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古今文学网 > 诗词大全 > 诗词鉴赏 > 杜甫《北征》原文及赏析_爱国诗词大全
诗词栏目
热门推荐
2015-6-21吴文英《高阳台》宫粉雕痕,仙云堕
2015-6-10曹操《步出夏门行·观沧海》原文及
2015-8-25魏源《三湘棹歌(其一) 蒸湘》原
2015-6-16老年花似雾中看诗句赏析-唐·杜甫
2015-10-10徐自华《满江红》原文及赏析_爱国
2015-7-8徐玉诺《夜声》原文及鉴赏
2015-9-1孔林《渔火》原文及鉴赏
2015-6-13庄周《庄子衣大布而补之》原文及鉴
2015-7-6郭沫若《大地的号》原文及鉴赏
2015-8-28丁芒《身影》原文及鉴赏

杜甫《北征》原文及赏析_爱国诗词大全

作者:古今文学网  来源:古今文学网  时间:2015-10-10 14:05:23  阅读:

诗名:《北征》

作者:杜甫

原文:

皇帝二载秋,闰八月初吉。杜子将北征,苍茫问家室。维时遭艰虞,

朝野少暇日。顾惭恩私被,诏许归蓬荜。拜辞诣阙下,怵惕久未出。

虽乏谏诤姿,恐君有遗失。君诚中兴主,经纬固密勿。东胡反未已,

臣甫愤所切。挥涕恋行在,道路犹恍惚。乾坤含疮痍,忧虞何时毕。

靡靡逾阡陌,人烟眇萧瑟。所遇多被伤,呻吟更流血。回首凤翔县,

旌旗晚明灭。前登寒山重,屡得饮马窟。邠郊入地底,泾水中荡潏。

猛虎立我前,苍崖吼时裂。菊垂今秋花,石戴古车辙。青云动高兴,

幽事亦可悦。山果多琐细,罗生杂橡栗。或红如丹砂,或黑如点漆。

雨露之所濡,甘苦齐结实。缅思桃源内,益叹身世拙。坡陀望鄜畤,

岩谷互出没。我行已水滨,我仆犹木末。鸱鸟鸣黄桑,野鼠拱乱穴。

夜深经战场,寒月照白骨。潼关百万师,往者散何卒。遂令半秦民,

残害为异物。况我堕胡尘,及归尽华发。经年至茅屋,妻子衣百结。

恸哭松声回,悲泉共幽咽。平生所娇儿,颜色白胜雪。见爷背面啼,

垢腻脚不袜。床前两小女,补缀才过膝。海图拆波涛,旧绣移曲折。

天吴及紫凤,颠倒在桓褐。老夫情怀恶,呕泄卧数日。那无囊中帛,

救汝寒凛慄。粉黛亦解包,衾绸稍罗列。瘦妻面复光,痴女头自栉,

学母无不为,晓妆随手抹。移时施朱铅,狼藉画眉阔。生还对童稚,

似欲忘饥渴。问事竞挽须,谁能即嗔喝?翻思在贼愁,甘受杂乱聒。

新归且慰意,生理焉得说。至尊尚蒙尘,几日休练卒?仰观天色改,

坐觉妖氛豁。阴风西北来,惨澹随回纥。其王愿助顺,其俗善驰突。

送兵五千人,驱马一万匹!此辈少为贵,四方服勇决。所用皆鹰腾,

破敌过箭疾。圣心颇虚佇,时议气欲夺。伊洛指掌收,西京不足拔。

官军请深入,蓄锐伺俱发?此举开青徐,旋瞻略恒碣。昊天积霜露,

正气有肃杀。祸转亡胡岁,势成擒胡月。胡命其能久,皇纲未宜绝。

忆昨狼狈初,事与古先别。奸臣竟葅醢,同恶随荡析。不闻夏殷衰,

中自诛褒妲。周汉获再兴,宣光果明哲。桓桓陈将军,杖钺奋忠烈。

微尔人尽非,于今国犹活。凄凉大同殿,寂寞白兽闼。都人望翠华,

佳气向金阙。园陵固有神,扫洒数不缺。煌煌太宗业,树立甚宏达。

赏析

    唐肃宗至德二年(757)四月,杜甫从长安(今陕西西安,时为安庆绪占据)逃至肃宗行在地凤翔(今陕西凤翔),五月授左拾遗。不久,因上疏营救房琯,触怒肃宗,几遭不测。幸得张镐解救,八月,诏允杜甫回鄜州(今陕西富县南)探亲。这首诗,是杜甫回到鄜州后作的。因鄜州在凤翔东北,故以“北征”名篇。全诗主要叙写探亲缘起,途中经历,家人团聚以及由此引起的忧国忧民之思,与《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一样,同是杜甫五言古诗的长篇杰作。

    《北征》主要是以“赋”的铺叙手法写成的。所谓“赋”,作为一种诗歌表达方式,其特点就是:不用比喻(所谓“比”),不假象征(所谓“兴”),直书其事,即朱熹所谓“敷陈其事而直言之”(见《诗集传》《周南·葛覃》诗注)。我们特别要注意“直言”二字,它要求诗人把看到的、经历到的,想到的,感受到的,直截了当地写出来,这是一个看似简单实则很高的要求。因为诗歌的最终目的,在于表达诗人的某种思想或感情,而“比”、“兴”手法的运用,常常比“赋”这种手法更容易达到目的。《北征》在艺术上的成功之处,恰在于出色地运用“赋”的手法,表达了诗人在特定条件下的思想感情。

    全诗可分四大段,每一段内容上各有侧重,“赋”的手法的运用上亦各有特色。“皇帝二载秋”至“忧虞何时毕”为第一大段,着重叙写自己“将北征”之时的心情。诗人用“苍茫”、“顾惭”、“怵惕”、“恍惚”等词来形容他的心情,概括起来,即是一种惭愧而茫然不安的心情。何以如此呢?关于“北征”的原因,诗人只提到“问家室”三个字,即回家探亲,并未就仕途不顺,被迫回家这个根本原因深说。当然,“顾惭恩私被”是正话反说,含有怨意,但也只是一句含蓄带过而已,可见诗人的注意力并不在他个人的恩怨上。相反,这一段中忧民、忧国、忧君之辞甚多,如“维时遭艰虞,朝野少暇日”,“恐君有遗失”、“东胡反未已,臣甫愤所切”,“乾坤含疮痍”等,用诗中的话来说,就是“忧虞何时毕”!因而诗人北征临行之时的茫然不安,完全是由动乱的时局引起的,完全是对国家前途的忧虑,对国家前途的茫然和不安。第一段奠定了全诗忧国忧民的基调。这一段以“赋”的手法叙写出发时的心情,完全是直述,绝无任何渲染和夸张。然而由于将忧国、忧民、忧君以及自己隐隐的怨意交错抒写,准确地选用不同的词汇描述同一种心情,因而毫不给人板滞之感,在沉郁中别有一种起伏顿挫的风姿。

    “靡靡逾阡陌”至“残害为异物”为第二段,主要写途中所见和所感。这一大段又可分作四层。前六句为第一层,从“回首凤翔县”可知,写的是凤翔周围的情景。前一年十月,房琯亲率大军收复长安,在长安西北的陈涛钭和青坂被叛军击溃;当年四月,郭子仪的部队又在长安城西的清渠为叛军击溃,伤亡惨重。这一层,正是这些战争伤痕的真实写照。“前登寒山重”六句为第二层,写经邠州时的情景。“屡得饮马窟”承前写战争留给大地的伤痕,“猛虎”二句写这一带惊险的环境,悲凉的气氛。这也是实写,并非夸张。杜甫前一年携家经过这一带时,写有一首《彭衙行》,其中就有“痴女饥咬我,啼畏虎狼闻,怀中掩其口,反侧声愈嗔”的诗句,这一带的确是虎狼出没之地。无论是战乱的斑斑血痕,还是大自然的阴森恐怖,都让人透不过气来。因而第三层,即“菊垂今秋花”十二句,诗人将笔触指向大自然的美丽和勃勃生机。“高兴”意谓离尘绝俗、避世隐居的情趣。这种兴致,不仅是由“青云”唤起的,也是由秋日垂菊的纯洁,对石头上古代车痕的遥想唤起的。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兴致,诗人才会忘情地去欣赏山果、橡粟这类大自然的可爱的小生灵。然而,“缅思桃源内,益叹身世拙”,点出了诗人的这种兴致,不过是对现实的回避,不过是很早就有的桃花源式的无法实现的梦想。“身世拙”三字既与上二层照应,又将诗人拉回到悲惨的现实中来。第四层写快到鄜州时的所见所感。这一带是去年叛军攻陷长安,分兵北上,进窥灵武肃宗行在的战场,如今仍是“寒月照白骨”的恐怖景象。但毕竟就要到家,就要与家人团聚了,“我行已水滨,我仆犹木末”,诗人归心似箭,快步疾驰,把仆人远远抛在后边。这两句透露出诗人内心的一丝喜悦,为下一段写家人团聚创造了气氛。综上所述,第二大段主要以“赋”的手法写景,亦十分出色。首先是长于变换写法,概写和特写交错进行,在令人窒息的旅途中以自己的一点希望和喜悦作点缀,掀起波澜。尤其是“菊垂今秋花”一段特写,细腻至“或红如丹砂,或黑如点漆”,看似闲得无聊,实则是对现实给诗人的巨大震动和打击的平衡,最为前人称道:“凡作极要紧极忙文字,偏向极不要紧极闲处传神,乃夕阳返照之法,惟老杜能之。”其次是写景传神,既能充分表现旅途之恐怖、萧瑟,又写出了大自然的可爱和生机。如“回首凤翔县,旌旗晚明灭”,熔叙事、写景、抒情于一炉,又含有象征意味,十个字,即形象地表达了诗人“挥涕恋行在”的深挚感情,以及对有如旌旗闪现不定的国家前途的忧虑。再如“我行已水滨,我仆犹木末”,因地势的起伏,被诗人远远抛在身后的仆人,回首望去,就象是挂在树梢上。诗人抓住这一奇妙而又真实的印象,造成警句入诗,新颖独特,精采生动。

    “况我堕胡尘”至“生理焉得说”为第三段,表达的情绪也十分复杂。一方面,诗人到家后,见到“妻子衣百结”,“平生所娇儿,颜色白胜雪”,“床前两小女,补缀才过膝”,听到“恸哭松声回,悲泉共幽咽”,这一切,都是令人伤心不已的。但诗人并没有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这些上面。相反,却用了更多的笔墨去写娇儿怕生的情态,妻女得到一点诗人带回来的衾绸粉黛后的喜悦,甚至绕有兴致地去描述女儿身上用旧绣补了又补的粗布短衣。诗人这样写,是充满真情的。因为“生还对童稚,似欲忘饥渴”,刚刚走过那样可怕而漫长的旅途,能够活着回来,家人团聚,“饥渴”,即生活的穷困,又算得了什么呢!而且,这样写自己及家人的欢快,恰是一种“长歌当哭”的慰藉,比一意抒写家人的悲惨窘困更具有感染力。这一段以“赋”的手法写人,栩栩如生,呼之欲出,是全诗最富有生活气息的一段。其中对娇儿“见爷背面啼”,痴女“晓妆随手抹”、“狼藉画眉阔”,以及孩子们“问事竞挽须”的描写,都是淋漓尽致的传神之笔。而“海图拆波涛”四句特写,与上一层“山果多琐细”数句一样,同具有闲笔不闲的妙用。

    “至尊尚蒙尘”以下为最后一段,主要是议论,集中表现了诗人对当时政治、军事的看法和主张。这一段包括四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对借兵回纥平叛的策略的忧虑和批评,二是就当前平叛,提出应一路从京洛指向青徐,一路从恒代指向碣石,南北夹攻。这些,与历史上回纥助战,促成唐王朝收复两京,人民横遭劫掠,以及当时名将郭子仪、李光弼,名相李泌等的战略计划都是一致的,表现了诗人在政治和军事上的远见卓识。三是追源祸根,痛惜玄宗昏庸误国,盛赞龙武大将军陈玄礼在关键时刻挽救了国家。四是表示对恢复太宗创立的王业依然信心坚定,以“煌煌太宗业,树立甚宏达”收笔。我们知道,全诗主要是以“赋”的手法写成的,而且就“北征”这个诗题而言,写到与家人团聚似即可收笔了,为何诗人最后还要写一大段议论呢?是否画蛇添足呢?我们认为最后这一大段议论完全不多余。首先,这首诗的主旨在于通过写北征途中及回到家后的所见所感,抒发诗人的忧国忧民之情。这种感情,在前三段中可以说已经得到无以复加的表现,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最后一段议论,正是诗人身不由己地将他这种感情化做一种具体的思想,是诗人爱国热情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他不仅在感情上忧国忧民,还情不自禁地为国家出谋划策。所以这一大段议论,不仅没有削弱全诗忧国忧民的主题,反而大大增强了它。诚然,作为诗歌这种特殊艺术形式,如果仅有这一大段议论,而没有前三段的铺垫,这首诗会显得缺乏形象,抒情意味不够。但是有了前三段的铺垫,这一大段议论就显得异常饱满、充实而有气势。其次,这一段议论所表现的对国家前途的信心,一扫前三段萧索惨淡的气氛,从而使全诗具有积极向上的意义,令人振作。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一大段议论恰是全诗的生命所在。试想,如果没有这一段议论,这首诗不就仅仅是一首战乱的悲歌吗?而且,尽管这一段以议论为主,仍有诸如“阴风西北来,惨淡随回纥”,“桓桓陈将军,杖钺奋忠烈”,“仰观天色改,坐觉妖氛豁”等诗句,或叙事,或写人,或写景兼抒情,它们与政治性的议论相结合,增强了议论的感染力。

    《新唐书·杜甫传》称杜诗“善陈时事,律切精深,至千言不少衰,世号‘诗史’”。《北征》堪称这个评价的最好证明。

上一篇:杜甫《悲陈陶》原文及赏析_爱国诗词大全
本文网址:http://www.gujinwenxue.com/shici/gushici/3085.html
下一篇:杜甫《洗兵马》原文及赏析_爱国诗词大全
相关推荐
杜甫《悲陈陶》原文及赏析_爱国诗词大全 2015-10-10 14:05:22
杜甫《前出塞九首(其六)》原文及赏析_爱 2015-10-10 14:05:21
杜甫《前出塞九首(其三)》原文及赏析_爱 2015-10-10 14:05:20
张巡《守睢阳作》原文及赏析_爱国诗词大全 2015-10-10 14:05:29
崔颢《赠梁州张都督》原文及赏析_爱国诗词 2015-10-10 14: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