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古今文学网 > 文学名著 > 唐宋元小令鉴赏辞典 > 骂玉郎带感皇恩采茶歌原文及鉴赏 正文
热门推荐
2016-5-26念奴娇·过洞庭鉴赏
2016-5-20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的
2016-6-2啰唝曲(七首选二)原文及鉴赏
2016-5-24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鉴
2016-6-2天净沙原文及鉴赏
2016-5-24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鉴
2016-5-26江畔独步寻花七绝句(其六)鉴赏
2016-5-12《浣溪沙》原文及鉴赏
2016-5-31因事原文及鉴赏
2016-5-24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鉴赏

骂玉郎带感皇恩采茶歌原文及鉴赏

作者:古今文学网  来源:古今文学网  时间:2016/6/2 15:09:31  阅读:

失题

    [骂玉郎]牛羊犹恐他惊散,我只索手不住紧遮拦。恰才见枪刀军马无边岸。唬的我无人处走,走到浅草里听,听罢向高阜处偷睛看。

    [感皇恩]吸力力振动地户天关,唬的我扑扑的胆战心寒。那枪忽地早刺中彪躯,那刀亨地掘倒战马,那汉扑地抢下征鞍。俺牛羊散失,您可甚人马平安。把一座介休县,生扭做枉死城,却翻做鬼门关。

    [采茶歌]残败军,受魔障;得胜将,马奔顽。只见他歪刺刺赶过饮牛湾,荡的那卒律律红尘遮望眼,振的这滴溜溜红叶落空山。

南吕

(元)无名氏

    “失题”,有本子作“鏖兵”,意即酣战、苦战。这首散曲写一放牧人所偷看到的一次两军交战情景,揭示了战争带给人民的灾难。也许,其中不无对元朝统治者穷兵黩武的指斥。

    [骂玉郎]一段,写战乱对人畜的惊恐。先劈头一句,就写正在放牧的牛羊惊恐万状;而放牧人担心牛羊“惊散”,只好手忙脚乱地去“遮拦”。句中的“他”,复指牛羊群;“只索”,意为只得。起笔这两句,读来不能不使人产生一种疑念,定要问牛羊群因何无比惊慌呢?故此曲一开头,不仅为引出中心事件烘染了气氛,也能激发读者强烈的阅读兴趣。安置如此开端,乃作者匠心独运使然。紧接下去的第三句,便指明牛羊群惊慌的原因乃是:“恰才见枪刀军马无边岸。”这也就从放牧人的眼里,将两军鏖战的中心事件推到了前台。“无边岸”,看不到边际,夸张作战双方人马之众多。如此侧面叙引中心事件,实际上省去了不少笔墨,将两军为何作战、为何调兵遣将、为何设防布阵等等,都一古脑儿略而不提,文字也因此显得干净利落极了,而更重要的是还为下面详写作战情况预留了地步。那位放牧人,由于看到了作战双方人马是那么众多、那么杀气腾腾,也被吓慌了,甚至顾不得牛羊了,急忙只身“往无人处走”,“走到浅草里”屏息静听。可他好奇心很浓,还想了解一个究竟,又登到“高阜处”,从上而下地“偷睛看”两军交战的场面。这也就自然而然地过渡到了下一段,即下面所写情景均为放牧人所目睹。

    [感皇恩]是全曲的重点段落。前两句是对两军作战情况的概括叙述:第一句客观地表现敌对双方都声势强大,以致将“地户天关”都“振动”了;第二句表明声势强大的两军阵容给予放牧人的主观印象,他禁不住“扑扑的胆战心寒”起来。“吸力力”,形容军威的声势;“地户天关”,地下的门口、天上的关隘;“扑扑的”,对心脏急促跳动的感觉。接下去三句,就直接而具体地展示双方作战的血淋淋的惨状了。这里选择了两个惊心动魄的场面来写:一是此方用“枪”“忽地”将彼方一个健卒的“彪躯”“刺中”。“忽地”表明是冷不防从背后刺去的,这是使智;二是彼方又以“刀”“亨地”将此方战马砍倒,以致骑在马上的大汉“扑地抢下征鞍”,这是用力。就这样,在战场上,或使智,或用力,你砍我杀,人喊马嘶,血流遍野,惨不忍闻,惨不忍睹!显然,这里所叙写的场面及事例都很典型,足以表现战争把人命当作儿戏的残酷性。战争啊,真该诅咒!战争不仅是残酷的,更有很大的破坏作用,作者紧接上面的叙写证明,其破坏性在于:一是将正在放牧的牛羊群惊散得不知去向了,妨害了老百姓正常的生产活动;二是将介休县(该城故址在今山西省南十余里)给毁了,许多和平居民在乱军中遭到杀伤,一下子变成了“枉死城”和“鬼门关”。这真是“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孟子·离娄上》)啊!作者在此还借助“您可甚人马平安”及“生扭做”、“却翻做”等词语的运用,对有着如此破坏作用的战争,表达了放牧人(实际上也包括作者在内)对战争的嘲讽和不满。

    最后[采茶歌]一段,写这次战争以一方失败和另一方胜利而结束。战败一方虽然“败残军,受魔障”,溃不成军了;可战胜一方仍死咬住不放,继续穷追猛打。听吧,那骑在马上的将领正放马紧追败兵,哗啦啦地转眼就追过了饮牛湾!看吧,军马过处尘土飞扬直挡住了远望的视线,而且(振得)树枝上枯得变红的叶子滴溜溜落满空山!“魔障”,佛家语,魔王所设的障碍,泛言意外、波折;“奔顽”,原作“顽奔”,今改正以协韵;“歪刺刺”,即哗刺刺,形容车马声;“卒律律”,形容尘土飞扬;“滴溜溜”,形容树叶散落。结尾这一段,虽然仅是对胜利之师奔走追杀败兵的军事行动的客观描述,然而字里行间却流露了对胜利者如此过分行动的不满,其用意大概和杜甫曾经主张的“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荀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前出塞》之六)相同。

    这首散曲以明白的语言、直陈其事的写法,铺写渲染两军作战的场面,层次井然,详略恰当,不用比兴,显露易懂,艺术表现上曲的本色十足。同时,又描写具体、生动而真实,读来亦如置身于血和火的战争环境中,也不禁如放牧人一样“扑扑的胆战心寒”起来。

上一篇:醉太平原文及鉴赏
本文网址:http://www.gujinwenxue.com/zhuanti/41712.html
下一篇:红绣鞋原文及鉴赏
相关推荐
醉太平原文及鉴赏 2016/6/2 15:09:30
醉太平原文及鉴赏 2016/6/2 15:09:29
朝天子原文及鉴赏 2016/6/2 15:09:28
游四门原文及鉴赏 2016/6/2 15:09:27
满庭芳原文及鉴赏 2016/6/2 15: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