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古今文学网 > 诗词名句 > 描写秋天的诗
热门推荐
2015-6-22唐诗宋词中描写木莲的诗
2015-6-21黄宗羲《怪说》原文及鉴赏
2015-6-21唐诗宋词中描写蔷薇的诗
2015-6-21唐诗宋词中描写菊花的诗
2015-6-19唐诗宋词中描写西湖的诗
2015-6-16昔时横波目,今作流泪泉诗句赏析-
2015-6-16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
2015-6-16寄与不寄间,妾身千万难诗句赏析-
2015-6-4《诗经·大雅·文王之什·灵台》原
2015-6-16不向情田种爱根;画楼宁负美人恩诗

描写秋天的诗

作者:古今文学网  来源:古今文学网  时间:2015-6-18 10:00:25  阅读:

岭衔宵月桂,珠穿晓露丛。蝉啼觉树冷,萤火不温风

    夜幕笼罩,群山峻岭含着一轮明月,与星光辉映。早晨,树丛之中缀满珍珠似的露珠,晶莹透明。冷风习习,寒蝉凄切,流萤低翔。诗人用拟人、通感等手法,调动了视、听、触三种感觉,写出了秋日苍凉的景色。



开尽菊花秋色老,落残桐叶雨声寒

    菊花凋谢,秋色渐浓。寒雨凄凄,刷落桐叶无数。这两句诗写出了日渐寒冽的秋天。秋菊开尽,自然是秋末的写照,这是用有代表性的植物来表现深秋。写雨打桐叶,用凄凄冷雨渲染深秋的色彩。从视觉和听觉两方面来写,仿佛使人看到秋的脚步正在向冬迈近。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远近树木都显示出秋天的迹象,山峰全部笼罩在夕阳的余辉之中。这里诗人运用叠字,生动形象地描绘了远望所见无木不染红、无山不涂晖的浓艳秋景。



鹊飞山月曙,蝉噪野风秋

    这里诗人摄取了一幅山野的秋光小照。鸟鹊在曙光晓月映照的山间飞翔。寒蝉在秋色凉风吹拂的郊野里鸣叫。有动有静,有声有色,形神毕肖,将秋点染得淋漓尽致。



穷巷秋风叶,空庭寒露枝

    秋风吹来,枯枝败叶在穷困的小巷内飘零,环境是那样凄清、空寂。空空落落的庭院中,只有寒露挂满枝头,一片萧瑟、悲凉的景象。可谓秋色秋声寓秋情。



岚光楚岫和空碧,秋染湘江到底清

    楚山之中雾气缭绕,日光辉映,峰峦青翠,直与如洗的碧空相接。秋气笼罩湘江,江水清凉,澄澈如洗,透明见底。这两句诗是诗人颂山咏水的。“和空碧”、“到底清”写天地一片澄清,仿佛是绿和蓝的海洋。



霜清百丈水,风落万重林

    秋霜点水,峡水碧绿,更觉清澈;秋风过林,树枝枯叶飘落,更显萧条。“百丈”形容水流之长,“万重”形容树木之茂。诗人用夸张的手法,写出了秋至泷峡,一片空寂、飘零的景象。



八月凉风天气清,万里无云河汉明

    秋高气爽,晴空万里、蔚蓝无云,银河清澈、明亮,一派清新、肃穆的初秋景象。


    注:河汉,即银河。



桂香多露浥,石响细泉回

    清晨,露水打湿了桂树的枝叶,飘出浓浓的桂花的芳香。细泉回环流转,撞击岩石发出悦耳的响声,一派静谧而迷人的秋晨景象。诗人从嗅觉、听觉状秋日凌晨的宁静清新,怡然之感令人油然而生。


    注:浥(yì),沾湿。



北风受节南雁翔,崇兰委质时菊芳

    寒冷的北风因节令的变化刮起来了。鸿雁也开始由北向南飞翔。高贵的兰花已经萎弃它的美质而凋谢,秋菊却正在芬芳吐艳。诗人撷取典型事物,含蓄而生动地状写出秋天的景象。


    注:崇兰,这里指春兰,不是指秋兰。时菊,应秋时而盛开的菊花。



川霁浮烟敛,山明落照移。鹰风凋晚叶,蝉露泣秋枝

    江山放晴,浮动的烟雾逐渐消失,山虽然显得明亮了,夕阳渐渐西下,鹰鹏在高天回翔,疾风吹落了枝上的残叶,而结在树枝上的露珠,却似蝉哭泣而流出了眼泪。诗人用比喻,写出了秋天萧索、凄凉的景象。


    注:敛,收起。收缩。霁(jì),雨后或雪后转晴。



况属高风晚,山山黄叶飞

    高风送秋,山中黄叶纷飞,一片萧瑟、飘零的深秋景象。这里寄寓了诗人对自己年华流逝,仕途多舛,抱负不得实现的无限感伤。“况属”一语含蓄地道破适值深秋,万物凋零,作者的惆怅之情更为深重。



霜华净天宋,雾色笼江际

    深秋时节,皑皑霜花洗刷了天的四边,秋雾沉沉笼罩了江岸。萧瑟、冷清的境界,给人一种凄苦惆怅之感。


    注:霜华,同霜花。净,使动用法,洗刷之意。天末,天边,指极远的地方。



季月炎初尽,边亭草早枯。层阴笼古木,穷色变寒芜

    炎热的夏天刚刚过去,边塞的花草却早已枯黄、凋谢了。天气恶劣,层层阴霾笼罩着参天古树,无边的旷野,处处寒色。诗句写出了边塞节物变化所带来的萧瑟、冷凄的景象,在这种环境里生活,难怪会使诗人怀念热闹而繁华的京都。



八月高秋晚,凉风正萧瑟

    农历八月的傍晚,天高气爽,瑟瑟秋风吹得万物萧疏。诗人运用“高”、“凉”、“萧瑟”等形容词,形象地状写出仲秋暮色。诗句不假雕饰,朴实清新。



孤狖啼寒月,哀鸿叫断云

    秋夜,黑色的长尾猿,在林中啼叫,声声凄切。南归的大雁在空中长鸣,格外悲哀。这些都使明月陡增其“寒”,流云益“断”其路。诗人抓住猿啼悲,鸿鸣哀,写秋天不着一字,但秋天那种萧杀、凄凉的景色,却生动地展现在读者面前。手法新巧,为写秋景佳句。


    注:狖(yòu),黑色的长尾猿。



羽山一点青,海岸杂花碎。离离树木少,淼淼波潮大

    羽山只有一点绿色,大海两岸百花飘零。放眼远望,葱郁繁茂的树木已经很少了,眼前是一片水势浩渺、波涛翻滚的大潮。诗人描写了秋季,春绿消退,万物萧瑟的景象。虽有凄凉之意,但“淼淼波潮”却也使人心胸顿开。


    注:羽山,山名,在今江苏赣榆县境。离离,繁茂貌。淼淼,水势浩大。



天高秋日迥,嘹唳闻归鸿。寒塘映衰草,高馆落疏桐

    秋天,天高云淡,高远空旷。不时地传来几声南飞过冬的鸿雁的叫声。散发着凉气的池塘里倒映着枯萎的野草。高耸而华丽的房屋上,飘落着一层黄色的梧桐树的败叶。一片空寂、萧索的秋天景象。


    注:迥(jiǒng),高远空旷。嘹唳(liáolì),鸿雁的叫声。



天寒远山净,日暮长河急

    寒秋降临,叶落纷纷,远山空净。日暮时分,河水湍急而去。写出
了日暮黄昏,寒山秋水一派苍凉、凄清的景色。“远山净”、“长河急”正是友人远去,空留寂寥的诗人心境的写照。以景托情,情景交融,运用得自然、熨贴。而
且诗句又富有画意,这分明是一幅秋日黄昏的山水图。



秋天万里净,日暮澄江空

    秋高气爽,一碧万顷。傍晚风息人归,大地沉寂得好象连江水都不复存在。“净”字用得巧妙,极言天空的万里无云,人间的静寂无声。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

    日暮深秋,山间泉水淙淙作响,山色更显苍翠。“寒山”、“秋水”表明时节。用一个“转”字,写出了山林颜色的变化,给人以动感。“日潺湲”,则道出了山中泉水终日不歇,流淌不止的情态。诗中有山有水,有色有声,有动有静,简直是一幅绝妙的风景画。



落日鸟边下,秋原人外闲

    秋天的黄昏,夕阳在鸟儿飞尽的地方落下去了。夜幕笼罩的原野上,无人居住的地方,显得格外空寂。诗句描写出萧瑟、空旷的秋天黄昏的景象。构思独特,用语精巧,意境幽远。



江静闻山狖,川长数塞鸿

    江水平静,无波无浪,远处山林中狖猴悲凄的啼叫清晰可闻。广阔的江面上空,数行大雁正由塞外向南方飞去。诗人用衬托的手法,写出了深秋江面寂静、萧索的景象。


    注:川、江,都指金华江。



地气秋仍湿,江风晚渐凉。山梅犹作雨,溪橘未知霜

    时值秋至,大地仍然散发潮气,江面吹来的风到夜晚渐渐有了寒意。山上的梅树沐浴在秋雨之中,溪边的橘树凌霜生长,树上的果子仍显青绿。诗人描写了江南秋天的地理气候和景物,虽是冬季前夕,但艳色犹存。真可谓江南风光好,一年四季春。



松风吹草白,溪水寒日暮

    秋天的山林中,带霜的松风,吹白了连绵的野草,使之枯衰败折。天近傍晚时,山脚下的溪水如一条素带,潺潺缓流。水声泠泠,闻之令人生寒。“白”字点出此时已是深秋季节。松青草白,色泽对比鲜明,“寒”写人的感觉,有凄意。



草虫初悲鸣,玄鸟去我梁

    秋到荒原,野草枯黄。草丛中秋虫唧唧,开始鸣寒。堂中也不再见到燕子穿飞往来的倩影,它们早已离开梁上的窝巢,飞向温暖的南方。诗写秋天中的草虫和燕子的行为,写出秋临时的物候。


    注:玄鸟,燕子。《礼记·月令》“仲秋之月玄鸟归”。



岩间寒事早,众山木已黄

    山外还是残夏的景色,可山中秋天的脚步来得却总是很早,现在已有袭人的秋寒了。群峰的密密山林中,昔日苍翠的树叶已变得枯黄,随风飘落,铺满山岗,远望一片枯黄。诗人写深山秋早的景色,由“寒”和“黄”两字点出。



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

    踏着泛黄的秋草,独自寻访贾谊的故居,只见夕阳斜映,寒林森森。抓住“秋草”、“寒林”、“人去”、“日斜”来渲染故居萧条的景色,以及凄清的环境和来人稀少的景况。



日夕凉风至,闻蝉但益悲

    日落西山,瑟瑟秋风吹来,耳闻凄哀的蝉鸣,只能更感悲凉。这里诗人用落日、秋风、鸣蝉描绘了一幅昏暗、凄凉的秋日暮色图。借以衬托自己壮志难酬的失意心境。



照日秋云迥,浮天渤澥宽

    日照当头,令人倍觉秋空高邈,秋云悠远。东海宽阔无垠,远接天际,直与蓝空融合。诗句写秋季海天一色、浩瀚淼远的景致。气象开阔、宏大,荡人心胸。


    注:渤澥(xiè),即渤海,此指东海。



风入松下清,露出草间白

    青松下,凉风习习。小草间,露珠点点。“清”、“白”二字刻画出秋风、秋露的肃杀、凄清的特点。炼字精确,细致入微。



我觉秋兴逸,谁云秋兴悲

    谁说秋天令人产生伤感?我倒觉得秋天更能焕发雅兴和逸趣。一扫文人墨客的一片悲秋之声。格调高昂,不同凡响,表现了李白洒脱乐观的鲜明个性。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高远明净的秋空,遥望万里长风送雁南飞的壮美景色,触发豪兴,到高楼痛饮。黑暗的现实,使人抱负难展。但诗人见到眼前美景,不觉为之精神一爽,“酣高楼”的想法油然而生。诗句气魄豪放,意境旷达,语言明朗。



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落花随溪水窅然而去,这天然宁静的“天地”非人间所能比。写花随水去,不给人以哀伤情调,把它作为一种自然美来歌颂,反映了李白酷爱自然的旷达、开朗的性格,同时也是愤世疾俗思想的流露。



人烟寒桔柚,秋色老梧桐

    飘入空际的炊烟,使桔柚罩着寒意。冷寂的秋色,使梧桐都变得衰老了。诗句运用转品辞格、利用“寒”、“老”两个形容词的动用,描写秋色寒凉萧条,既含动感又极形象。这两个点睛之词巧妙地暗示出诗人的凄凉心境,壮志难酬和宦途失意的惆怅。



长风吹白茅,野火烧枯桑

    深秋的大风,吹拂着茅草。野火烧尽了枯萎的桑树。诗句写深秋原野的一片萧条冷落景色。“白”、“枯”两个形容词选择得准确,写出秋野荒寂凄凉的特色。“长风”和“野火”又摹出秋野的辽阔空旷。尤见作者的炼字功夫。



流萤与落叶,秋晚共纷纷。返照城中尽,寒砧雨外闻

    晚秋时节,流萤四飞,落叶纷纷。返照在城中的落日余辉渐渐褪尽,雨后传来阵阵赶制寒衣的捣砧声音。诗中突出了秋天的衰败清寂景象。


    注:砧(zhēn),捶或砸东西时垫在底下的器具。



曲江萧条秋气高,菱荷枯折随风涛,游子空嗟垂二毛

    这是杜甫自伤不遇之作。诗写曲江秋高气清,群芳萧条,菱荷随风枯折倒伏水中,游子空叹白发已半。诗人触景生情,感慨自己已至暮年,无所成就。以菱荷暗喻自己生活的漂泊,表达了孤寂、苦闷之情。


    注:二毛,指半老之人,老人因发斑白而有二色,故叫二毛。



朔风飘胡雁,惨淡带砂砾。长林何萧萧,秋草萋更碧

    猛烈的北风使南归的大雁不能自由翱翔
而随风飘飞,一“飘”字活画出大雁艰难飞行的情态,生动真切。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无边的林木发出萧萧的响声,茂盛的秋草更加碧绿。朔风劲吹,北雁南归,
砂砾横飞,长林萧萧,秋草萋萋,诗人借这些典型物态,汇成了一幅凄凉的塞上寒秋图。抒发了作者流寓秦州时的悲凉情怀。


    注:砂砾(lì),碎石。萋,草茂盛的样子。惨淡,暗淡无色。



塞柳行疏翠,山梨结小红。胡笳楼上发,一雁入高空

    雨后,稀疏成行的杨柳更加翠绿,结满枝头的小山梨显得越发红润。城楼的胡笳声,好象遇晴而加倍响亮,大雁也因天晴而飞向高空。诗人用明快的笔调,描绘出一幅雨过天晴、柳翠梨红、胡笳声响、雁起飞空的清新欢快的塞上秋光。


    注:胡笳,古代北方少数民族使用的管乐器名。

 

清秋望不极,迢递起曾阴。远水兼天净,孤城隐雾深

    清秋时节,诗人眺望秦州山川,
空阔无边。仰视近空,升腾起层层阴云,接连着向远处飘游。放眼远水荡漾的碧波与净洁的蓝天连成一体,孤零零的秦州城隐匿在深深的浓雾中。这里诗人用明暗两
种色彩,展现了秦州秋季黄昏时的空旷和苍茫。“远水”、“天净”,着色明晰,“层阴”、“雾深”,泼墨阴暗。这寂寥、昏晦的景色,寄托了杜甫流寓秦州时的
悲凉心情。


    注:极,边,望不极,望不到边。迢递,远的样子。阴,这里指云。曾,通层。



何恨倚山木,吟诗秋叶黄。蝉声集古寺,鸟影度寒塘。风物悲游子,登临忆侍郎

    首句陡然而起,正值秋天黄叶败落之时,为何怀着怨恨而倚树吟诗呢?古寺蝉声此起彼伏,寒塘鸟影飞掠而过。黄叶、蝉声、古寺、鸟影、寒塘构成了一幅凄凉的秋景。诗人登临古寺,触景生情,更加思念故人,不禁怆然而生愁恨。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诗人登高仰望,茫茫无边的秋叶萧萧飘落,俯视邈远不尽的长江,奔腾不息,滚滚而来。诗人从大处着眼,以出神入化的笔力描绘秋景。“萧萧”状落叶之声,突现秋的肃杀;“滚滚”状江波之势,突出长江之雄迈。现常用这两句诗喻旧事物衰落灭亡,新事物蓬勃发展。



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

    洁白如玉的秋露使树林凋零,枫林火红。巫山巫峡气象萧森。举目江间,波浪滔天。凝目塞上,风云笼罩。诗句通过对巫山巫峡的秋色秋声的形象描绘,烘托出一种阴晦萧森的气氛,令人感到风云变幻,时世艰虞,抒发了诗人忧国之情和孤独抑郁之感。



江畔枫叶初带霜,渚边菊花亦已黄

    江畔的枫叶已挂白霜,水边的菊花也已枯黄。这是秋残冬至的小照,一派寒凉凋零的景象。


    注:渚(zhǔ),水中小块陆地或水边。这里指后者。



竹怜新雨后,山爱夕阳时。闲鹭栖常早,秋花落更迟

    雨后挺立的竹子更加翠绿欲滴,夕阳笼
罩时的山色更为绚丽可爱。悠闲的鸟儿经常早早栖息,山深气暖秋花更迟迟不落。这是一幅深山秋景图。清秋万物凋零,令人惆怅,而在深山里却别有洞天,一切仍
是那样美好,充满生机。诗句对仗工整,运用巧妙,“怜”、“爱”、“栖”、“落”既状风光,又现诗情,作者喜景之意依稀可见。


    注:怜、爱,这里指刚下雨之后,翠竹更可爱。



野竹通溪冷,秋泉入户鸣。乱来人不到,芳草上阶生

    野竹夹岸,连片丛生,小溪两岸一片寒意。秋泉潺潺,声声入户,令人深感凄怆。战乱袭来,驿使中断,驿站极少有人居住。芳草一直蔓生到阶上。诗句描写战乱年代驿站秋天的景象,暗示战争带来的灾祸,抒写了诗人的悲凉心境。



湘山木落洞庭波,湘水连云秋雁多

    湘山上万木凋零,洞庭湖碧波荡漾,湘江水浩淼无际,云水相连,长空中行行秋雁飞翔。这是一幅凄清、萧瑟的秋色图。“湘水连云”形象地状出一望无涯的湘江远景。


    注:湘山,一名君山,又名洞庭山。



金风浦上吹黄叶,一夜纷纷满客舟

    金风吹起江岸枯黄的落叶,纷纷扬扬,一夜之间,盖满了客船。诗句以金风黄叶状秋景,以落叶一夜竟飘满客船绘秋色之浓。渲染了深秋的万物凋零,萧瑟、悲凉的气氛毕现。


    注:浦(pǔ),水滨。金风,秋风。



秋宵月色胜春宵,万里天涯静寂寥

    秋宵的月色胜过春天的花月夜,试看辽阔霜天,秋高气爽,皎月银辉,宁静寂寥,何等明洁、澄碧,怎能不令人心旷神怡。诗中虽描绘了秋月的宜人,但也流露出作者淡淡的孤寂之情。


    注:寂寥,谓无声无形之状。



红叶江村夕,孤烟草舍贫。水清鱼识钓,林静犬随人

    夕阳的余辉映照着江村周遭的红叶,孤
零零的炊烟从破旧的草舍茅屋上袅袅升起。秋水清澈见底,鱼儿可以看见下垂的钓钩。狗随主人从寂静的树林中归家。这是一幅秋日落照的江村图。犬吠,鱼翔,霞
光璀璨,霜叶丹丹,苍林郁郁,碧水清清。景色虽美,但已近黄昏,已是清秋,不免流露出幽居的贫困主人的孤独、冷寂的淡淡哀愁。



乱声千叶下,寒影一巢孤

    深秋月夜,昆虫悲鸣,落叶纷堕;形影凄寒的鸟巢,孤零零的。诗句极写深秋的肃杀、悲凉景色。“乱”、“千”、“寒”状尽凋败凄楚、寒凉之意,“一”、“孤”、“影”特写孤独、冷落。



夜久叶露滴,秋虫入户飞。卧多骨髓冷,起覆旧绵衣

    夜色深重,晶莹的露珠挂满了草叶,畏寒的秋虫飞入门户。躺卧的时间一久,就感到彻骨的寒冷,只好起床又加盖了一层旧棉衣。借浓露、虫飞、骨冷等事物状态曲折地昭示秋夜的寒冷。秋夜寒,只能加盖“旧”的棉衣,可见诗人窘困的境况。



云开远水傍秋天

    云开雾散,远望碧水依傍蓝天。诗句描摹出天高云淡的清秋季节,“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天水连成一片的壮丽辽阔的景象,读之令人心神为之一爽。



住处近山常足雨,闻晴曝旧芳茵。立秋日后无多热,渐觉生衣不著身

    依山而居,山雨连绵,
雨水充足。雨过天晴,灿烂的阳光烘烤着往常碧绿的芳草。立秋之后,炎热的天气已不多,逐渐感觉身上的单薄夏衣已挡不住秋寒。这段日子,虽带有盛夏的炎热,
但早晚却感到寒凉。“生衣不著身”较为准确地反映了这一时节天气的特征。“闻”字用得巧妙,形象地说明山雨连绵,淅淅沥沥的雨声总是在耳边缭绕,乍然骤
停,方知雨过天晴,它既表明多雨,又自然地衔接下文。


    注:曝(shàpù),晒。生衣,绢制的夏衣。旧,往常。茵,草名。



黄叶覆溪桥,荒村唯古木。寒花疏寂历,幽泉微断续

    诗人来到小溪桥头,看到的是,黄叶铺
满桥面,荒凉的山村中唯有参天的古木。南谷中连耐寒的山花,也生得疏疏落落。山谷中的泉水,似呜咽着时断时续地流动,仿佛要枯竭一般。诗人极力描写山村的
荒凉。一个“覆”字表明树木之多,以致落叶能厚积桥上。一个“唯”字更说明荒村的贫困,只有树而别无他物。此外,花也稀,泉也细。诗处处围绕一个“荒”字
来写,这是和诗人的心境一致的。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诗写了美丽的秋景。在晴朗的天空,一只白鹤排云而上,激起了我的雅兴,诗情不禁飞到蓝天中。诗人一改时人悲秋的老调,以明快、豪迈的笔触描绘了明丽、壮阔的秋色。表现出豁达、奋发向上的气概。



试上高楼清入骨,岂如春色嗾人狂

    踏上高楼,秋天的景色清澈迷人,令人心境肃穆,深沉,哪象春天繁茂浓艳的景色撩拨得人轻浮、发狂。用不同感觉的对比,写出秋天的特色,抒发了作者对秋的喜爱之情。一反悲秋的调子,别开生面,表现出诗人的高尚情操。


    注:嗾(sǒu),怂恿。



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

    夜霜把秋日的山水漂洗得更加清亮,深红色的村丛中透出浅黄的色泽。秋天的山水是明澈、冷峻的,经霜后的树木更是色彩斑驳。作者经过细腻的观察,创造了这描写晚秋的迷人佳句。手法虚实结合,前一句是作者的猜测,后者则是实景。



浔阳江色潮添满,彭蠡秋声雁送来

    浔阳江畔、鄱阳湖上,潮水平涨,雁声不断,这些征候预告着秋天要来临了。“秋声雁送来”,运用通感手法,形象地写出雁来而秋到的季节变化。诗句雄浑豪放,描写粗犷有力,写出秋的迷人。


    注:彭蠡(lǐ),古泽名。即今江西鄱阳湖。



秋山无云复无风,溪头看月出深松。草堂不闭石床静,叶间坠露声重重

    秋空下风云敛迹,青山静卧。踯躅溪头,一轮皓月冉冉升腾于深郁的松林之上。门庭洞开,石床幽冷,夜色中传来露珠坠叶的声音。由视觉入手,后转入听觉。写出了秋夜特有的静谧。静物入画,造语浅明



秋野明,秋风白,塘水漻漻虫啧啧

    朗朗明月映照着袤远的原野,秋风在满空月华中吹荡。眼
前塘水深碧,耳畔虫声轻细。诗人为我们描绘了一幅秋夜田野迷人的图画。诗句吸收了古代民间歌谣起句形式,运用“三、三、七”句法,复沓两个“秋”字,语调
明快轻捷,有抑有扬,富于节奏感。有声有色,充满诗情画意。


    注:漻漻(liáo),水清深的样子。



石脉水流泉滴沙,鬼灯如漆点松花

    诗描写了秋天原野的荒寂幽冷。石缝中的水流冰冷,细悠
地滴落在沙滩上。远处林丛中,磷火飘忽,绿光闪闪烁烁,仿佛同松花点燃时一般。泉水叮咚,本令人愉悦,此处用“滴沙”写出了泉的滞涩、幽冷。后句描写了秋
原的鬼火,令人毛骨竦然,而“点松花”几字又使人感到有些暖意。诗人选语奇特,制造了一种幽寂清绝的独特意境。这两句诗极富艺术个性。


    注:漆,如漆一样发亮。



石根秋水明,石畔秋草瘦

    石岸下,秋水明静清幽。石岸上,秋草枯败,肃杀凄凉。石岸两边给人的印象是矛盾的,一边是淡泊宁静,一边是寂寞衰败。这也正是诗人矛盾心情的曲折写照。把色调不一的景致放在一起,构成一种特殊的情境,这也正是其诗“奇诡”的一种表现。



野色浩无主,秋明空旷间

    茫茫原野广阔无人,秋的色彩使旷野更加明净。寥寥数语把天高气爽的壮阔秋景尽收笔底。场景开阔,色彩明朗。



新枣未全赤,晚瓜有余馨

    新生的枣子青红相间,晚熟的西瓜余香飘扬。描绘了秋天原野上瓜枣成长结果的景象。入眼的是玛瑙般的“新枣”,入鼻的是“晚瓜”醉人的“余馨”,只两句把秋天描绘得芬芳迷人。语言朴实无华,明白如话。



是时新雨足,禾黍夹道青。见此令人饱,何必待西成

    此时,刚下过一场透雨,路两旁满是绿盈盈的秧苗。这景色足以饱人,何必要等到秋收呢?写出新雨过后,雨露滋润禾苗茁壮成长的喜人景色。“饱”字有力地突现了作者为丰收在望而极度欣喜之情。


    注:西成,古代以为秋季的位置在西方,所以用“西”代表“秋”,“西成”就是“秋收”。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

    秋天的夜晚在浔阳江头送别朋友,枫叶荻花被风吹得瑟瑟作响。人生最大痛苦莫过于生离死别,诗中描写了冷瑟的秋景。以景寓情,对别情作了较好的表达。


    注:浔阳江,长江经过九江附近的一段。荻花,生于路旁、水边的一种花,秋季生扇圆锥花序。瑟瑟,象声词,犹“飒飒”,风吹草动声。



残暑蝉催尽,新秋雁带来

    在寒蝉鸣叫的催逼声中,夏日度尽了,由北南归的飞雁带来了新秋的气息。两句诗形象地写出了季节的交替。选择鸣蝉、秋雁这两种具有代表季节性的生物,展示了夏秋相交时的图景。采用拟人手法,移情于景,表现出诗人对繁盛夏日的依恋和惋惜。暗示人去宴散的凄凉。



莫道如云稼,今秋云不如

    不要说庄稼如云朵一般,因为今秋的云朵已不如那滚滚的稻浪了。人们通常把丰收的庄稼比喻成云朵,而诗人恰恰用否定这种比喻的方法,极言丰收之喜,可谓大家手笔。



兽形云不一,弓势月初三

    云朵的形状变化不一,有的象这种野兽在奔跑,有的又象那种野兽在蹲伏。农历初三,刚刚出现的月牙儿犹如细细的弯弓一样。诗人把“云”形容成“兽”,将“月”比喻为“弓”,十分贴切。使其描绘之秋景更加生动、形象、逼真。



暝槿无风落,秋虫欲雨鸣

    诗句写日暮之时,木槿花无风而自落。秋虫鸣叫,预告一场风雨即将来临。诗人用感伤的笔调描绘了一幅槿落、虫鸣的秋景图。字里行间流露出无限的惆怅之情。


    注:暝(míng),黄昏。槿,即木槿,落叶灌木或小乔木。这里指它的花。



露荷散清香,风竹含疏韵

    带露的荷花婷婷玉立,散发出阵阵浓郁的清香。凉风习习,吹动那稀疏的翠竹,发出悦耳动听的音响。诗人以清新、明朗的笔调,描绘出一幅醉人的荷香竹韵图,透露出诗人闲居之时的愉悦心情。诗句对仗工整,音调和谐。



碧树未摇落,寒蝉始悲鸣

    此句写在碧树还未脱去它那青绿色的外衣的时候,寒蝉已开始发出它的悲哀的叫声。诗人生动而逼真地描绘了一幅夏末秋初的自然景观。“摇”字的运用,增加了画面的动感,而“鸣”则增加了生气。



尝闻秦地西风雨,为问西风早晚回

    此句写曾经听说秦地一带刮西风则下雨,那么,在这秋收时节,我问一问西风何时能够回去呢?诗人首句一反绝句平直叙起的常法,入手就造成紧迫感,用以烘托气氛。紧接着诗人运用拟人手法,盼望西风速速归去,表现出自己对农民秋收的极为关切的情感。



川光初媚日,山色正矜秋

    此句写娇艳的阳光照射在樊川之上,水面波光粼粼,十分可爱动人。深秋时节,这里的山色看上去显得格外肃穆。诗人邀请沈十七舍人同游樊川,但沈临时未曾赴约,于是,在独游时,写下了樊川深秋时节佳景的动人诗句。


    注:矜(jīn),庄重。



杜村连潏水,晚步见垂钩

    此句写樊川附近的村落紧连着潏水。晚秋时节随意漫步之时,便可看到坐在岸边钓鱼的人。诗句中洋溢着深秋特有的浓郁的静谧气氛。


    注:潏(yù)水,即泬(jüé)水。源出长安县南的秦岭,流经长安入渭河。



楼倚霜树外,镜天无一毫

    诗句写秋高气爽之时,长安郊外繁树飘零。作者倚楼仰望,只见碧空似洗,明净如镜,竟无一丝一毫的纤云。诗人抓住碧空这一最能突现秋色的典型景致,尽情渲染它的明彻、纯净,使人感到秋气遥人。



南山与秋色,气势两相高

    终南山之峥嵘与秋色之明丽,虽然相互争奇斗艳,但气势却相得益彰。诗人采用拟人的修辞手法,使秋色的描写更加生动、形象,气概万千。



句吴亭东千里秋,放歌曾作昔年游

    诗人登上吴亭向东远眺,只见茫茫千里,一片清秋景象,不禁回想起昔日在此欢歌狂舞的情形。如今故地重游,不免叹息往事已不再来。诗句景象恢弘,感叹深沉。



深秋帘幕千家雨,落日楼台一笛风

    深秋时节的细雨,象给千家挂上了层层的雨帘。黄昏时分,夕阳掩映楼台,晚风中送来阵阵悠扬、悦耳的笛声。写秋景明丽精工,自是杜牧诗歌的本色。



雨过一蝉噪,飘萧松桂秋

    一场秋雨过后,蝉声凄咽。那风中摇曳的松枝、桂树也露出了萧瑟的秋意。诗人生动地描绘出一派冷寂之秋景。



秋声无不搅离心,梦泽蒹葭楚雨深

    秋天的风声、雨声、树声、虫声等所汇合成的一片音响,扰乱着离人的心思。特别是在那云梦泽畔,当绵绵的秋雨洒落在深密的芦苇上时,更能打动离人的心曲。是情景交融之佳联。


    注:蒹葭(jiān jiā),没有秀穗的芦苇。



萧萧山路穷秋雨,淅淅溪风一岸蒲

    诗句写山路笼罩在萧萧的深秋细雨之中,淅淅的溪风摇动着岸边的蒲叶。诗人采用了对起之格来增强景物的描绘性,向人们展示了一幅风雨凄清的画面。



淮南一叶下,自觉老烟波

    诗句写淮南的一叶凋零,使人自然会感到秋季的来临。诗人运用刘安《淮南子·说山》:“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的典故,阐述了“落一叶而知天下秋”的道理,描写了早秋的景色。



残萤栖玉露,早雁拂金河

    秋季降临,残存的萤火虫无力地停在白露一边。大雁南飞,掠过银河,消失在黑暗之中。上句为俯视所见,下句为仰望所睹,诗人把早秋描写成立体图景,使读者有亲临其境之感。


    注:金河,即银河。



遥夜泛清瑟,西风生翠萝

    诗句写漫漫长夜之中,飘来阵阵清脆的琴瑟之声。秋风习习,吹拂着郁郁葱葱的青萝。诗人生动地描绘出了清凉的早秋夜景。“西风”、“清瑟”给读者以萧瑟、凄凉之感。



高树晓还密,远山晴更多

    早秋之时,树叶尚未脱落,又加之以拂晓时雾气的缠绕,高大的树木看上去仍象盛夏时一样茂盛繁密。晴光之下,远山重叠,连绵不断,比阴晦之时的视野开阔得多了。诗人以近观与远望相结合,又运用对比手法,描写早秋的远山和高树,富有季节特征。



鸡鸣荒戍晓,雁过古城秋

    雄鸡在荒废的古城垒中报晓,大雁拍动着翅膀飞过一片秋色的古城上空。这幅凄凉的秋景如映在读者眼前,使人身临其境。



枫树夜猿愁自断,女萝山鬼语相邀

    长夜漫漫,只有经霜的枫树和哀鸣的愁猿陪伴着无依的鬼魂。诗句描绘出一幅景象凄迷的秋夜图。境界是阴森的,以湘江岸上的景物烘托了似海的悲情,读后令人哀惋欲绝。

 

 

露如微霰下前池,风过回塘万竹悲

    清幽幽的池水横在宅前,初秋之际,露凝如霰,已是露重天寒了。环绕宅院四周的翠竹,也被飒飒秋风吹拂得哗哗作响,犹如悲泣一般。诗句描写了初秋时节,崇让宅的一片凄清苍凉之景。诗人悲凉的心境也得以衬托而出。


    注:霰(xiàn),指由水汽凝成的微细冰粒。



四海秋风阔,千岩暮景迟

    来自四海的飒飒秋风,侵吞一切,万物萧索。千岩万壑,掩没在夕阳的余晖中,仿佛要将夕阳掩截下来。诗句以冷淡的笔调,描写了秋天萧条凄冷的暮景,用“阔”字写秋风,笔力粗犷,气势雄壮。



紫艳半开篱菊静,红衣落尽渚莲愁

    秋天里紫色的菊花静静地在篱边半开着,莲花却为自己花瓣的凋零而忧愁地立在小洲中。诗人赋予菊、莲以性灵,写出季节的更错,描绘了一幅晚秋的画面。


    注:红衣,莲花的花瓣。渚,水中小洲。



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

    诗句描绘了一幅晚秋的画面:在数点残星还未散尽的秋晨,一队大雁在关塞的上空飞过。有人倚楼吹出了一曲长笛。此诗句尤为时人赞赏,难怪杜牧就此替诗人改名为“赵倚楼”。



浮云悲晚翠,落日泣秋风

    空中那低低的浮云,贴着秋野,缓缓浮动,仿佛在为那秋野中依然
苍翠的树木庄稼即将遭到摧残的厄运而感到悲哀。血红的夕阳,慢慢从天际滑落,仿佛面对着萧飒的秋风而哭泣。诗人以拟人的手法,一“悲”与一“泣”写出秋日
晚景的凄凉。这也是对大唐统治江河日下的一种暗喻。



露气寒光集,微阳下楚丘

    薄暮时分,秋风摇曳。傍晚的雾气在江面上缓缓飘游聚集,捎带着侵人的寒意。夕阳西降楚山,泛着淡黄的光茫。诗句清超、空濛,描绘了冷清的暮秋景象,深深地映照出诗人悲寂的情怀。



灞原风雨定,晚见雁行频

    灞原上空萧瑟清冷的秋风秋雨,飘飘洒洒,一直下到傍晚才停下来。黄昏已尽,夜幕降临之际,一群又一群的雁儿自北向南接连不断地匆匆飞过。一个“频”字,把眼前的景象转移到无限的、撩人愁思的情绪中。诗句写景气氛清远,婉而不露,很有艺术感染之力。


    注:灞原,又作霸原,长安东。



红叶下山寒寂寂,湿云如梦雨如尘

    满山红叶在寂静的寒意中飘然落下。湿漉漉的云如梦一般迷离地挂在空中,濛濛细雨象尘埃一般随风飘散。作者将湿云喻为梦幻,实为新鲜之喻。但两者间仍有“变化莫测”的特性相连结。



时时风折芦花乱,处处霜摧稻穗低

    白色的芦花被秋风吹动起舞,金黄的稻穗在霜后低垂着沉重的穗头。作者用映衬的手法,描绘出芦花银白稻穗金黄的绚烂秋色,在读者面前呈现出原野的晚秋景致。



一夜绿荷霜剪破,赚他秋雨不成珠

    秋霜似剪刀一般,裁破了绿色的荷叶,潇潇秋雨落在荷叶上,再也无法形成水珠了。诗句用拟人的手法将严霜的威力比作刀剪般锐利,难怪荷叶残破不堪了。真是想落天外之笔。



夜来江上如钩月,时有惊鱼掷浪声

    雨过天晴,夜空中碧透无云,那如钩的银月,斜挂中天,清辉淡淡洒满秋江。江风徐徐,细浪微微,江面上不时传来鱼跃掷水的声响。诗句生动形象,意境清丽,写秋夜处处同垂钩相关联,亦不多见。



野径无来客,寒风自动门

    深秋的夜晚,野外一片寂静。幽僻的村舍,不见客来。只有飒飒的秋风,吹动柴门。诗人描绘的是秋野郊外居住的静谧环境。



水接海门铺远色,稻连京口发秋香

    滔滔的江水连着入海口,如万丈白练,编织着远处的景色。一望无垠的稻田,金涛滚滚,千里飘香,直连京口。诗人在此写大江两岸的丰收景色,令人欣喜。



篱菊尽来低覆水,塞鸿飞去远连霞

    寒秋时节,篱芭边的秋菊不胜霜摧,花凋枝折,全倒伏在水边。鸿雁南归,直入云天。那“人”字形的雁阵,仿佛是连着天边的彩霞。诗人以“篱菊”和“塞鸿”为描写主体,一近一远,分别写出眼前和天边的秋色,告示读者自然界的一切均在秋气的笼罩之下。



秋风万里芙蓉国,暮雨千家薜荔村

    首句是说湘江沿岸,到处生长着木芙蓉,铺天盖地,高大
挺拔。那丛丛簇簇的繁花经秋风的吹拂,犹如五彩云霞在空中飘荡。次句是说在辽阔的原野上,到处丛生着薜荔,那碧绿的枝藤,经秋雨一洗,越发苍翠可爱,摇曳
多姿。诗人为这美景所陶醉,喜悦、赞赏之情油然而生。诗人于尺幅画卷中,绘出万里雄伟、壮美之景,令人叹服。


    注:芙蓉,指木芙蓉,其高者可达数丈,花繁茂,颇为壮美。薜荔,是一种蔓生的常绿灌木,多生于田间。



夜窗飒飒摇寒竹,秋枕迢迢梦故山

    夜窗外,秋风飒飒,吹动满院的寒竹,不断传来击珮撞玉般的声响。秋夜绵绵,梦中总是迢迢乡关情。以寒竹之凄凉声导引诗人入思乡之梦,亦合情合理。



霜月正高鹦鹉洲,美人清唱发红楼

    秋高气寒,空中明月高悬,光晕清淡,洒满了白霜覆盖的鹦鹉洲,莹白一片。水边的红楼,不时传来美人的清音,其音袅袅,哀惋凄伤。游子闻此,禁不住热泪盈眶。诗人写秋夜水边景致,景物的描写烘托出一种凄暗迷离的气氛,有声有色,动人心曲。


    注:鹦鹉洲,在今湖北武昌。



荒郊古陌时时断,野水浮云处处秋

    秋降人间,荒郊野外,一片枯黄。那曲折的古道,时时为枯草所遮盖,似断开一般。野外泉流晶莹透澈,倒映着天上的浮云。到处是一派迷人的秋色。诗句写野外的秋色,古陌“断”而秋水“移”,在写景中注意手段的变化,值得吸取。



月色驱秋下穹昊,梁间燕语辞巢早

    秋降人间,天高云淡。寒月沁凉,普照人间。房梁上燕巢空空,已无半点呢喃之声,原来它们早已飞向了温暖的江南。诗句写早秋的到来,却专写月色传来阵阵寒意,大概是因为秋天带来了清澄晶明的天宇吧。


    注:穹昊(qiónghào),指天空。



古苔凝紫贴瑶阶,露槿啼红坠江草

    秋至天寒,白露为霜。石阶上的青苔,色渐变深,如一块块紫毡。霜染枫叶,彤红一片。秋风袭来,如红云坠落在江草中。诗句从色彩的变化中来写秋季的特色。



雁影数行秋半逢,渔歌一声夜深发

    仲秋天寒,一群群南归的大雁排着“人”字的行列,鸣叫着向南飞去。夜深时分,江面上渔火点点,远处不时传来几声高亢的渔歌声,其音袅袅,听来让人顿生秋寒。“秋半”指仲秋,点明时节,诗人写“渔歌深夜发”,突出秋天的萧飒和凄寂。



清猿啼远木,白鸟下前滩

    猿鸣清幽,其声袅袅,不时从远方黛色的山林中传来,久久不绝。一群洁白的水鸟,在空中盘旋着,又朝眼前的水滩飞来,纷纷落下。远近景物结合,是一幅错落有致的清秋景画。



雨后花争出,云空半月生

    一场春雨过后,百花争相吐蕊,万木竞发。乌云散尽,一轮弯月斜挂天宇,银辉洒满新绿丛中。诗人抓住雨后的“花发”和“月生”,写出了春雨后的勃勃生机。



日落无行客,天寒有去鸿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路上寂寂,已无行人。凉秋已到,寒意袭人,南归的鸿雁鸣叫着从暗淡的空中掠过。诗人写行客之“无”和去鸿之“有”,词异意反,渲染出秋夜的清寂。



红叶醉秋色,碧溪弹夜弦

    这两句是说枫叶如同旨酒,醉红秋色。白昼逝去,夜幕降临,碧蓝
澄澈的溪水,潺潺流动,好象有人在轻轻拨动着琴弦。“醉”把“红叶”与“秋色”联系起来,使抽象的秋色具体可感,可谓点睛之笔。“弹”字下得也妙,不仅写
出了溪流富有音乐般的诗韵,而且以动显静,把夜色烘托得更加幽深,读起来饶有情趣。历代都把“红叶醉秋色”视为和“霜叶红于二月花”齐名的描写秋色的名
句。



冷色初澄一带烟,幽声遥泻十丝弦

    秋天的泉水,澄清见底,微波荡漾,闪着点点的寒光,远望如一条袅袅的青烟。汩汩的水声,清脆如琴弦的鸣响,缕缕不绝。仅两句,诗人便形象地勾勒出一幅清秋幽泉的图画,令人心驰。



嫩菊含新彩,远山闲夕烟

    初放的秋菊,花瓣稚嫩,色泽鲜艳,流光溢彩。遥望远山,满天晚霞,缕缕炊烟,袅袅飘出谷间。两句远近景相间,生动描绘出秋山中勃勃生机的景象。



月影沉秋水,风声落暮山

    夜空中的明月,如一轮白玉盘,静静沉浸在清澈的秋水中,银光波动,熠熠生辉。夜风乍起,萧萧飒飒,在远处的山谷中回响。“沉”与“落”二字,显示了月明风静的夜娥。



寒花寂寂遍荒阡,柳色萧萧愁暮蝉

    深秋时节,寒花点点,孤寂地点缀着枯黄的荒陌。飒飒秋风,吹翻柳枝,萧萧之声和暮蝉的寒鸣,听来让人倍感凄寒。全诗写深秋景色,含有悲凉的色彩。



砌香残果落,汀草宿烟浮

    秋夜风急,台阶旁的果树,落下了一层熟透的果实,清香四溢,缕缕不绝。江雾迷漫,包围了整个小岛,那挂满清霜的野草,在风中摇曳晃动,好似在瑟瑟发抖。诗人仅以十字,便描绘出深秋的“果落烟浮”的景色,颇有意境。



银地无尘金菊开,紫梨红枣堕莓苔

    秋月高悬,银辉普洒地面,纤洁无尘。院中黄菊如朵朵金葩,在月色中盛开。那树上的紫梨、红枣早已熟透,风吹果落,坠满了长着青苔的石板地。诗人写庭院秋色,用银、金、紫、红等鲜艳的色彩,组成了一幅缤纷的秋园图。


    注:银地,指月光铺满的地面,月色如银,故曰银地。莓苔,指青苔。



暑气时将薄,虫声夜转稠。江湖经一雨,日月换新秋

    夏季过去,暑热也随之退去了。秋虫唧唧,秋夜变得越来越长。特别是一场秋雨过后,四野一片秋意,再不是夏天的景致了。天地间仿佛换上了一件新衣。诗人写秋景,用词颇有讲究:写暑气用“薄”,写秋夜用“稠”,写日月用“换”,新颖而恰当,独具特色。



梧桐凋绿尽,菡萏堕红稀

    高大的梧桐树已经叶落枝枯,满池荷花更是不堪秋风的侵凌,红花凋敝。诗句写“绿尽”、“红稀”,从色彩上渲染出秋天凄凉、肃杀的景象。


    注:菡萏(hàndàn),荷花的别称。



野鹤眠松上,秋苔长雨间

    野鹤栖止松树上假眠。秋雨过后,青石路面上又长起一层青苔。写出了秋日的两种景致,给人以清冷、幽寂之感。



夜深鹤透秋空碧,万里西风一剑寒

    清秋长夜,碧空万里,西风吹过,恰似剑寒。诗中写寒空之“碧”,写西风之“寒”,突出了秋季天高气爽的气候特征,给人以亲切、自然的感觉。并用通感手法把秋风之寒与剑之寒相比较,更有可感性。



素秋时节天地肃,荣秀丛林立衰促

    清秋季节,天地之间一片肃杀、清冷。本是枝繁叶茂的丛林也立时枝枯叶落,看上去无限凄凉,给人以衰枯老朽之感。诗以寒秋的摧残万物,渲染了秋寒逼人的气氛。



一叶落,搴朱箔,此时景物正萧索

    秋风乍起,吹落树叶,掀起红帘,显现出一片萧索、凄凉的初秋场面。


    注:搴(qiān),撩起。箔,苇子或秫秸编成的帘子。



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暮,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

    这是写江南秋景的一阕小词。“千里”句,写秋来江山寥廓,四野肃杀。“芦花”句,写远岸芦花繁盛,与静泊的孤舟相映,情景兼备。末句写月下笛声清幽。三句各成一景,三景又浑然一体,合而为一。秋意洋溢,情动于中。



辘辘金井梧桐晚,几树惊秋

    深秋已至,秋风时起,多少树木为之而失色,就连辘辘金井都感到了冷落、萧瑟的寒意。用“惊秋”写树的枯衰,是拟人笔法,亦维妙维肖。


    注:辘辘,象声词,形容车轮声,这里专指井上汲水工具在用时发出的声响。



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

    词中回忆了秋天杭州的景色,抓住了地方形胜的特色,使人倍加留恋。词中的“山寺”是指杭州的天竺寺、灵隐寺,传说这两个寺每年中秋都有月中桂子(即桂花)从空中落下。词中紧紧围绕杭州城的独特景物,一“寻”,一“看”,表现了词人对杭州金秋的赞美和热爱。


    注:潮头,浙江流到杭州东南处,称“钱塘江”,向东北入海,海口潮水称为“钱塘潮”,到阴历八月十八水势猛涨,蔚为奇观。



芙蓉凋嫩脸,杨柳堕新眉

    词人用拟人手法,写残荷凋零,败柳飘落的深秋之景,带有无限的悲秋、伤感之意。词中把荷花比作少女嫩艳的容颜,把杨柳树叶比作少女的黛眉,既富有形象性,又因其“凋”、“堕”引起读者共鸣,生无穷的感伤。



杜若洲,香郁烈,一声宿雁霜时节

    水边沙洲之上,杜若的香气袭人而来,一声凄凉的雁鸣在报告着秋天的来临。草香袭人似可喜,雁鸣凄切实伤人心。写秋景悲喜之情参半,亦不多见。“杜若”是一种香草。



柳色遮楼暗,桐花落砌香。画堂开处远风凉,高卷水精帘额,衬斜阳

    秋日黄昏,凉风吹落满院梧桐花瓣,余香涌入画堂。夕阳透过层层垂柳,门帘高挑的楼内渐渐转暗。词抓住秋日黄昏瞬间的景致,悉心刻画,突出了秋日特有的暗冷气氛。



寒蝉欲报三秋候,寂静幽居,叶落闲阶,月透帘栊远梦回

    寒蝉在秋风中凄凄哀鸣,独处幽居的小院中,只有落叶飘满台阶。朦胧的冷月照着重帘垂落的窗户,薄薄地洒在才从梦境中醒来的主人公身上。词中抒写了秋夜幽静、清凉的气氛,较好地衬托出人物的远念之情。



阶下寒声啼络纬,庭树金风,悄悄重门闭

    纺织娘在台阶下凄切哀鸣,庭院中的树木在秋风中飒飒作响。深院无人,重门紧闭,一片了无生气之中,构成了萧索、凄凉的清秋景象。


    注:络纬,虫名,又叫纺织娘、络丝娘,逢秋天鸣叫。



雨鸣鸳瓦收炎气,风卷珠帘送晓凉

    秋雨淅淅沥沥地扑打在屋顶的瓦片上,带走了残夏的最后一丝炎热。秋风轻轻地吹起珠帘,送来了清晨的一丝凉意。诗写秋风、秋雨的初至,表现了初秋时节特有的、凉爽宜人的气候特征,写出了作者的喜秋之情。用词多有动感,亦多新意。



蒹葭水暗萤知夜,杨柳风高雁送秋

    秋风送爽,秋夜漫漫。杨柳叶黄枝老,芦苇花白如雪。湖水渐暗,萤虫纷飞。诗句用拟人手法写出水乡秋夜之景,渲染出静谧、清爽的气氛。



霜沾草迳寒风急,雁度秋林落叶频

    秋风急疾,吹拂着路旁草叶上的轻霜。秋叶频落,归雁在光秃秃的树林上飞过。一片肃杀、阴冷的秋日之景由严霜和落叶突出。



月照窗边暖,风吹帘外寒

    融融的月光透过窗棂带来了缕缕暖意,秋风吹打着门帘携来阵阵微颸。月暖有意,风寒无情,对照写来,更有意味。



长风如刀剪枯叶,大河似箭浮轻舟

    秋风就象快刀一样剪掉了枯败的枝叶,大河的水宛如离弦的箭载着轻舟,向前驶去。这两句诗用恰当的比喻写秋风和秋水,既形象又有气魄。动词“剪”的运用,更使秋风锐不可挡,仿佛它要摧残世间万物一般。

 

云黄知塞近,草白见边秋

    望见天边那风沙弥漫的黄云便知道快要到塞外了。看到大地上那些枯萎的白草,便可以感到边塞地区已经秋意郁浓了。这是诗人王勃在去边塞的路上看到景色,“云黄”而知塞近,“草白”而知秋至,内中因果关系自现。



燕知社日辞巢去,菊为重阳冒雨开

    燕子知道秋社即将来临,就告别自己的巢臼向南飞去。菊花在重阳节时冒着瑟瑟的秋雨绽苞吐蕊,并蒂开放。这两句诗描写的是立秋之后诗人游于郊野所看到的情景。诗中以燕子和菊花的“去”和“开”映现了大自然秋日的美景。


    注:社日,古时春、秋两次祭祀土神的日子,一般在立春、立秋后第五个戊日。立秋后五戊为秋社。重阳,节令名,农历九月初九叫“重阳”。



晚色寒芜远,秋声候雁多

    夜色降临,天气转凉,荒草就象割不断的情思那样绵延伸展。秋风瑟瑟,送来了声声南飞大雁的鸣叫。这两句诗是写秋时送人,突出秋季的凄凉景色,目的在诉说深切的情意。


    注:芜,草长得多而乱。



江声秋入寺,雨气夜侵楼

    秋雨潺潺,淅淅沥沥;江水奔流,涛声阵阵。寺院中秋色尽染,夜色笼罩楼阁。写秋夜景色如画。诗中“入”字、“侵”字用得准确、巧妙。既突出了江水之声不绝于耳,又描绘了绵绵秋雨连续不断。



数里踏红叶,全家穿白云。月寒岩障晓,风远蕙兰芬

    秋风吹落了枫叶,洒满弯弯的山路。足踏着红彤彤的枫叶,走了数里地,远远望去有一户人家座落在山颠之上、白云之间。月色清寒,洒遍山峦峰谷。秋风悠悠,携来阵阵蕙兰花的芳香。前两句诗与杜牧的“白云深处有人家”虽词语不同而寓意酷似。



一点秋灯人梦觉,万重寒叶雨声多

    秋天的夜晚从睡梦中惊醒,瞧见一盏灯在漫漫黑夜中闪烁
着微弱的寒光。无数片秋叶在清凉的秋雨敲击下,发出了瑟瑟的声音。这两句诗写诗人秋雨之夜梦醒后的所见所闻。“一点秋灯”,反映出诗人内心的孤独和寂寞。
这里“万重”是夸张之笔,却对表达诗人当时的烦闷的心境起到了衬托作用。



秋色池塘无限草,夕阳门外几千家

    秋色染遍了池塘边的碧草,根黄叶落,花凋枝萎。夕阳的余辉熔熔,城楼周围的数千人家都笼罩在夕阳的光色中。写秋景场面阔大。



秋霄爽朗空潭月,暑气萧寥古柏风

    秋天的夜晚,清爽明朗的潭中绿水倒映着一轮皎月。夏季的炎热暑气,已经渐渐消失,代之而来的是松柏间吹过的略带凉意的秋风。诗句写出初秋时节的天时变化,用最能表现秋色的“空潭月”和“古柏风”作描摹的重点,给人较深的印象。



山秋同鹤过,水落见鱼频

    秋天到来之后,青山易装,花草凋零,落叶纷纷,枫染层林,这一切似乎是由一行仙鹤自北方捎带来的。秋水降落,江河日浅,水中欢蹦跳跃的鱼儿都显露了出来。诗人通过空中和水里这两处视点的观察,描绘了秋临大自然时的物候变化。



明月斜,秋风冷。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

    皎月弯弯挂在空中,秋风瑟瑟,寒气袭人。这样的夜晚也不知老朋友能否践约前来?教我一个人兀自伫立于梧桐树下等候。后两句刻划了盼友不来的急切心情。“立尽”言等候时间之久。



冉冉秋色留不住,满阶红叶暮

    金色的秋天悄悄地走来,又要慢慢地离去,谁也挽留不住。傍晚时分,秋风过后,小径石阶上到处落满红艳艳的枫叶。美好的秋天是醉人的,但却不能随人意而驻留。李后主借助秋天的落叶抒发了自己内心的愁恨。借物托情,诉恨幽深。



月寒秋竹冷,风切夜窗声

    深秋的夜晚走出户外,月光清冷,洒向青竹,竹枝间寒气袭人。秋风凄凄,吹打着夜幕中的门窗,声响瑟瑟,一片凄凉。在这样的夜晚,凄惋之情萦绕,会让人回想起悲伤的往事。



天垂甘泽朝朝降,地秀佳苗处处香

    金秋季节,每天早晨天空中都要洒下甜甜的甘露,大地一片金黄。高粱喝醉了酒,谷穗笑弯了腰,处处洋溢着庄稼成熟时的清香。这是两句描写秋景的诗,它为读者呈现出一派风调雨顺、百谷丰收在望的景象。叠字的运用更写出了作者的喜悦之情。



青山寒带雨,古木夜啼猿

    秋夜寒露挂满了草梢枝头,仿佛碧绿的青山刚刚经过秋雨洗礼。在丛林深处不时传来阵阵猿鸣。诗句写秋时山林的凄凉之景,由秋露和猿啼带出,使人倍增其寒寂之感。



山偷半庭月,池印一天星

    青山遮住了月亮的半边脸,只有半边明月的光辉洒在庭院里。池水中倒映着满天的星星。诗人运用拟人手法将秋夜之美景娓娓道来,字句简炼,对仗工整,情调淡雅,绘景似画。“偷”、“印”两字选用不凡,熟字生花。



塞草连天暮,边风动地秋

    塞外茫茫无际的大草原仿佛和暮天连在一起,变得一片昏黑。北方的秋风劲吹大地。带来一派萧条的景象。诗中运用“连”和“劲”这两个动词,形象而生动描绘出边塞地区秋气笼罩、荒僻凄落的景色,气势雄浑,格调沉郁悲凉。



霜风一夜将红叶,换尽江头万木青

    经过一夜霜打风吹树叶都变成了红色,使江边的树林脱下了绿装。这两句是绘秋的佳句,采用拟人的手法,形象地写出了层林尽染的景色。与“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有异曲同工之妙。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清澈碧蓝的空际,飘浮着淡彩的纤云。秋风带凉,
黄叶脱枝,飘沉在广阔的原野上。这一派秋光,绵延伸展,渗入远处的水波之中,顿使涵盖在秋风之上空翠的烟雾染有寒意。句中把寥廓苍茫的秋景,用碧云、黄
叶、翠烟三种色彩,分为高低三个层面,富有立体构图的表现力,读者有身临其境之感,启人遐想。



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装饰着大自然的绚丽花木,随着时序的
推移,逐渐地衰残了。一切美好的事物犹如长江的流水,无情地、不停地向东流淌着。前两句是写自然界的整个变化,后一句用反衬的手法暗示自然界变化所引起人
的许多感触。高蟾《秋日北固晚望》:“何事满江惆怅水,年年无语向东流。”柳句本于此。


    注:是处,到处。



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

    这里是运用通感的修辞手法描写深秋景色的一个特写镜头。然而,它
与一般的把不同感官沟通起来的笔法略有差异。因为自然界的风可以同时用听觉、视觉、触觉来感受它的存在,欧阳修《秋声赋》就是其证。依据这种道理,此处将
无形的秋风变成有形之物,并写出了它的栗烈寒性。试想,那几乎感觉不到的秋风,拂过梧桐,大片大片的叶子便脱落下来,这难道不是它寒性的形象写照吗?


    注:金风,即秋风,古代以阴阳五行解释季节演变,秋属金,故称秋风为金风。



高梧叶下秋光晚,珍丛化出黄金盏

    句中以映衬的手法,描写典型的自然景物来表现深秋特有的风光。高大的梧桐那茂盛的枝条、肥厚的叶子,渐渐地稀疏、消瘦了。缕缕阳光亦能够透过树冠,洒落在地上,泛起凉意。然而,在暗淡的花草丛中,新绽出了形如酒盏的金黄色的菊花,显得耀眼、鲜活。


    注:珍丛,花草丛。黄金盏,指形如酒盏的金黄色的菊花。



秋阴时晴渐向暝,变一庭凄冷

    深秋季节,天气多变,久时阴云密布,一片昏暗,令人烦闷。突然阵风吹过,天空放晴,心生欢喜。眨眼间,夜色四起,整个院落一下子变得格外的凄清、冷寂。句中“变”字把人们的主观感受确切地传达出来,足知炼字的工夫。



枫落河梁野水秋,淡烟衰草接郊丘

    深秋季节,河岸枫林的红叶凋零,片片落叶随着滔滔野水纷纷逝去,平添了衰飒的秋意。向远望去,淡淡的雾霭下郊甸枯草和寒丘连缀一片。句中从近景到远景,描绘出一幅野外暮秋图。



湖上风来波浩渺,秋已暮、红稀香少

    湖面上,西风吹来,碧波叠起,广阔无边。时已深秋,但是水中残存着的稀稀落落的荷花,还在散发着淡淡的余香。句中写秋景色味兼及,刻划入微,说明体验、观察细致。



秋到边城角声哀,烽火照高台

    秋高气爽,边城南郑每当临夕之时,便响起了悠扬、雄浑的号角声。入夜,烽火远映,光照大地,此时登台眺望,触目动心,何等壮观。这是写边关塞堡的黄昏夜景,在声色的交辉中衬托军旅生活的豪迈雄放。


    注:边城,指南郑,当时是南宋抗金前线。烽火,指传报前线无事的平安烽火。



浓雾知秋晨气润,薄云遮日午阴凉

    随着秋天的到来,清晨的浓雾也变得格外湿润,时近中午,几缕浮云遮住了初秋的阳光,微阴笼地,凉爽宜人。这里用云雾给人的细微感受来表现初秋季节的气候特征,情物交融,令人耳目一新。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

    千里楚地的碧空,万里无云,秋高气爽,滚滚长江向天边流去,秋色更是一望无际。此两句描绘了天高水长,秋色无边的高远辽阔的气象,令人赏心悦目。



枕簟溪堂冷欲秋,断云依水晚来收

    在溪堂内铺着竹席躺着休息,令人感到秋天即临的凉意。朵朵白云倒映水中,天光水色分外空明。傍晚时分烟霏云敛,秋水深碧,呈现出一片苍茫的暮色。句中写景由近及远,将自身感受与外物联系起来,悠然恬淡之境,以白描之笔出之。


    注:簟(diàn),竹席。



西山外,晚来还卷,一帘秋霁

    黄昏时分,透过窗帘卷处,只见西山后头的天际,雾开爽霁。秋空蔚蓝,分外的明澈。句中写景贵能简当,“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通过一块晴空,可以想见到“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画境。



秋萧索,梧桐落尽西风恶

    梧桐叶落秃枝横前,秋天已呈现出一片萧索荒凉的景象,可那肃杀的西风好似一阵紧似一阵地仍在吹着。句中仅用冷风吹梧桐的形象表现对秋景的惨淡、寂寥的感受,以少总多,笔墨简省,技法可资借鉴。



淡烟衰草连秋,听鸣鴂声声相应酬

    时值深秋,浅烟寒雾,低笼着经霜的枯草,举目所见,到处呈现着肃杀的景象。伴着阵阵西风,又远远传来伯劳鸟声声啼叫,好象特地为这寂寥的秋天带来一点点生气。句中摄取“淡烟”、“衰草”、“鸣鴂”这几个典型景物,疏墨淡染,便绘声绘色地将晚秋风景展现在读者面前。


    注:鴂(jué),伯劳。



一室秋灯,一庭秋雨,更一声秋雁

    简陋的居室中,灯光如豆;萧瑟的庭院内,秋雨凄迷。伴随着萧瑟的西风,从天边远远传来了孤雁的哀号。句中摄取“秋灯”、“秋雨”、“秋雁”几个最能代表秋天的景物,运用排句加强语势,突出一个孤字,勾勒了一幅肃杀的“秋晚图”。



月有微黄篱无影,挂牵牛、数朵青花小。秋太淡,添红枣

    句中绘制了一幅清丽明秀的秋晓
图。晨空明净,曦光薄透,晓月残影泛起微黄的润色,与篱边数朵青小的牵牛花映照相伴,不免略感清淡。如再添染枣树上的殷红硕果,便显得浓淡相济,瑰丽柔
和。这是一幅工笔画,在对自然界光、色的捕捉,画面颜色的调配上,匠心独运,创获可见。南宋词家还没有人能把晨光、月色、淡花、红枣揉得这样和谐。

 

上一篇:描写夏天的诗
本文网址:http://www.gujinwenxue.com/mingju/89.html
下一篇:描写冬天的诗
相关推荐
描写夏天的诗 2015-6-18 9:56:39
描写春天的诗 2015-6-18 9:55:52
描写露珠的诗 2015-6-18 9:48:11
描写下雪的诗 2015-6-18 9:45:19
描写雨后的诗 2015-6-18 9: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