > 诗词名句 > 唐诗宋词中描写惆怅叹惋的诗
热门推荐
2015-6-23龚自珍《病梅馆记》原文及鉴赏
2015-6-23唐诗宋词中描写枫叶的诗
2015-6-23唐诗宋词中描写木槿花的诗
2015-6-23唐诗宋词中描写黄葵的诗
2015-6-22唐诗宋词中描写橘树的诗
2015-6-16昔时横波目,今作流泪泉诗句赏析-
2015-6-16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
2015-6-16寄与不寄间,妾身千万难诗句赏析-
2015-6-4《诗经·大雅·文王之什·灵台》原
2015-6-16不向情田种爱根;画楼宁负美人恩诗

唐诗宋词中描写惆怅叹惋的诗

作者:古今文学网  来源:古今文学网  时间:2015-7-4 9:38:42  阅读:

鬓从今日添新白,菊是去年依旧黄

    只一天两鬓就增添了许多白发,而菊花仍然象去年那样黄。诗句用人同菊花相对照,运用夸张手法,抒发了诗人由帝王沦入图圄之中的无限悲愁,以致于一夜之间头发都白了,可见愁苦之深。



上林如许树,不借一枝栖

    诗人以鸟在上林苑众多树木中无一树枝可以栖身的现象,喻指朝廷之中位置虽多,却没有自己一席之地。抒发了作者怀才不遇,不被重用的感慨之情,一个“一”字凝结着无限愤怨之感。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悠闲的云彩倒映在水潭中的云影,还是天天那样悠悠闪动。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事物在变化,星辰在转移,谁知几度春秋,那阁里的滕王如今在哪里?轩槛外的长江只能空自流动,再无人欣赏了。作者以此慨叹时代的变迁,抒发对人海沧桑的叹惋之情。


    注:帝子,指滕王。



山川满目泪沾衣,富贵荣华能几时?不见只今汾水上,唯有年年秋雁飞

    面对山川、明月,诗人感慨万千,人间的富贵荣华如行云流水;如今在汾水之上,只有年年南飞的大雁依存。抒发了作者对荣华无存、富贵何在的无限感叹,表现了诗人对人生无常的看法。



心绪逢摇落,秋声不可闻

    秋风凄切,秋景萧瑟,愁绪更为纷乱,心情更加悲伤。诗人用婉曲的手法,写出了自己暮年失意的哀怨,连“秋声”都不敢闻,可见悲伤之深。“逢摇落”一语把诗人似凋败秋色的晚年境遇及秋风、秋景囊括殆尽,情、境、声、态毕现。



岁华尽摇落,芳意竟何成

    一年一枯的花草又已凋零,我那美好的理想何时能实现?由花草的枯落、岁月的流逝而感叹自己年华的蹉跎,理想的难以实现。“芳意”比美好的理想,“竟”道出了诗人无可奈何的情怀。这种宏图难展的慨叹,正是对当时黑暗现实的鞭笞。



鸿荒古已颓,谁识巢居子

    质朴的上古之世一去不复返,谁还能赏识隐居的巢居子?借典故表现诗人壮志难酬、怀才不遇的苦闷之情。


    注:鸿荒,上古之世谓之鸿荒。巢居子,隐士,尧时人,年老以树为巢而寝,时人称巢父。



多材信为累,叹息此珍禽

    因为自己有才华,却反被才华所累,可叹这珍禽翡翠鸟也遭此厄运。叹鸟即是叹人,叹人又是在叹己。由人及鸟,又以鸟写人,回环往复,强调了语意。“信”字道出了作者如梦初醒和无可奈何的感叹之情。



南登碣石馆,遥望黄金台。丘陵尽乔木,昭王安在哉

    登临碣石馆,遥望黄金台。只见起伏的丘陵上长满了乔木,当年燕昭王所置的金台已经不见了。燕昭王到哪里去了呢?诗人惜景抒情,借燕昭王筑台求贤的故事,抒发自己怀才不遇,生不逢时的心情。


    注:碣石馆,即碣石宫。燕昭王时,梁人邹衍入燕,昭王筑碣石宫亲师事之。黄金台,昭王所筑。昭王置金子台上,在此延请天下奇士。燕昭王,战国时燕君主,执政时广召贤士,使原来国势衰败的燕国逐渐强大起来,并打败了当时强大的帝国。



逢时独为贵,历代非无才

    从古至今,每个时代都不乏贤能才士,但他们是否能建功立业,实现自己的雄襟伟抱,其中机遇是非常重要的。这里强调“逢时”的本意是对封建统治阶级埋没人才的不满。进而抒发了怀才不遇,报国无门的苦闷。



客心惊落木,夜坐听秋风。朝日看容鬓,生涯在镜中

    叶落飘零,本是自然现象,一般人习以为常,但对长久漂泊在外的游客,却往往为之感慨;夜里独坐,听秋风习习,不觉引动无限旅愁。早晨再观镜中容颜,鬓衰发白,反映出自己颠沛流离的一生。抒发了诗人无限的哀愁,从中可见作者遭际之艰辛。



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

    政治上失意,混迹官场的苦闷、孤独,使诗人羡慕农夫的怡然自得的田园生活。目睹农家的“悠然安适”,诗人不禁惆怅、慨叹。以吟诵《式微》曲折婉转地表抒自己的归隐思想。今天可借以塑造旧社会的文人形象。


    注:《式微》,《诗经·邶风》中的一篇,诗中反复咏叹“式微、式微、胡不归”。



画君少年时,如今君已老。今时新识人,知君旧时好

    这是您少年时代的肖像画,而今天您已经是垂暮之年了;现在看看那些我新结识的人,才知道您昔日的为人美好。诗用画家用语,晓畅如话,颂扬了友人的为人及其年轻时的英俊相貌,抒发了人生易老,青春可贵的感慨。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诗句借传说落笔。黄鹤飞去不复返,仙去楼空,唯余天际白云飘荡,悠悠千载。这里通过黄鹤楼今昔变化之大,抒发了人世沧桑,岁月不再的寂寞、惆怅之情和人生短暂的感慨。


    注:黄鹤,黄鹤楼因其所在武昌黄鹤山而得名。太平《寰宇记》记载:“昔费文袆登仙,每乘黄鹤,于此憩贺。”《齐谐志》言:古代仙人子安乘黄鹤过此。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给羊祜树立的纪念碑为江山留下了痕迹,我辈登临凭吊,徒感岁月匆匆。四百多年,人事更替,朝代变迁,多么大的变化!诗人吊古伤今,借羊祜事迹,抒发自己不甘沉沦的情怀。


    注:胜迹,指岘山上的羊公碑。《晋书·羊祜传》载:羊祜镇荆襄时,常到此山置酒言咏,因他有政绩,死后百姓于岘山建碑立庙。



乡关万余里,失路一相悲

    故乡远隔千山万水,自己与故友同是仕宦失意,难归故里,心中感叹彼此失意,同沦天涯。作者故友张子容当时贬任乐城尉,诗人来此游历前曾赴举不第,故有此句。


    注:失路,引申为仕途失意,出于扬雄的《解嘲》:“当涂(途)者升青云,失路者委沟渠”。



大雅久不作,吾衰竟谁陈

    作者用孔丘的口吻,慨叹自己年老力衰,不能实现自己的创作主张;慨叹无人能创作出象《大雅》那样为时而作的诗歌。作者通过引典、以及反问等手法,使语言既含蓄又重点突出。


    注:《大雅》,《诗经》的一部分。这里指反映政治事件的诗篇。“吾衰”句,孔子曾说:“甚矣吾衰也”,这里用以代作者。



荣华东流水,万事皆波澜

    荣华富贵如同东去的流水一样易逝不返,天下的万事万物如同水的波澜一样变化多端。这是诗人功成未就而发出的慨叹之语。



归去潇湘沚,沉吟何足悲

    回到潇湘中的小岛去吧,细思量,又何足悲痛。表达出诗人在长安政治上遭受打击,壮志难酬所产生的一种无可奈何的去国之悲。格调愤怨,催人深思。


    注:潇湘沚,化用曹植诗:“朝游江北岸,夕宿潇湘沚。时俗薄朱颜,谁为发皓齿。”沉,《全唐诗》作沈,两字相通。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劝人开怀痛饮,纵情欢乐,不应使金樽空对明月。今人可用以塑造旧社会报国无门者的形象。李白胸怀大才,但由于“不肯摧眉折腰事权贵”,以致空有凌云之志,不得不寄情于酒,陶醉于山水,以示反抗。



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

    大道象天空一样广阔,唯独我偏偏无路可走。这是作者在长安政治失意、境况窘迫的写照。道出了作者怀才不遇的愤慨。诗句内涵深广,是李白久久积郁在内心的愤懑之情的进发,有力地揭示出大才不被重用的不合理社会现实。



古情不尽东流水,此地悲风愁白杨

    怀古之情不随滔滔的东流水而消失,面对萧萧北风,纷纷落叶的萧瑟景象,不禁怀古伤今,感叹自己怀才不遇、年华付东流的遭际。“悲风愁白杨”一句,是化用《古风十九首》中的诗句“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



平生不下泪,于此泣无穷

    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为何诗人“泣无穷”。只因暮年被系入狱,蒙冤流放,雄心壮志不但没实现,却反遭此厄运。诗人怎能不洒泪踏上流放的征程呢?这是对个人命运的嗟叹,更是对统治者的控诉!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

    诗人把天地比作迎送过客的旅舍,活着的人象来去匆匆的过路行人,死去的仿佛是投住宿地的归客。人生短暂引起古今多少人的悲叹,诗人由于屡遭挫折,深感荣华富贵的虚幻,不免对人生的短暂易逝流露出无限感伤,故有此惊人的奇喻。


    注:逆旅,指旅舍。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巳苍!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少壮的年华能够有几时?你我鬓发苍
苍,老衰之年已至。访问旧时友人多半已成鬼魂,禁不住惊呼起来,心中甚感悲伤。诗的头两句,抓住久别重逢,彼此容颜变化之大,惋惜慨叹青春短促,人生易
老。后两句借询问亲朋故友的下落,抒写内心的惊悸和感伤。暗示了干戈乱离,社会动荡的时代特点。诗人用叙事抒情相融的手法,造成了感人至深的沉郁悲伤气
氛。



抱叶寒蝉静,归山独鸟迟。万方声一概,吾道竟何之

    寒蝉静静地伏抱在树叶上,独鸟缓缓归
山入巢。茫茫宇宙间,到处充满着战争的鼓角声。我在前进的道路上,究竟到哪里才好呢?寒蝉抱叶,独鸟入巢,皆各及其所。诗人见此景象不禁联想到自己,感慨
万分,发出深沉的自问:“吾道竟何之”?“道”,道路,这里兼指具体的旅途与抽象的人生道路、个人理想而言。杜甫因避乱虽已西行到秦州,但仍感不安。诗句
表现了诗人茫然不知所之的悲凉、孤寂的心理。


    注:万方,到处。一概,一样,一律。声,指用于军事的鼓角声。吾道,我的道路。之,动词,到。



岁去人头白,秋来树叶黄。搔头向黄叶,与尔共悲伤

    岁月流逝,给人们留下的只有白发。秋季来临,树叶枯黄。对此诗人心中充满了无法排遣的忧闷,只好搔首对秋叶与其共悲伤。诗中把头白与叶黄联系在一起,使岁去和秋来的自然规律形象表现出来,流露出对时光流逝和老大无为的感伤。



伤心欲问前朝事,惟见江流去不回

    怀着感伤的心情,想寻问前代的兴衰史,可往事已无可迫寻,只见江水滔滔流去不回头。感慨往事如烟,无法追回。用江水去而不返寓前事难追,其中正有无数伤感、苦涩之情包含其中。因过于凄苦而使江水缄默无言,似无情而极有情。



步出东城风景和,青山满眼少年多

    步出东城,风和日丽,放眼眺望,苍山青翠,满目少年,嬉戏游憩。诗人面对良辰美景,目睹观赏之人多为少年,迟暮之感不仅袭上心头,自叹韶华已逝,年老体衰之情油然而生。



身将老寂寞,志欲死闲暇

    不知不觉,身体将在寂寞、孤独中衰老,志趣、理想也将在闲暇中白白地消磨掉了。句中抒发诗人身怀才志,不得被重用的感伤情绪。



侯王将相望久绝,神纵欲福难为功

    我早就断绝了功名富贵的念头,天神即使要赐福于我也无能为力了。表现诗人对前程失去信心时的哀伤情绪,是作者遭受多方打击后政治失望的表现。



一生判却归休,谓著南冠到头。冶长虽解缧绁,无由得见东周

    诗写作者盼回洛阳之情。本想是一生定罪,长驻南方,不想遇皇恩大赦。然而虽象公冶长一样免于囚禁,也怕难得机会回洛阳了。以古事入诗,推想自己不得再回洛阳,作者的心情是难受的,但有什么办法,徒然余下几声慨叹罢了。


    注:南冠,楚冠,喻贬南方。缧绁(léixiè)捆绑犯人的绳索。冶长,即公冶长,孔子之弟子。东周,喻洛阳。



城上高楼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

    登上高楼,极目所见的是一派荒凉冷清的茫茫沙野,如海
似天的愁绪滚涌而来。“永贞革新”失败,诗人被贬柳州,革新派人物也相继被贬往漳州、汀州、封州和连州。作者因情取景,借景寄情。他心中烦闷,因而看到的
景致也极凄凉。展现在作者眼前的是大片空旷的土地,但这大片的荒凉空间也盛不下自己茫茫的愁思。



孤臣泪已尽,虚作断肠声

    孤独落魄的臣子眼泪已经流尽,抽泣着仿佛听见了肠断的声音。读完这两句诗,给人一种“杜鹃啼血”之感,悲哀之至。哭断肠是一种夸张写法,逼真地表现了那种报国无门的锥心刺骨而又无可奈何的痛楚,催人泪下,摄人心魄。


    注:孤臣,被疏远的大臣。



发少嫌梳利,颜衰恨镜明

    头发渐稀,嫌梳子爽利;容颜日老,怨镜子明亮。真是怨天尤人。抒发了老人对暮年的叹惜之情。这种情感是通过日常生活的动作来表现的,把动作和感情合起来写,突出地表现了老人手拿梳子痴立镜前的怅然情态。



与老无期约,到来如等闲

    我与老年并无预先约定,它既然来了就随它吧!用拟人的方式、诙谐的语言表达了诗人对待人生的豁达精神。当然,这里也透露出诗人对于时光匆匆的叹惋。



但愁花有语,不为老人开

    愁的是花如能言也会说:不是为老朽们开放。面对盛开的牡丹,处于暮年的诗人,叹息自身的衰老之情不禁油然而生。叹惋年老的诗篇举不胜举,但本诗手法别致,以虚拟的拟人方式,幽默地表现出作者叹惜中不乏乐观的情态,可谓煞是绝妙!



懊恼人心不如石,少时东去复西来

    面临瞿塘峡,目睹耸立在江心的巨石,它虽经波打浪击,依旧岿然不动的景象,屡遭贬谪的诗人其诗情油然而生。不禁吟出,懊恼人心不如磐石稳定,总是思前想后、犹犹豫豫。这是诗人百折不挠,尚图进取的表现,其心情虽压抑,但矢志不渝的精神触手可感。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朱雀桥边长满野草野
花,乌衣巷口夕阳斜照。昔日出没于王、谢两家族高堂丽舍间的飞燕,如今飞入了平常的百姓家中。一、二句借景极力渲染朱雀桥边的寂寥、惨淡。三、四句继续通
过景物委婉暗示,乌衣巷繁华已去。从而抒发了作者对人世沧桑的无限感慨。诗借景寄情,言简意深,余味无穷。


    注:乌衣巷,是六朝时金陵的一条繁华街道。晋代王、谢等豪门大户多居此地。朱雀桥,六朝时金陵正南朱雀门外横跨淮河的大桥,邻近乌衣巷。



其奈无成空老去,每临明镜若为情

    怎奈事无所成便徒然老去,每对明镜,怎能不难为情。白发对镜,不免伤感,但诗人伤的是事业无成,而不是个人恩怨,可见志趣高尚。对乱抛光阴者,这两句诗不啻于一剂良药。


    注:若为情,难为情。



边让今朝忆蔡邕,无心裁曲卧春风。舍南有竹堪书字,老去溪头作钓翁

    作者以边让自喻,作曲无人赏识,就因没有蔡邕这样的知音,只好面对春风闲卧。诗人才高八斗,而不被重用,于是只好借用典故倾诉怀才不遇的愤懑,浇心中不平的块垒。后二句字面上写对隐居生活的憧憬,其实有渴望早日被启用的急切心情包含其中。


    注:边让,后汉时人,少辩博,能文,蔡邕深敬之,荐于何进。蔡邕,东汉陈留人,字伯喈,博学,好辞章。开始拜郎中,汉献帝时为侍中,终中郎将,有《蔡中郎集》。



无人织锦韂,谁为铸金鞭

    没有人为这匹千里马织就锦绣马鞯,谁能为它铸造一条金鞭呢?借
写马而诉说自己落魄的处境。千里良驹,无人看重就不能驰骋天下;同样,栋梁之才,无人赏识,也只能在角落哀叹。实是抒发自己怀才不遇的情感。借用沈炯诗:
“长安美少年,马铁连钱。陈王装脑勒,严后(王后)铸金鞭”而翻出新意。


    注:韂(chàn),马鞯。又称“障泥”,垫在马鞍下,垂在马背两旁。



长歌破衣襟,短歌断白发

    唱悲哀的长歌,泪水滴破了衣衫,吟伤感的短歌,白发越来越稀少
了。两句写出作者极度的悲哀。由于愁苦难耐,只好悲歌不已。“破”、“断”两字用得很奇特,但细细想来,却又入情入理。古人有“长歌当哭”的话,长歌当
哭,泪洒胸前,久而久之,蚀破了衣襟。杜甫有“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的诗句,人到烦恼之至,无计可施的时候,常常会下意识地搔头发,白发越搔越稀。这
首诗的“断”可能就是由杜诗的“短”生发而来。


    注:《长歌续短歌》,是从古乐府《长歌行》、《短歌行》化出的。关于“长歌”,“短歌”的命意有两种说法,一是“言人寿命长短,各有定分,不可妄求”;一是“歌声有长短,非言寿命也”。从传留下来的歌词看,长歌或短歌都是悲歌,用以抒发哀婉凄伤的感情。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我年方二十岁时没有得志,心情沉重如枯谢的兰花。灿烂盛开的兰花,令人心花怒放。那凋落枯萎的兰花,自然是心情不快时的写照。比喻得顺理成章,维妙维肖。表现了青年抱负不得施展,苦闷难耐的心情。



劝君终日酩酊醉,酒不到刘伶坟上土

    奉劝诸君整日酩酊大醉,但不要象刘伶一样,嗜酒死去。表现了作者想醉酒终日,无所事事,但又觉得死之可悲的矛盾心情。这是封建社会文人们受打击后和忧郁失意时的常有情绪,发泻了对社会的不满。


    注:刘伶,“竹林七贤”之一,一生嗜酒如命,不守封建礼法。



一夜思量十年事,几人强健几人无

    不眠的夜晚,十年来的往事浮现在脑海中。念叨着昔日的朋友,他们有几个健在?有几个离世而去?耄耋之年,彻夜不眠,残影孤灯,思念旧人旧事。诗中说的是一位老人的事情,隐含着对世事交替、人海沧桑的叹惋。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虽从花丛旁经过但也懒于回视一下那灿烂的花朵。既是由
于自己信奉了道教,也是由于思念您所致。诗人以不敢目睹鲜花盛开,表达其唯恐触景伤情,产生春光依旧,人世皆非,爱妻已逝的思念之情。这一细节细腻而逼真
地反映出作者朝夕难忘亡妻的动人情景。“半缘修道”就更为深刻,它是心失所爱,与政治上失意的寄托。此诗句感情虽消沉,但艺术上可资借鉴。


    注:取次,随意。缘,因为。



万里路长在,六年身始归。所经多旧馆,大半主人非

    路途漫漫,昔日我曾踏着它走向贬谪之
地。六年后,才又踏着它归来。道旁的旧驿馆依在,但房屋已大多换了主人。寥寥数语,写出时光流逝之迅速和作者对时世变迁的感叹。“主人非”写物在人非,作
者历经沧桑,故识多为仙去,而自己却依然无恙。诗中暗含作者辛酸的幸存的心理。


    注:六年,正合作者被贬谪时至召还之年。即作江州司马至忠州刺史共六年。



举眼风光长寂寞,满朝官职独蹉跎。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

    眼中景观,常常寂寞暗淡。缙绅满朝,只有你叹息忧虑,失意被贬。你出口成章,才逾同列,必然遭到嫉妒排挤,被贬二十三年,经历了多少痛苦的折磨。四句诗是对刘禹锡的遭遇表示无限愤慨的宣泄,并对他寄予深深的同情。


    注:独蹉跎,独自失意贬官。才名,才气与名气。二十三年,刘禹锡子永贞元年九月被贬出京,至宝历二年回京,将近二十三


    年,其间多次迁徙。



老去将何散老愁?新教小玉唱伊州。亦应不得多年听,未教成时已白头

    年老了,怎样去驱赶
随之而来的寂寞?新近教小玉学唱《伊州》曲。也是没有多少年头可以听曲了,还没教成时,我就差不多满头白发了。诗句以教小玉唱《伊州》曲起笔,抒发自己老
来孤独的愁闷心情。嵌进《伊州》曲,写出诗人对往事的怀念。想起一生坎坷,想起友人相继离世,心情苦楚难言,头发怎能不白?用夸张手法,写出诗人的愁绪之
浓。


    注:伊州,曲调名,商调大曲。小玉,有名歌女。听(tìng),旧时读去声。



日斜啼鸟思,春尽老人心

    夕阳残照之时,鸟儿啼声聒噪,令人思绪烦乱。春日将尽,光阴荏苒,令人心老。诗句写出作者暮春时节的伤春感情,是作者垂暮之年的惜时感叹,从中正见他对余生的热爱和眷恋。



阅景无旦夕,凭栏有今古

    虽然不分早晚都能观赏到那怡人的景致,但在此凭栏兴叹之人,却
今古不同。诗人游览宣州开元寺的美丽景致时,不免想到曾有多少古今之人怀着不同的情感在此凭栏兴叹,也许有人在此歌颂过太平盛世,也许有人在此叹惋过世道
的衰颓。诗人借景抒情,表达出自己对古今世道沧桑变化的无限感慨之情。



景物不尽人自老,谁知前事堪悲伤

    美好的景物可长久观赏,而人却在不断衰老,有谁知晓那些已经淹灭的往事是多么令人伤感呢!诗人观雨之时,不禁想起自己六年前与同辈的豪侠之士,在大雨瓢泼的天气中,觥杯捶鼓以助声威之事。联想如今景物虽依旧,但人却已渐老,今昔对比,怎能不感慨万分。



重游鬓白事皆改,唯见东流春水平

    诗句写作者再次重来宣州城的时候,已是鬓发斑白,这里的一切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只有那一江春水还静静地、平稳地向东流去。诗人故地重游,见一江春水依旧东流,不觉感慨人事社会的沧桑之变,通过对比,使慨叹之情表现得十分强烈。



长空淡淡孤鸟没,万古销沈向此中

    一只失群的鸟儿隐隐约约消失在辽阔的天空中。古往今来的历史不也就是这样逐渐被时间所磨灭,被人们所遗忘吗!诗人运用托物起兴的手法抒发自己对“万古销沉”的感慨。


    注:沈,同沉。



看取汉家何似业,五陵无树起秋风

    西汉之初,繁荣富强,那时是怎样的霸业啊,又是多么令人神往的盛世啊!可如今的五陵连能够起秋风的树木也没有了。直接抒发了自己对时代的盛衰兴亡之感。



贾生辞赋恨流落,只向长沙住岁余

    西汉的贾谊用辞赋表达自己被贬流落的怨恨之情。但被贬谪不久又被汉文帝征见。诗人以此对比自己的遭遇还不如贾谊,吐露出怀才不遇的惆怅。



欲把一麾江海去,乐游原上望昭陵

    想手持旌旗远去江海隐居,先登上乐游原眺望昭陵。诗人见景生情,叹惋自己未生于开明之时,空有才能而无用武之地。



芝盖不来云杳杳,仙舟何处水潺潺

    诗句写仙人不来,云际消息全无,仙舟又不知在何处激起潺潺的水声。诗人借用仙人王子乔的故事和东汉末年李膺、郭泰的故事写洛阳盛况已成过去,流露出叹惋之情。


    注:芝盖,仙家之车。



六朝文物草连空,天淡云闲今古同

    诗句写六朝的文物已逐渐消失,如今只剩下了连天的荒原。然而,恬静深沉的天空和那悠闲自在的白云却与古无异。诗人从眼前的景色,联想到历史的演变,抒发出文物不存而风景依旧之感。


    注:淡,安静。



可怜赤壁争雄渡,唯有蓑翁坐钓鱼

    可惜当年赤壁争雄的渡口,如今却只有穿着蓑衣的渔翁在钓鱼。诗人在这首诗的中间四句描写了自己的闲适生活。但是,他内心深处却仍然向往着英雄业绩,所以,在此联中抒发了昔日英雄而今安在的感慨。



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

    人世间高兴之时甚少,而怀忧之日甚多。只有将菊花插满头,才可借花解愁。诗人深深地慨叹个人的遭逢失意。



楚国大夫憔悴日,应寻此路去潇湘

    此句写楚国大夫屈原在忧伤、痛苦、远离故国的那些日子里,大约就是从这条处处散发着兰花幽香的道路到潇湘去的吧。由于诗人与屈原都有怀才不遇之感,所以,同情他的遭遇。实际是借以抒发自己的感慨。



荐衡昔日知文举,乞火无人作蒯通

    诗人运用孔融推荐祢衡之事,以及“乞火”的典故,叹惋令狐楚曾向唐穆宗推荐张祜的诗,但可惜没有人能象蒯通那样为张祜讲好话,结果张祜终究未得到进用。


    注:乞火,《韩诗外传》卷七记载,乡里一妇女因婆婆怀疑她偷肉而被赶走。同村老妇便到她婆婆那儿讨火种,说家里的狗因打架死去,要火烧狗肉。巧妙地解除了婆婆对媳妇偷肉的怀疑,又把赶走的媳妇追回来。后遂用“束蕴请火、束蕴(緼)、乞火”等指为人说情,解纷荐士。



何事明朝独惆怅,杏花时节在江南

    为何缘故独自惆怅,原来是为了明天的江南春老。“杏花时节在江南”与这首诗的首句所写的风和日丽、新柳含烟构成一幅色彩鲜艳、生意盎然的江南春景图。



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

    金谷园中的繁盛已成陈迹,但流经这里的碧水却照样潺湲,春草依然碧绿。诗人以眼前之景,感慨人世变迁之迅疾。



英雄一去豪华尽,唯有青山似洛中

    金陵历代帝王的消逝,使其繁华一旦付之东流。现在,除去它的山川地势与六朝时相似外,其它早已面目全非了。诗人抒发了江山依旧,而人事多变的感慨。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诗句意谓诗人追忆平生旧事,自伤不已,悲伤失望之情溢于言表。豪情如同梦,壮志不能不化作一片悲凉。诗人的难言之痛,至苦之情,全在妙笔的寄托之中。


    注:庄生,庄周。《庄子·齐物论》记载:庄周梦中变成蝴蝶,醒后便怀疑是庄周梦为蝴蝶,还是蝴蝶梦为庄周?望帝,是传说中周朝末年蜀地的君主,名叫杜宇,后来禅位隐退,不幸国亡身死,死后魂化为鸟,暮春啼苦,至于口中流血,其声哀怨凄悲,动人心腑,名为杜鹃。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诗句意谓如此情怀哪里是现在回忆起来才感到无限怅恨呢?即使在当年早已是令人不胜怅惘了。诗人层折婉曲地表达了怅恨的苦痛心情。语调婉转,在低吟中留给人更多的联想。


    注:可待,岂待。惘然,失意的样子。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古人有海珠与月亮感应之说。诗人以美丽的民间传说,勾画了一幅皎洁的明月坠落于沧海之间,明珠湮没于泪波之中的画面。用“珠有泪”、“玉生烟”比喻往事成空、理想破灭,抒发了诗人无限的悲愤,难言的冤屈。


    注:兰田,山名,在今陕西兰田东南,盛产玉石。



管乐有才真不忝,关张无命欲何如

    诗句意谓渚葛亮的确具备了管仲,乐毅的才能,但是过早地失去了大将关羽、张飞的扶助,诸葛亮又有什么办法去完成统一大业呢?诗人对伟业未竟的诸葛亮表示了深深的同情和惋惜。


    注:不,无愧。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诗句抒发了诗人的惆怅失意,虽有心爱之人同他心心相印,然而不能同她相会,隐喻着诗人政治理想不能实现的愁闷。后用来形容双方思想感情融洽一致,彼此心心相通,政治色彩渐趋淡化。



北湖南埭水漫漫,一片降旗百尺竿

    诗句写经过改朝换代的今天,北湖和南埭只剩下一片湖面以及百尺旗杆上的一面降旗。诗人通过形象描写,抒发了六朝兴废之感。


    注:北湖,玄武湖。南埭,鸡鸣棣。二处都是六朝帝王寻欢作乐的地方。

 

休夸此地分天下,只得徐妃半面妆

    诗人以徐妃半面妆,比喻南朝只有半壁河山,实在不值得夸耀,这是诗人的借题发挥。


    注:此地,指南朝。分,平分。徐妃半面妆,史载梁元帝一只眼瞎,徐妃故意只妆饰半边脸迎接,元帝大怒而去。



黄昏封印点刑徒,愧负荆山人座隅

    每当日落黄昏时,便尽到县尉的日常职责,把封存官印,清点囚犯的事做好,这种屈辱的地位与荆山的雄伟姿态恰成鲜明对照,所以面对映入座隅的荆山,自己深感惭愧。诗句流露出诗人对碌碌无为的官场生活的不满,反映出诗人耿直的性格。


    注:荆山,山名,在今河南灵宝县境,山势雄峻。座隅,座位在旁边。



羽翼摧残日,郊园寂寞时

    这是诗人抒写大中十二年冬罢职回郑州家居时的情感。诗人把自己比喻为折断翅膀的鸟,因长期受压抑后罢职还家,再也无力高举奋飞,只得在郑州郊外的居处,寂寞无聊地打发晚年的时光。诗句把诗人幽居的感受,写得情凄意冷,使读者深感同情。


    注:郊园,指诗人在郑州郊外的居处。



初生欲缺虚惆怅,未必圆时即有情

    诗句意谓待弯弯细月使人惆怅,而企盼到月圆时,人若不团圆,就更为感到它的无情。写出诗人无论何时望月都会产生失意之情,达意哀惋,娓娓的唱叹正是诗人一生空怀凌云之志的悲剧性的自白。



青春背我堂堂去,白发欺人故故生

    蓬蓬勃勃,无限美好的青春违背我的愿望,大大方方离去。白发欺人毫不客气,没完没了地生长出来。诗人为流逝的青春时光发出无限慨叹,叠字的运用更使人有时不我待之感。



莫怪临风倍惆怅,欲将书剑学从军

    诗句意谓当权者不重用贤才之人,只能持剑从军,去过飘蓬的生涯,这怎能不临风惆怅,凄然伤神呢!作者借古人倾诉了自身的遭遇,有生不逢时之感。



下国卧龙空寤主,中原得鹿不因人

    两句深深叹惋诸葛亮一生鞠躬尽瘁,但遇到刘禅这样昏庸的君主,叫他怎么在中原夺取曹家政权?一个“空”字包蕴无穷感慨。运用含而不露的手法,悲切而深沉,有较强感染力。


    注:下国,三国时的蜀国。卧龙,诸葛亮。寤主,使君主醒悟,主,指刘禅。鹿,代指政权。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今日有酒今日就醉个痛快,明日来愁就让它明日去愁吧!诗句淋漓尽致地表达了作者累举进士不第,不得志后的消极情绪。消极之意虽不足为训,然此等口语入诗,使它便于传播,后人但有愁时往往提起此句,不能不说是它的通俗性在起作用。



三千巧笑不复见,江头废苑花年年

    岁月悠远,逝去不可追,当年吴宫中的三千名笑得十分甜美的宫女,已不能再见到了。可江边上那荒芜的故园宫苑中,年年花开不断。诗句发出的是物是人非的感叹。用“巧笑”借指宫女,更加强了感叹的深度。



乡思不堪悲橘柚,旅游谁肯重王孙

    “悲橘柚”,是说看见橘柚引起诗人的悲叹。为何呢?原
来橘柚是南方特产,其味甘美,相传“逾淮而枳”。同是橘柚,由于生长之地不同,而命运迥异。湘江一带,正是橘柚之乡,诗人看见那累累硕果,不禁触景生情,
羡慕其适得其所,而悲叹自己远离故乡,命犹淮枳。“王孙”,本指隐者。《楚辞·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青草生兮萋萋。”诗人游宦他乡,羁旅湘江,虽有
济世之志,终怨报国无门,就如同那被弃的山野之人,无人看重。这两句,从乡思难遣说到仕途不遇,巧用典故,寄寓着诗人的愤慨与忧伤。



春风日暮江头立,不及渔人有钓舟

    傍晚春风徐徐,日已西下。诗人独立江头,眺望江中的点点渔帆。借此抒发了那种空怀济世之才,而无人引荐、不得施展才华的惆怅的心情。“不及”二字含有暗羡之意,不由令人想起孟浩然的“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的诗句。诗人比孟公的诗句更加含蓄委婉,但其意相同。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秋风飒飒而起,广阔的洞庭湖水,渺渺茫茫,今日萧瑟的秋景,竟使湘君愁白了满头鬓发。诗人巧妙用典,把自己的迟暮之感,衰颓之意,自然流露于诗中,一个“老”字,融情入景,可谓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汉国山河在,秦陵草树深。暮云千里色,无处不伤心

    两汉的山河依在,秦陵的草木依然萋萋繁茂。远望千里之外,惨淡的阴风,吹着滚滚的暮云,这一切无处不使人伤心。前两句,以秦喻晚唐衰世;以汉喻盛唐基业。末两句,写出社会的动荡不安。全诗生动描绘了晚唐社会江河日下的情景。


    注:慈恩塔,或称慈恩寺,即大雁塔,在唐都长安。



兔走鸟飞不相见,人事依稀速如电

    诗人以“兔走鸟飞”喻分别时光之久,而暂短的欢娱,逝如闪电,在记忆中只留下了模模糊糊的影子。这里抒发了时光急促,欢娱难再的感叹。



明月易亏轮,好花难恋春

    一月三十天,空中的明月总是满少缺多。万紫千红、争芳斗艳的春花虽美,却也难以永开不败。诗人因物感发,在此抒发了青春易逝,美景难留的哀伤之情。



临风兴叹落花频,芳意潜消又一春

    暮春时节,春花凋谢,落英频频,让人临风感叹:花开花落,芳意潜消,又是一年春色逝去。作者咏花,实则是哀叹自己青春易逝,美容难驻。语意婉转,耐人玩味。



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

    这两句诗对封建社会重男轻女表示了不满。诗意是说暗恨自己为何是个女子,只能用罗衣掩藏内美之才,抬头看金榜上那些男子的名字,只能空羡而已。



绿竹岁寒在,故人衰老多

    “岁寒三友”之一的青竹在寒岁中仍能傲霜斗雪,勃然生长。而我的老友们却经不起这一个个寒暑易节,已变得鬓须花白,老态龙钟了。诗人借翠竹长青而感叹人生的易老,有伤叹之意。



衷情欲诉谁能会?唯有清风明月知

    满腔衷情欲吐,可惜无人理解,只好望明月、问清风,聊泄心曲。诗中透露出作者怅惘已极、凄迷难持和自叹自伤之情,其中“唯”字加重语气,读之,令人想见其激愤之情。



六代旧山川,兴亡几百年。繁华今寂寞,朝市昔喧阗

    前朝的山河依然如故,但在风雨中经历了几百年兴亡的历史。看今天四处空旷寂寥,谁能想到当初却是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繁华似锦的名区呢?词句充满了对世易时移、人事沧桑的感叹。


    注:阗(tián),充满。



不缘齿发未迟暮,吟对远山堪白头

    虽未脱发落齿步入老年,却因面对远山,触动愁思而白了少年头。旅人离乡奔波十余载,故园早已面目全非,旧友也各自东西。自忆多年在外,功名却未成就,怎能不愁白少年头?“齿发未迟暮”为正语反说,实则写愁思使人未老先衰,齿发虽在,壮心锐气已经消减。



转烛飘蓬一梦归,欲寻陈迹怅人非

    世事沧桑,往昔如梦。物是人非,心多惆怅。诗中用今昔对比,写出了对困居生活的无法承受,其惆怅、凄苦之情自现。


    注:转烛,是指世事随时变化,如同转烛一样。蓬,草名,秋天开花,秋后根枯,花随风起。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

    往事如缕缕轻烟,飘然远去了,它恰似流水滔滔不绝,逝而难返。人生如虚幻飘渺的梦境,似天际浮荡的流云,去而难留。那么,除了借酒消愁之外,别无他法。词人通过无可奈何的叹惋,表达了对过去生活的追念,从侧面反映出幽居生活的苦闷。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此句为作者的感叹。虽身在北方,但想到旧日南唐的宫殿,大概依然如故,只是它的颜色恐怕已经风吹雨淋而消褪了吧。用写景来暗示作者囚禁生活中的日趋憔悴,一语双关,自是感人。句中的“雕栏玉砌”本指雕花的栏杆和玉石砌成的台阶,在这里泛指南唐旧日的繁华宫殿。



翠华一去寂无踪,玉楼歌吹,声断已随风

    帝王的仪仗威势已了无踪影,宫中的歌舞乐声也亦随风远逝,往日的繁华盛况都已一去难再返了。此为叹惋国亡之哀辞,含有无限的感慨和痛伤。


    注:翠华,帝王的仪仗中用翠色鸟羽来装饰的旗子,这里代指帝王。玉楼,指宫殿。



六代繁华,暗逐逝波声

    金陵(今南京)在六朝时的繁华盛景,如今都已如过眼云烟,远逝水波,一去不复返了。作者抒发了世异时移,盛世难再的慨叹,情深而意切。



夜夜梦魂休谩语,已知前事无情处

    往事如云烟荡尽,已经无踪迹可寻,又何必在梦寐中念念不忘,自作痴情,徒然增苦?这是强作宽慰、无可奈何的叹惋之辞。“休”字自责自问,其苦楚难诉之情自溢。


    注:谩语,指梦话。



还你天公我,还我未生时

    这是诗人愤俗遁世、超脱现实社会的思想反映,从中流露出了诗人对统治阶级的不满,以及无能为力的那种消极的情绪。



君自千秋照,人谁百岁看

    月光永远普照大地,但人们谁能无休止地看到这皎洁的明月呢?诗人通过赏月进而引起人生短暂而自然界无穷的感慨。诗句运用拟人手法对明月以人的称呼,令人感到亲切、自然。


    注:千秋,千年,千载。



宿昔青云志,蹉跎白发年。谁知明镜里,形影自相怜

    回想往昔年轻时曾经立下青云之志,在
今天白发染鬓的时刻觉得过去的时光都白白耗费了。谁能理解明镜中我的心情呢?只好对着镜中自己的身影,自己怜惜自己了。这是诗人张九龄晚年的诗作。诗人借
“照镜见白发”这一场景慨叹了岁月的消磨,时间的流逝。诗中虽有自谦之意,但诗人是想借此告诫人们珍惜青春大好时光,不要等到头发白了空悲一事无成。



昔日青楼对歌舞,今日黄埃聚荆棘。山川满目泪沾农,富贵荣华能几时

    昔日里在这青楼之中可以看到欢歌曼舞的热闹场面,如今这青楼里埃染尘积,楼的四周长满了丛生的荆棘。望着眼前的青山绿水禁不住泪洒衣襟,想一想人生在世富贵荣华的良辰美景能有多久呢?诗人借花萼楼前后的景观对比,来抒发自己对人生变幻无常的慨叹。



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

    春天过去了,那满地飘零的落英似点点愁泪汇成的江海。词人借春抒怀,他的青春年华和生平事业不也象这逝去的春天一样,全都完结了吗?难怪他的愁象“海”一样深了。这里写愁之深广超过前人。



数声啼鸟怨年华,又是凄凉时候、在天涯

    远处传来数声鸟鸣,那声音凄惋哀绝,仿佛也在怨恨年华易逝,青春易去。时值深秋,对于一个远在天涯的游子来说,此情此景,尤觉凄凉。词人借鸟鸣抒发自己的悲伤感叹之情,读来含蓄而有韵味。


    注:凄凉时候,此指深秋时令。



午醉西桥夕未醒,雨花凄断不堪听,归时应减鬓边青

    晌午酣醉在西桥畔,到了傍晚醉意还未消减,那残花纷落的声响,要比凄风苦雨更令人柔肠寸断。倘若经受这暮春衰景的折磨,恐怕酒醒归去之时,两鬓白发不知要暗添多少根。前两句写春愁的状态和春老的悲凉,后一句是设想之词,补足前意,夸张得深沉、得体。



年年,如社燕,飘流翰海,来寄修椽

    以燕喻己,自叹身世。燕子秋去春来,越山过海,长途飞行,栖身他乡屋椽之间。暗示词人对漂泊不定游宦生活的厌倦情绪。


    注:社燕,燕子,是候鸟,当春社时节往北飞去,秋社时节南下,故称社燕。



鬓底青春留不住,功名薄似风前絮

    人到了两鬓苍苍之时,青春也不复存在了。至于世上的功名也象柳絮一样,风吹后,轻易地飘散四处,无影无踪。句中想象较为新奇,但所流露的悲观消极的情调应予以否定。



空搔首兴叹,暮年离拆

    在家国残破之后,词人面对投降派把持朝政,苟且卖国,自然产生了“烈士暮年”、有志难酬之感。特别是流徙江南与北方故土、亲人天各一方,更令人悲怆。在无可奈何之中,也只能“搔首兴叹”罢了。这里用人物的动作突出了表情色彩,增加了感染力。



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

    政和三年(1113)词人遭贬,汴京失陷,“避乱襄、汉,转湖、湘,逾岭桥”,颠沛流离,艰苦倍尝。这无限的辛酸与悲痛,尽付于这一声长叹之中。历尽劫波,尚能保全性命,又委实令人惊异了。痛定思痛、往事如梦不堪回首。这里数字入词,使吐情显得分外真实、感人。



叹息繁华地,兴废两悠悠

    昔日繁华富裕之地,如今满目荒凉,一片废墟。真是盛与衰、兴与亡,二者差距何其遥远,何其明显。句中通过今昔对比,抚事伤时,抒发了对国运日危,灾难日重的悲凉之感,以及对投降卖国的统治集团坐视国事衰危,不思振作的愤慨。



一春常是雨和风,风雨晴时春已空。谁惜泥沙万点红?恨难穷,恰似衰翁一世中

    入春以来,
不是刮风就是下雨,风雨刚刚歇息,春天便以告罄。有谁会怜惜飘落在泥水沙土上的凋花残红呢?岂不知,那点点憔悴不堪的落红的命运,正象我这个衰弱老翁的一
生遭遇。这里将诗人悲凉的身世之感寓于凄冷的景物之中,议论、抒情二者齐到,在感叹个人不幸的同时,道出了封建社会世路艰难的人生哲理。



酌我清尊,洗公孤愤,来同一醉

    请捧起酒杯,同我共饮佳酿,为你洗却满腔的孤愁与悲愤,一醉两心畅。词人怀才“不得尽用”,平生积极主张抗金复国,旗帜鲜明,屡遭贬谪,其忠愤悱恻之情,常流于笔端。这里的醉墨却深寓着政治内容,表面上是劝酒之言,为他消愁,实际曲吐胸臆,侧笔言怨。



楼观才成人已去,旌旗未卷头先白

    楼台刚刚建成,才有个登览凭眺的地方,却要永远地离去。北伐尚未成功,救世复国的夙愿仍没实现,但鬓发已经斑白。诗人触景生情,在叙述客观事物与主观愿望的矛盾中流露岁月蹉跎,壮志未酬的悲情,以及与志同道合的朋友离别的痛苦。



冉冉年华吾自老,水满汀洲,何处寻芳草

    岁月渐渐地流逝,自己不知不觉地衰老了。当年生长在河畔的名花芳草,已为大水所淹没,不见一点痕迹。这里用《离骚》比兴寄托的手法,以芳草喻贤能志士。词人不但叹惋自己年老力衰不能实现救国之愿,而且更痛心那些曾经拥护和支持恢复中原事业的人,也销声匿迹了。


    注:汀洲,水边平地。



有甚闲愁可皱眉,老怀无绪自伤悲

    有什么能够引起皱眉的闲愁呢?上了年纪的人本来就不容易动感情去想事了,只是有时和自己过不去,空自悲伤罢了。语调沉痛,直从胸臆流出,如闻一位历经坎坷,倍受打击的老人抚髀自叹。



春未来时先借问,晚恨开迟,早又飘零近

    春天还没有来到人间,便各处探问,寻觅春的足
迹。恨不得在一个早上,看到百花齐放,万紫千红春满园,却又怕早开早谢落红飞,匆匆送春归。句中连用几个意思相反的词语,直言明说诗人的心理活动。但能几
经层折,使意脉如曲水绕山,环转回流,把盼春、探春、惜春、怨春等复杂感情,娓娓吐出。舒卷自如,工于遣词运意。



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

    词人跃马南归为抗金救国几乎奋斗了一生,然而却屡遭打击,恢复中原的志向没有变为现实,竟苦闷了一生。所以发出“白发空垂”的浩叹。这里巧引奇用了李白《秋浦歌》:“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的名句,抒发了岁月蹉跎、壮志成虚的激怨。



黄鹤断矶头,故人今在不?旧江山、浑是新愁

    登上断崖岸边的安远楼,不由得思念起当年同
游的友人今在何处?故地重游,山河依旧,只是到处添新愁。句中“黄鹤”典出崔顥诗:“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实指南宋淳熙丙午(1186)冬
于武昌建成的安远楼。这里“新愁”包含两层意思,游故地而不见志趣相投的好友,自然生愁;人事已非,而破碎山河的旧貌仍然没有改变,更令人愁痛。可见,忧
国伤时之情是经几度旋曲之后,以简笔吐出,铸句含蓄、警策。


    注:矶,临江山崖,以断矶为岸,故为断矶。



暂聚如萍,忽散似云,无可奈何

    这里反映游子仕途生活的奔波劳顿。他们身不自主,游踪不定,或如水中浮萍暂时相聚,或似空中行云,忽然离散。句中以浅切的比喻,发出无可奈何的感叹,反映封建社会的一个侧影,亦有认识价值。



看剑功名心已死,积薪涕泪今谁滴

    拔刀看剑,心中激起了理想受挫的郁愤之情。环顾当局有哪一个达官显宦为人才的埋没而感到痛心流泪呢?词句用饱含情感的细节揭示人物心理活动。“积薪”一语出自《史记·汲黯列传》,“陛下用群臣如积薪耳,后来者居上。”


    注:积薪,采集或堆叠薪柴,词中作招揽人才之意。



抚剑悲歌,纵有杜康,可能解忧

    诗人手握宝剑,临风感怀,想起自己浪迹天涯、幕客他乡的遭际,不禁长歌浩叹。那万端的愁情,纵有杜康美酒,也难以消融。这里在反用曹操《短歌行》“何以解忧,惟有杜康”语意时,表达了救国壮志难以实现的愤怨。吟咏之间感受到一股沉郁苍凉之气。

鉴曲寒沙,茂林烟草,俛仰千古悠悠

    这是词人站在蓬莱阁上触景起兴,吊古伤今之
语。只见茫茫鉴湖水曲萦回,浪吻寒沙,林树含烟,衰草凄迷,到处是一片苍凉肃杀的景色。此时,遥想俯察,感慨油生。悠悠千载,长长的历史,好象是在转瞬之
间成了过去。“俛仰”一句借用《兰亭集序》“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的语意。可知此处先以景起兴,再化典吐情,流露故国沧桑之叹。


    注:鉴曲,鉴湖水曲。鉴,鉴湖,位于浙江绍兴,曲,水曲。



堪恨西风吹世换,更吹我、落天涯

    无情的西风,整日整夜不停地刮着,不仅使万木凋枯,百叶飘零,简直要改变人间的模样。更吹得我到处漂泊,沦落天涯。诗人面对这萧萧的西风,怎么能忍受得了心中的悲恨?句中借西风写世态,抒发了亡国之痛、漂泊之苦。一“恨”字随手拈来,饱含了难言的隐衷。



前度题红杳杳。溯宫沟、暗流空绕

    怎能忘记昔日科考来京、宫沟题红的韵事。如今它已成为过眼烟云,渺茫难求。只能暗循过宫的溪水,溯流而行,空自惆怅罢了。句中反用“红叶题诗,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典故,表现了诗人怀想之情。



更消他,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春意阑珊,哪里还经得住东风频吹,落花乱舞。这里用排句,笔力恣肆,倾吐伤春的惋痛。


    注:更消他,禁不起。



欲寻前迹,空惆怅、成秋苑

    追寻往日的遗迹,结果是人去园空,秋容满园,花残叶枯,一片凋零,一种怀旧悲秋的惆怅之情油然而生。


    注:秋苑,形容故园花叶凋枯,这里不仅指节令,也指因为人去而园废。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这是在国破家亡之后,一位流浪者的感叹。飞速流逝
的光阴不能与人生同步,倒轻易地使人变得衰老,转瞬间,春去夏来,眼前又呈现出樱桃果红,芭蕉叶绿的景象。句中在表现艺术上,以客子羁愁来写遗民亡国之
恨,用自然界周而复始的时序物候的变化,暗衬出人生易老,盛世难再的悲凉。这样,把严肃的思想,抽象的情绪,自然、具体地揭示出来。词人又运用修辞技巧,
将“红”、“绿”两种差别显明的色彩,互相对照,构成春末夏初的特殊的景物层次,不仅语言变得朴茂绚丽,也增强了抒情效果。



空怀感,有斜阳处,却怕登楼

    这里的意思是:徒然的去抒发国破家亡之痛,身世漂零之苦是
毫无用处的。倘若登楼远眺,目睹斜晖返照之景,其酸楚滋味、悲凉之感仍然是无法抑制的。因而主人公产生了“却怕登楼”的复杂心理。句中“怕”字凝聚着家国
兴衰、亲朋离散的感触,亦表明了心胸郁塞,悲苦难述。以一当十,力重千钧。

 

上一篇:唐诗宋词中描写家人怀远的诗
本文网址:http://www.gujinwenxue.com/mingju/330.html
下一篇:唐诗宋词中描写孤独冷落的诗
相关推荐
唐诗宋词中描写家人怀远的诗 2015-7-4 9:34:33
唐诗宋词中描写客子思乡的诗 2015-7-3 8:13:57
唐诗宋词中描写深宫愁怨的诗 2015-7-3 8:07:43
唐诗宋词中描写诗人忧愁的诗 2015-7-3 8:04:03
唐诗宋词中描写诗人愤世嫉俗的诗 2015-7-3 8: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