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古今文学网 > 文学名著 > 唐宋元小令鉴赏辞典 > 折桂令原文及鉴赏 正文
热门推荐
2016-6-2百字折桂令原文及鉴赏
2016-5-24杏花村馆酒旗风。水溶溶,飏残红鉴
2016-5-26望岳鉴赏
2016-5-12《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其一)
2016-5-31赠赵伯鱼(节录)原文及鉴赏
2016-5-24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鉴赏
2016-6-2盐角儿原文及鉴赏
2016-5-24鸿雁不堪愁里听鉴赏
2016-5-24挽水西流想无法,从今不养五更鸡鉴
2016-5-26满庭芳鉴赏

折桂令原文及鉴赏

作者:古今文学网  来源:古今文学网  时间:2016/6/2 15:09:21  阅读:

别友

    唾珠玑点破湖光。千变云霞,一字文章。吴楚东南,江山雄壮,诗酒疏狂。正鸡黍樽前月朗,又鲈莼江上风凉。记取他乡,落日观山,夜雨连床。

双调

(元)周德清

    这支别友曲写得风流洒脱,别具一格。曲中既无执手依依、哽咽无语的离怨,又无指天划日发誓他日再聚的许诺,仅只是通过对友人才华横溢的肯定以及对共同交游的这段诗酒生活的如实叙说,就把朋友之间蕴藏着的浓郁惜别之情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

    “唾珠玑点破湖光。千变云霞,一字文章”三句,是对挚友的由衷赞扬:你脱口而出的文字都似掷地有声的颗颗珠玉,如果掷向湖面则可与波光争亮;你功力浑厚从不放过一字之技巧,文采飞扬宛如天边千姿百态的云霞。这三句既是赞友,亦当是自赞;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能与如此风流倜傥之人为伍称友,想来二人的文章、人品必在伯仲之间了。“吴楚东南,江山雄壮,诗酒疏狂”三句,仍然是对友人的赞颂,不同的是前者是直书,这里则是侧写。作者周德清,高安人,高安县在今江西省西北部,而“吴、楚”当指周代吴国、楚国所属的那片地方,即今之浙江、湖南、湖北一带,可见曲中的“吴越”应是作者盘桓之后将要离开的、他的友人所居处的地方。那么这三句的大意是:在地处东南的吴、楚之乡,山高水阔,气势雄壮;我的朋友在这里过着狂放不羁、与诗酒为友的日子,从不登名利之场。作者暗用“人杰地灵”的语典,对与自己志同道合的友人的人品作了充分肯定,充满激情。接下来“正鸡黍樽前月朗,又鲈莼工上风凉”二句,是作者与友人此次欢聚时宴饮游乐生活镜头的写照。黍,即黏黄米,是谷中之良者,古时常用来招待客人;鲈,鱼名,肉鲜美,为鱼中之名贵者;莼即水葵,生于水面,可以食用。两句话就写尽了他们聚会之欢:明月下,小舟里,面对盘中佳肴——鸡、黍、鲈、莼,举酒相劝,开怀痛饮。可见二人友情之密。然而,人生有聚必有散,可以说作者在前面写欢聚也就是为了衬托下面的即将离散,“记取他乡,落日观山,夜雨连床”是全曲结尾,曲子写到这里隐隐透出了分别之意:尽管此去我到了别的地方,但是永不会忘记在这里逗留的美好时光,我与你曾登高山以望落日入海的壮观,也曾在疾风暴雨之夜连床畅谈,兴奋难眠。

    全曲之妙,妙在含蓄。尤其结尾处当止即止,恰到好处。试思,要记取共处的日子,当然是不忘故人,既然不忘故人,分别时必然是执手情伤,难舍难离,然而这一切都在情理之中,自无须一一道出,应该留给读者自己去思索,去想象。文字明丽秀逸,风格含蓄而不失豪爽,感情真挚,颇为动人。

上一篇:满庭芳原文及鉴赏
本文网址:http://www.gujinwenxue.com/zhuanti/41690.html
下一篇:折桂令原文及鉴赏
相关推荐
满庭芳原文及鉴赏 2016/6/2 15:09:20
满庭芳原文及鉴赏 2016/6/2 15:09:19
朝天子原文及鉴赏 2016/6/2 15:09:18
塞鸿秋原文及鉴赏 2016/6/2 15:09:24
折桂令原文及鉴赏 2016/6/2 15: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