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古今文学网 > 文学名著 > 汉魏六朝小赋译注评 > 哀江南赋 并序原文、解释及评价 正文
热门推荐
2016-5-26晚次乐乡县鉴赏
2016-6-6成语:水火不辞的意思
2016-5-12《即事》原文及鉴赏
2016-6-6成语:破绽百出的意思
2016-6-6成语:久而不匮的意思
2016-6-6成语:干卿何事的意思
2016-6-6成语:迷离悄恍的意思
2016-6-7成语:饮水曲肱的意思
2016-5-31戏呈吴冯原文及鉴赏
2016-6-6成语:同归殊涂的意思

哀江南赋 并序原文、解释及评价

作者:古今文学网  来源:古今文学网  时间:2016/6/14 14:31:47  阅读:

    粤以戊辰之年,建亥之月,大盗移国,金陵瓦解。余乃窜身荒谷,公私涂炭。华阳奔命,有去无归。中兴道销,穷于甲戌。三日哭于都亭,三年囚于别馆。天道周星,物极不反。傅燮之但悲身世,无处求生;袁安之每念王室,自然流涕。昔桓君山之志事,杜元凯之平生,并有著书,咸能自序。潘岳之文采,始述家风;陆机之辞赋,先陈世德。信年始二毛,即逢丧乱,藐是流离,至于暮齿。《燕歌》远别,悲不自胜;楚老相逢,泣将何及?畏南山之雨,忽践秦庭;让东海之滨,遂餐周粟。下亭漂泊,高桥羁旅。楚歌非取乐之方,鲁酒无忘忧之用。追为此赋,聊以记言,不无危苦之辞,惟以悲哀为主。

    日暮途远,人间何世。将军一去,大树飘零;壮士不还,寒风萧瑟。荆璧睨柱,受连城而见欺;载书横阶,捧珠盘而不定。钟仪君子,入就南冠之囚;季孙行人,留守西河之馆。申包胥之顿地,碎之以首;蔡威公之泪尽,加之以血。钓台移柳,非玉关之可望;华亭鹤唳,岂河桥之可闻!

    孙策以天下为三分,众才一旅;项籍用江东之子弟,人唯八千。遂乃分裂山河,宰割天下。岂有百万义师,一朝卷甲,芟夷斩伐,如草木焉?江、淮无涯岸之阻,亭壁无藩篱之固。头会箕敛者,合从缔交;锄耰棘矜者,因利乘便。将非江表王气,终于三百年乎?是知并吞六合,不免轵道之灾;混一车书,无救平阳之祸。呜呼!山岳崩颓,既履危亡之运;春秋迭代,必有去故之悲。天意人事,可以凄怆伤心者矣。况复舟楫路穷,星汉非乘槎可上;风飚道阻,蓬莱无可到之期。穷者欲达其言,劳者须歌其事。陆士衡闻而抚掌,是所甘心;张平子见而陋之,固其宜矣。

    我之掌庾承周,以世功而为族;经邦佐汉,用论道而当官。禀嵩、华之玉石,润河、洛之波澜。居负洛而重世,邑临河而宴安。逮永嘉之艰虞,始中原之乏主。民枕倚于墙壁,路交横于豺虎。值五马之南奔,逢三星之东聚。彼凌江而建国,始播迁于吾祖。分南阳而赐田,裂东岳而胙土。诛茅宋玉之宅,穿径临江之府。水木交运,山川崩竭;家有直道,人多全节。训子见于纯深,事君彰于义烈。新野有生祠之庙,河南有胡书之碣。况乃少微真人,天山逸民,阶庭空谷,门巷蒲轮。移谈讲树,就简书筠,降生世德,载诞贞臣。文词高于甲观,楷模盛于漳滨。嗟有道而无凤,叹非时而有麟。既奸回之奰逆,终不悦于仁人。

    王子滨洛之岁,兰成射策之年。始含香于建礼,仍矫翼于崇贤。游洊雷之讲肆,齿明离之胄筵。既倾蠡而酌海,遂测管而窥天。方塘水白,钓渚池圆。侍戎韬于武帐,听雅曲于文弦。乃解悬而通籍,遂崇文而会武。居笠毂而掌兵,出兰池而典午。论兵于江汉之君,拭玉于西河之主。于时朝野欢娱,池台钟鼓。里为冠盖,门成邹鲁。连茂苑于海陵,跨横塘于江浦。东门则鞭石成桥,南极则铸铜为柱。橘则园植万株,竹则家封千户。西賮浮玉,南琛没羽。吴歈越吟,荆艳楚舞。草木之遇阳春,鱼龙之逢风雨。五十年中,江表无事。王歙为和亲之侯,班超为定远之使。马武无预于甲兵,冯唐不论于将帅。岂知山岳闇然,江湖潜沸。渔阳有闾左戍卒,离石有将兵都尉。天子方删诗书,定礼乐,设重云之讲,开士林之学。谈劫烬之灰飞,辩常星之夜落。地平鱼齿,城危兽角。卧刁斗于荥阳,绊龙媒于平乐。宰衡以干戈为儿戏,缙绅以清谈为庙略。乘渍水以胶船,驭奔驹以朽索。小人则将及水火,君子则方成猿鹤。敝箄不能救盐池之咸,阿胶不能止黄河之浊。既而鲂鱼頳尾,四郊多垒。殿狎江鸥,宫鸣野雉。湛卢去国,艅艎失水。见被发于伊川,知百年而为戎矣。

    彼奸逆之炽盛,久游魂而放命。大则有鲸有鲵,小则为枭为獍。负其牛羊之力,凶其水草之性。非玉烛之能调,岂璿玑之可正?值天下之无为,尚有欲于羁縻。饮其琉璃之酒,赏其虎豹之皮。见胡柯于大夏,识鸟卵于条枝。豺牙密厉,虺毒潜吹。轻九鼎而欲问,闻三川而遂窥。

    始则王子召戎,奸臣介胄。既官政而离逷,遂师言而泄漏。望廷尉之逋囚,反淮南之穷寇。出狄泉之苍鸟,起横江之困兽。地则石鼓鸣山,天则金精动宿。北阙龙吟,东陵麟斗。尔乃桀黠横扇,冯陵畿甸。拥狼望于黄图,填卢山于赤县。青袍如草,白马如练。天子履端废朝,单于长围高宴。两观当戟,千门受箭。白虹贯日,苍鹰击殿。竟遭夏台之祸,终视尧城之变。官守无奔问之人,干戚非平戎之战。陶侃空争米船,顾荣虚摇羽扇。

    将军死绥,路绝长围。烽随星落,书逐鸢飞。遂乃韩分赵裂,鼓卧旗折。失群班马,迷轮乱辙。猛士婴城,谋臣卷舌。昆阳之战象走林,常山之阵蛇奔穴。五郡则兄弟相悲,三州则父子离别。护军慷慨,忠能死节,三世为将,终于此灭。济阳忠壮,身参末将,兄弟三人,义声俱唱。主辱臣死,名存身丧,狄人归元,三军凄怆。尚书多算,守备是长,云梯可拒,地道能防。有齐将之闭壁,无燕师之卧墙,大事去矣,人之云亡。申子奋发,勇气咆勃,实总元戎,身先士卒。胄落鱼门,兵填马窟,屡犯通中,频遭刮骨。功业夭枉,身名埋没。

    或以隼翼鷃披,虎威狐假。沾渍锋镝,脂膏原野。兵弱虏强,城孤气寡。闻鹤唳而心惊,听胡笳而泪下。拒神亭而亡戟,临横江而弃马。崩于钜鹿之沙,碎于长平之瓦。于是桂林颠覆,长洲麋鹿。溃溃沸腾,茫茫墋黩。天地离阻,神人惨酷。晋、郑靡依,鲁、卫不睦。竞动天关,争回地轴。探雀鷇而未饱,待熊蹯而讵熟?乃有车侧郭门,筋悬庙屋。鬼同曹社之谋,人有秦庭之哭。尔乃假刻玺于关塞,称使者之酬对。逢鄂坂之讥嫌,值耏门之征税。乘白马而不前,策青骡而转碍。吹落叶之扁舟,飘长风于上游。彼锯牙而钩爪,又循江而习流。排青龙之战舰,斗飞燕之船楼。张辽临于赤壁,王濬下于巴丘。乍风惊而射火,或箭重而回舟。未辨声于黄盖,已先沉于杜侯。落帆黄鹤之浦,藏船鹦鹉之洲。路已分于湘、汉,星犹看于斗、牛。

    若乃阴陵失路,钓台斜趣。望赤壁而沾衣,舣乌江而不渡。雷池棚浦,鹊陵焚戍,旅舍无烟,巢禽无树。谓荆、衡之杞梓,庶江、汉之可恃。淮海维扬,三千馀里。过漂渚而寄食,托芦中而渡水。届于七泽,滨于十死。嗟天保之未定,见殷忧之方始。本不达于危行,又无情于禄仕。谬掌卫于中军,滥尸丞于御史。

    信生世等于龙门,辞亲同于河洛。奉立身之遗训,受成书之顾托。昔三世而无惭,今七叶而始落。泣风雨于《梁山》,惟枯鱼之衔索。入欹斜之小径,掩蓬藋之荒扉。就汀洲之杜若,待芦苇之单衣。于是西楚霸王,剑及繁阳,鏖兵金匮,校战玉堂。苍鹰赤雀,铁轴牙樯,沉白马而誓众,负黄龙而渡江。海潮迎舰,江萍送王,戎车屯于石城,戈船掩于淮泗。诸侯则郑伯前驱,盟主则荀暮至。剖巢熏穴,奔魑走魅,埋长狄于驹门,斩蚩尤于中冀。燃腹为灯,饮头为器。直虹贯垒,长星属地。昔之虎踞龙盘,加以黄旗紫气,莫不随狐兔而窟穴,与风尘而殄瘁。

    西瞻博望,北临玄圃。月榭风台,池平树古。倚弓于玉女窗扉,系马于凤凰楼柱。仁寿之镜徒悬,茂陵之书空聚。若夫立德立言,谟明寅亮,声超于系表,道高于河上。更不遇于浮丘,遂无言于师旷。以爱子而托人,知西陵而谁望。非无北阙之兵,犹有云台之仗。司徒之表里经纶,狐偃之惟王实勤。横琱戈而对霸主,执金鼓而问贼臣。平吴之功,壮于杜元凯;王室是赖,深于温太真。始则地名全节,终则山称枉人。南阳校书,去之已远;上蔡逐猎,知之何晚。镇北之负誉矜前,风飙凛然。水神遭箭,山灵见鞭。是以蛰熊伤马,浮蛟没船,才子并命,俱非百年。

    中宗之夷凶靖乱,大雪冤耻。去代邸而承基,迁唐郊而纂祀。反旧章于司隶,归余风于正始。沉猜则方逞其欲,藏疾则自矜于己。天下之事没焉,诸侯之心摇矣。既而齐交北绝,秦患西起。况背关而怀楚,异端委而开吴。驱绿林之散卒,拒骊山之叛徒。营军梁溠,蒐乘巴渝。问诸淫昏之鬼,求诸厌劾之符。荆门遭廪延之戮,夏口滥逵泉之诛。蔑因亲以教爱,忍和乐于弯弧。既无谋于肉食,非所望于《论都》。未深思于五难,先自擅于二端。登阳城而避险,卧砥柱而求安。既言多于忌刻,实志勇而形残。但坐观于时变,本无情于急难。地惟黑子,城犹弹丸。其怨则黩,其盟则寒。岂冤禽之能塞海,非愚叟之可移山。况以沴气朝浮,妖精夜陨。赤鸟则三朝夹日,苍云则七重围轸。亡吴之岁既穷,入郢之年斯尽。周含郑怒,楚结秦怨。有南风之不竞,值西邻之责言。俄而梯冲乱舞,冀马云屯。秦车于畅毂,沓汉鼓于雷门。下陈仓而连弩,渡临晋而横船。虽复楚有七泽,人称三户,箭不丽于六麋,雷无惊于九虎。辞洞庭兮落木,去涔阳兮极浦。炽火兮焚旗,贞风兮害蛊。乃使玉轴扬灰,龙文折柱。

    下江余城,长林故营。徒思拑马之秣,未见烧牛之兵。章曼枝以毂走,宫之奇以族行。河无冰而马渡,关未晓而鸡鸣。忠臣解骨,君子吞声。章华望祭之所,云梦伪游之地。荒谷缢于莫敖,冶父囚于群帅。硎谷折拉,鹰鹯批。冤霜夏零,愤泉秋沸。城崩杞妇之哭,竹染湘妃之泪。

    水毒秦泾,山高赵陉。十里五里,长亭短亭,饥随蛰燕,暗逐流萤。秦中水黑,关上泥青。于是瓦解冰泮,风飞电散,浑然千里,淄、渑一乱。雪暗如沙,冰横似岸。逢赴洛之陆机,见离家之王粲。莫不闻陇水而掩泣,向关山而长叹。况复君在交河,妾在青波。石望夫而逾远,山望子而逾多。才人之忆代郡,公主之去清河。栩阳亭有离别之赋,临江王有愁思之歌。别有飘飖武威,羁旅金微。班超生而望返,温序死而思归。李陵之双凫永去,苏武之一雁空飞。

    若江陵之中否,乃金陵之祸始。虽借人之外力,实萧墙之内起。拨乱之主忽焉,中兴之宗不祀。伯兮叔兮,同见戮于犹子。荆山鹊飞而玉碎,隋岸蛇生而珠死。鬼火乱于平林,殇魂游于新市。梁故丰徙,楚实秦亡。不有所废,其何以昌?有妫之后,将育于姜。输我神器,居为让王。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曰位。用无赖之子弟,举江东而全弃。惜天下之一家,遭东南之反气。以鹑首而赐秦,天何为而此醉?

    且夫天道回旋,生民预焉。余烈祖于西晋,始流播于东川。洎余身而七叶,又遭时而北迁。提挈老幼,关河累年。死生契阔,不可问天。况复零落将尽,灵光岿然。日穷于纪,岁将复始。逼迫危虑,端忧暮齿。践长乐之神皋,望宣平之贵里。渭水贯于天门,骊山回于地市。幕府大将军之爱客,丞相平津侯之待士。见钟鼎于金、张,闻弦歌于许、史。岂知灞陵夜猎,犹是故时将军;咸阳布衣,非独思归王子。

【译文】:

    梁武帝太清二年十月,叛臣侯景篡国,都城金陵攻陷。我逃奔江陵,王室与百姓都蒙受了深重灾难。此后我又由江陵出使西魏,从此一去未返。中兴的希望日渐渺茫,至承圣三年梁就被西魏灭亡了。臣民们在城外都亭痛哭三日,而我则被西魏扣留在长安。岁星的运行是周而复始的,但国运衰落到极点却未曾好转。东汉人傅燮悲叹自己身世不幸,无处谋生;袁安忧虑国家的命运,常常禁不住落泪。桓谭有志于事业,杜预平生好学,他们都有著述,并作序阐明要旨。潘岳之作富有文彩。其最初写的一首诗便讲述了自己的家风;陆机的辞赋也很著名,其首篇赋作便陈述祖上之德。我刚到中年,就赶上了丧乱之灾,于是飘泊异域,直至晚年。正像当年《燕歌行》中所描写的那样,长期离别家乡到北地,实在令人不胜悲伤!当遇到南方父老时,泪水不可抑制。先前为了国家利益出使西魏,现在又在北周做官。飘泊跋涉之苦,羁旅乡关之思,是歌舞与酒宴所不能消除的。于是便追忆往事,写了此篇以记述历史事实;虽然其中也写了自己的危苦,但主要还是悲悼国家的败亡。

    年纪垂老,人世间的变化真多。冯异将军死后,大树亦随之枯萎;壮士荆轲赴秦行刺,恰值秋风萧瑟之时。秦王言而无信,蔺相如持璧视柱,欲与之俱碎,志士毛遂曾逼迫楚君与赵签盟。钟仪君子,成了南冠之囚,使者季孙,被晋人扣在西河;申包胥为求救兵,不惜用头叩地;蔡威公忧伤国事,哭得泪尽出血。钓台的柳树在玉门关是望不到的;华亭之鹤的鸣叫,也传不到河桥。

    孙策三分天下,他所凭借的队伍不过百人。项羽所统领的江东子弟,也只有八千人。他们用很少兵力就割据一方。哪有百万之兵,一朝被打得闻风溃逃;叛军一路追杀,杀人如同割草伐树!长江淮河失去了天然屏障的作用,关阻壁垒还不如篱笆坚固。居于上层的人物互相勾结,狼狈为奸;身份不高的人物,乘机举事,自谋私利,这岂不是证明江南的王者之气运,在经历了三百年后该结束了吗?由此可见,吞并天下的秦始皇,也难免后来的亡国之灾;统一海内的晋武帝,也保不住怀、愍二帝的身家性命。唉!山岳崩坏,国家已走上了危亡之路;朝代更替,必然使人悲愍前朝的逝去。这是上天的旨意,也是人间的事理,真让人悲伤。况且顺水而至河的尽头,乘着小船也无法飞上天空;大风阻路,蓬莱仙山根本不可以到达。走投无路的人,想通过言辞表述心愿;忧苦的人,则希望以歌声倾吐心事。对于我这篇《哀江南赋》,陆机听了会拍手嘲笑,张衡看了也会认为鄙陋不堪,肯定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我的祖先在周朝为掌庾大夫,因世代有功,便形成了以官为姓的宗族;到了汉代由于辅佐朝廷议论政事,庾氏宗族亦有人居官。我的祖先禀承嵩、华之山的玉石灵气,又受到河、洛二水的滋润。在黄河、洛水一带世代繁衍生息,生活安定无忧。到了晋永嘉年间,国家发生了动乱,怀、愍二帝相继遇害,百姓流离失所,兵匪寇盗横行。当时正值三星东聚,晋室南迁之时。元帝渡江到金陵建都,我的祖先也随之来到江南,并被朝廷封侯赐田。于是便在江陵宋玉的故宅、临江王府的旧址上建立起庾氏宗族的宅第。宋、齐易代之际,山崩川竭,而庾氏宗族能奉行直道,大都保全了名节。我的祖先教诫子孙,使他们事父能尽孝道,事君能尽忠心。至今在新野庾氏的祠堂,羌胡为庾氏刻写的碑文仍在河南。至于庾氏中那些有才德的隐士,虽然身处偏远,但却有安车蒲轮来征聘;他们或辩论政事,或闭门著书。我的父亲生于世代有德之家,成为忠贞之臣,文辞在东宫首屈一指,其道德在江陵也为人们所推崇。可叹的是:有道之君执政,却没能见到凤鸟,麒麟也出现在不该出现的时候。邪恶小人侯景叛乱时,我的父亲终于受到迫害。

    周灵王太子年十五时,漫游河洛;我自己也在此岁应考。入仕之初,任尚书度支郎中,随后又升为东宫领直。出入于太子的讲席,官居东宫学士。我以蠡测海,以管望天,才识很浅陋。有时和太子一起游览玄圃,但见水池明净,宜于垂钓。有时在军帐中讲论兵韬略,有时在席间聆听高雅乐曲。经常出入宫廷,一身兼任文武要职,我在兵车上指挥军队,在朝堂上分析军情。也曾同湘东王讨论军事谋略,并出使东魏。当时梁朝上下,一片欢乐景象,池苑楼台相接,钟鼓之声相闻,里巷居官宦豪族,家家有文学才士。在海陵新建了庞大的建兴苑,把秦淮河的围堤修到长江边。国家的东界远在秦始皇鞭石成桥的大海。南界则扩展到马援立柱为标的象林。家家有橘树万株,翠竹千棵,其富庶程度几乎等于贵族。西方邻国贡奉入水不沉的宝玉,南方邻国送来入水即没的羽毛。四处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百姓如草木逢春,鱼龙得水。近五十年中,江南平安无事。朝臣中既有像王歙那样的和亲使者,也有像班超那样的镇边将军。人们已不用像马武、冯唐等前贤那般挂心于军机事宜。可谁曾料到一场潜在的危机正在酝酿之中。民间可会有像陈涉那样揭竿起事,外族之人也可能在华夏称王建国。而此时的梁朝天子,却沉心于诗书礼乐之事,在重云殿讲说经义,开士林馆招纳学士。并大谈佛教劫烧之说,辩析佛祖降生之事。鱼齿山一带防务松弛,一些城垣损坏严重,军械入库,马放南山。当政的大臣视战争为儿戏,士大夫们把毫无意义的空谈当成军国大事。此种情况简直像乘胶船行水中,用腐朽的绳索系拴烈马。百姓将遭受水火之灾,僚吏也面临死亡的威胁。一片破竹席不可能滤尽盐池的咸味,一块驴皮胶也不会澄清混浊的黄河水。王室将陷于危难,敌兵将临于城下。鸥鸟在堂上狎戏,野鸡在宫廷中飞鸣。宝剑离开了本国,大船失落于他人之手。当年伊川的披发野祭预示着戎人的入侵,现在的侯景来降,也将梁朝推向了败亡的深渊。

    那个奸逆之贼反叛的时候,气势极盛,他长期以来就反复无常,朝秦暮楚。如长鲸巨鲵吞食弱小,如凶枭恶獍暴戾成性,依仗着吃牛羊生长的力气,放纵其逐水草而迁居的野性。这种人既不可以在正常情况下加以感化,又不像璇玑测天那样来掌握调节。当时的朝廷本无所作为,可还打算招降叛逆并予以节制。朝廷对叛臣进献的琉璃之酒和虎豹之皮很欣赏,完全被胡柯及巨鸟之卵等异国奇物所迷惑。而侯景却在暗中磨牙砺爪,积存力量准备篡夺梁国,取而代之。

    开始时是临贺王萧正德勾结侯景并委以兵权。接着萧正德被侯景推为天子,但不久又被那个逆贼把他从皇位上赶下,于是萧正德向鄱阳王请兵来助,只因事泄被杀。侯景就像逃避廷尉的苏峻,又如盘踞淮南的诸葛诞。苍鹅飞出狄泉,横江放出困兽;地上的石鼓震鸣,天上的金星进入昂宿。京城北面有龙吟,皇帝陵墓麒麟斗。此后便是凶暴狡诈的侯景发起叛乱,致使京师附近横遭侵凌。侯景把外族领地扩充到了梁朝京都和江南之地。到处都是穿青袍骑白马的叛军,抬眼望去就如同大片的青草与白绢。梁武帝从太清三年正月起已不能视朝,侯景则围住台城以后高兴地宴饮。皇宫的双阙已受到刀戟的创伤,城中的千门万户也被飞箭射中。白虹穿过太阳,苍鹰在宫殿上空盘旋。梁武帝竟然被侯景囚禁于台城。群臣不敢来慰问,武将也没有救援的决心。与当年陶侃、顾荣平定苏峻与陈敏之乱相比,梁朝的将领们大都畏缩不前。援军在退却中死伤惨重,叛军的重围,阻断了通往台城的道路。城中只得燃烽火或把告急信系在风筝上向外求救。一些赶到的援军由于号令不一,内部分裂,结果也被打得溃不成军。马匹失散,车辙迷乱。致使一些勇敢的战将也只能闭城自守,谋略之士也无策破敌。结果朝廷的军队就像昆阳之战中王莽兵卒一样,被打得四处逃散,百姓在战乱中家破人亡,父子离散。而护军将军韦粲却慷慨悲壮,勇敢地战死在疆场,显示出很高的气节。他父祖三代都是梁朝的将军,至此一门俱灭。济阳人江子一也很勇敢,尽管官位不高,他们兄弟三人为国战死,忠义之名广为人所赞颂。君王受辱,臣子战死,他们虽然死了,但名声却传于后世。出于对他们的敬佩,敌方归还了他们的尸体,见此情景,三军上下无不为之垂泣。尚书羊侃富有谋略,尤善守备。无论敌军用云梯或挖地道进行攻城,均被他一一瓦解。他像齐将田单那样守住孤城,却不像后燕慕容重病中筑城,终于不能成功。羊侃不久病死了,大势已去。然而柳仲礼奋发有为,勇气浩荡,作为军中的主将,在战斗中能身先士卒,头盔被砍落,兵器也失手坠地,而且多次身负重伤。可惜他投降敌军,致使他半途而废,功名也随之没灭。

    有时侯景虚张声势地来攻城,敌军的刀箭上沾满了梁朝士兵的鲜血,原野上到处有死尸。敌强我弱,台城孤立无援,势力单薄。城中守军士气低落,听到风声鹤唳都为之心惊,听到胡笳吹奏便伤心落泪。太史慈在神亭一战中,丢掉了自己的战戟,孙策在横江战刘繇时受伤并弃马而逃。像章邯大败于钜鹿,似赵军惨败于长平,台城的陷落就如上面的战例一样。致使梁朝河山荒芜毁败,桂林苑被荡平了,长州苑也成了一片废墟。百川沸腾,天地昏暗,河山割裂,人神遭难。而梁室诸王又各怀私利,不可依赖,其彼此间的纷争已达到十分激烈的程度。同时被围困于宫中的梁武帝,却饥饿交加,想多活一些时间都办不到,那情景真像当年的赵武灵王,寻幼鸟充饥,楚成王想吃一顿熊掌再去死。梁武帝死后被草草埋葬,随后简文帝也被幽禁杀害,重现了齐庄公车侧东门,齐湣王筋悬庙屋的悲剧。先前梁朝灭亡的征兆,现在成了现实,我只能出奔江陵去痛哭求援了。我凭着官方证件混出关卡,伪称奉命出使,应付沿途盘查。中途也曾遇到怀疑,为过关卡还交了捐税。行路的艰难,即使是乘白马,骑青骡的人也不能畅行无阻。后来我又乘一叶小舟,乘风向上游飘进,又遇上张牙舞爪的侯景水军在江面上演练水战。青龙战舰排列成阵,飞燕楼船往来攻击。幸好有善战如张辽、王濬那样的将领率军来援。侯景想发动火攻,只因风向不利,只好败退。梁军活捉丁和并送到江陵生钉其舌,使他像黄盖在厕中那样难以出声。同时还捉住了藏在湖中的任约,如同当年首先救捞落水的杜畿一样。梁军先后在黄鹤浦和鹦鹉洲落帆藏船。已从湘水进入汉水,仍不时回头眺望斗、牛二星。

    我在阴陵迷失方向,多走了些路才达到钓台。望着赤壁古战场,不觉伤心落泪,船靠乌江又想起项羽的自刎,更让人不忍离去。雷池一带修筑着栅寨堡垒,鹊陵附近还有烧毁了的营房哨所;旅舍空空无人烟,连供禽鸟栖落的树木也都被砍伐净尽。希望荆州、衡山出产的杞树、梓树能在长江、汉水之间重新复兴。我在长江下游地区曲行三千余里,其间曾像韩信那样乞食于人,曾像伍子胥那样避险而藏身芦苇丛中。经过了不少沼泽湖泊,很多次濒临死亡险境。我为上天不保佑梁朝而叹息,为已发生的祸难而忧虑。我本没有什么高洁正直的资质,也无意追求为宦做官。但到江陵后又被任用,先为御史中丞,后又转为右卫将军。

    我的某些情况同司马迁相似,也是在河洛为先人送终。在与父亲诀别时,受到了立孝立身的教训,接受了父亲的遗嘱,我家最早三代祖宗,德行功业无愧于后人,传到我这第七代就开始衰落了。曾子在思念父母时,写了一首《梁山操》,孝子见到腐绳穿着枯鱼时,便为父母的身体寿命担心。走上曲折的小路,荒草遮住了门户。屈原曾投江自尽,诸葛恪亦苇席裹尸而葬。这时梁元帝调兵遣将,运筹帷幄,决心东讨诸侯。各路战船扬帆启航,大军杀白马以誓师,驶战船而渡江,一路乘风破浪,出师大捷,兵车直指石头城下,战船深入秦淮河中。各路军队先后到达,合兵一处,很快攻破侯景的巢穴,侯景狼狈逃窜,最后被擒获斩首。侯景的头送到江陵,人们恨不得焚烧其尸体,把他的头制成酒器。白虹贯日预示着战争,流星坠落象征着侯景的灭亡。当年虎踞龙盘,极富有帝王之气的金陵之地,到处可见狐兔的窟穴,出现一片残败凋零的景象。

    西看博望苑,北临玄圃园,亭台楼阁,清池古木,精美的玉女窗下倚放着弓箭,雕镂的凤柱上拴着战马,悬于宫殿的仁寿镜无人来照,随葬于陵墓中的书籍也流散一空。至于说到希望树立德行言论,英明恭谨并文辞绝美,善谈玄理的简文帝,也很不幸。他做太子时没能像周灵王子晋那样变成仙,继位后不出三年便被侯景杀害。他把儿子委托于别人,谁知儿子后来死在北朝,以致未能看一眼父亲的陵墓。梁简文帝不是没有卫兵,也并非缺乏武器,但未能获胜。司徒王僧辩善于治理军国大事,其对朝廷的忠诚正如当年狐偃那样尽心力于王室。他曾挥戈讨平河东王萧誉,又率领大军进击侯景。其战功比平东吴的杜预还大,对朝廷的重要性超过了晋朝对温峤的依赖程度。戾太子死于全鸠里,比干葬于枉人山,僧辩父子也全节含怨而死。当年越大夫文种功成被杀,那是很久的事了。李斯在临刑前才珍视居家的自由生活,不过那已太晚了。镇守一方的邵陵王骄矜自负,威风振振,但与水神与山灵有积怨,以至在披甲上阵时有隐伏之熊咬伤其马,渡江时又被蛟龙弄翻了船。最后使得他们父子都未能终其天年。

    中宗梁元帝讨平侯景之乱,报雪冤耻,由湘东王继承梁朝天子,继而重新开创皇朝基业,他打算恢复先朝典制,使世风回归到太平盛世。但他生性猜忌,为所欲为,藏污纳垢,妄自骄矜。这便导致了国势的再次衰败,上下离心。在与北齐绝交后,又受到西魏的威胁。更何况梁元帝在江陵建都,等同于项羽留念旧乡回到彭城,而与吴太伯礼让其弟、去吴开创大业无法相比。并且他还借助敌军归降残部,去讨伐武陵王。修桥筑垒,检阅军队。求神问卜,乞灵于符咒,最后终于在荆门消灭了武陵王,在夏口逼害其兄邵陵王。宗亲不复相爱,尽抛手足之情而刀枪相见。他听不进大臣们的建议,于是也就再无人谈建都金陵之事。对于治理国家的艰难任务不加考虑,反而自称文武全才。这无异于在险峻阳城山上躲避免险,在砥柱激流中寻找安全。由于他生性猜忌,为人刻薄,所以虽有志向也无法施行。在侯景之乱中他坐观时变,根本不想出兵救援。后虽出兵参战,但也并非因为急兄弟之难。梁朝在他当政时,地域仅有黑痣那么大,城池犹如弹丸。与邻国结下深怨,先前的盟约随之失效。精卫鸟怎能填塞大海?也不像愚公那样能移平高山。况且早晨有灾气浮荡,夜间有妖星坠落。赤鸟绕太阳飞行三日,黑灰色的云层聚于轸宿达七重。吴国灭亡的那一年已临近,郢都被攻陷的日期已经到来。先前周王对郑伯心怀嫉恨,秦国与楚国结下仇怨。南方的势力本来就不强大,又碰上西部邻国发兵来攻。很快便看到北方军队攻城掠地,横冲直撞,车骑战马如乌云滚滚而下。像秦国那样的箱浅轴长的兵车到处奔驰,像汉代雷门那样的大鼓不断地擂响。敌军长驱直入,战火直逼江陵。虽说楚地在七泽之险,楚人有三户亡秦之志,但世移事变,梁朝将领没有退兵之策,梁朝部队也无御敌之力,被敌军打得节节溃退,好像洞庭上的落叶,四散奔逃又如涔阳滩头的流民。梁军的旗帜被火烧毁,国中之木被大风扫荡,这一切均为不祥的征兆,最终梁元帝焚毁书籍,用宝剑砍断门柱,含恨而降。

    长江下游湖北荆门一带的城池营垒,防御松懈,当敌军兵临城下时,梁守军只知节省粮草,却没有像田单那样的智勇退敌的将军。而且像章曼枝、宫之奇那样有识之士也感到无计可施,故而纷纷离去。他们或强行渡河,或蒙混出关。忠臣粉身碎骨,君子忍气吞声。章华、云梦等梁朝的大好河山,现在已经成了西魏劫掠的场所。梁朝群臣或被屠杀,或被囚禁。百姓犹如小鸟受到鹰鹯的攻击,备受折磨和摧残。蒙难者的哀怨感动天地,以至夏天炎热之时天降寒霜,秋季水涸之际地泉喷涌。妇人们哀伤其夫,痛哭之声震塌了城墙;女儿们的泪水洒落湘竹,留下斑痕片片。

    山高水险,道路阻远;十里五里,长亭短亭。一路上忍饥挨饿,昼夜跋涉,最后到达了关中。当时的梁朝已经土崩瓦解,本来一统的千里河山,毁于一旦。眼前一片荒凉,积雪暗如泥沙,坚冰横于远处,婉如堤岸,碰到一些像陆机兄弟那样的人,他们因国亡而迁到北方,还有一些如王粲那样的人,为避祸难而离开家园。他们见到秦陇之水,便想起家乡进而伤心落泪,并向关山捶胸长叹。他们之中有的夫妻别离,南北各在一方,妻子见不到丈夫,母亲见不到儿子。即使王妃贵妇,也会被下嫁平民,或掠卖远郡。到处可以听到人们倾诉离别之苦,到处可以看到人们脸上思念亲人的愁云。另外还有像我这样飘泊武威,羁旅金微的人。我想起班超,愈加怀念南方;想起温序,决心死后也要魂归故土。正如李陵、苏武分别时的情景,有人被放回,而我还要羁留异域。

    江陵中兴的破灭,始自前朝。虽说西魏进攻是导致梁朝丧亡的直接原因,但祸难的根源却在梁室内部。平定侯景之乱的梁元帝很快就死去了,梁朝的中兴大业无人继承。梁元帝的儿子们都死在其侄儿萧之手。这如同以荆山之玉击鹊鸟,鹊鸟飞去,玉反倒粉碎了;隋侯救了伤蛇,蛇被治好后,宝珠却失去了。丧乱过后,大地上尸骨遍布,夜晚到处有磷火闪烁,无辜而死者的冤魂也四处游荡。梁朝自金陵迁都,西魏乘势将其灭亡。有所灭才能有所昌。当初有妫氏后人的昌盛,是靠了姜姓的扶植。现在陈霸先取梁而代之,逼迫梁敬帝让位给他。天地的最大德是珍惜生命,圣人的最重要之宝是极高的地位。梁朝重用无赖之人侯景,结果导致江东王业的毁弃。可惜统一的梁朝,又有萧从南方反叛,最终把江陵白白送给西魏,上天为何会如此昏迷。

    天道轮回,人事亦与之相关。我光烈的祖先在西晋时迁徙江陵,到我时已经历了七代。现在我又因时乱而迁回北方。我携全家老小在长安留居多年,生死离别不可问苍天。亲朋好友所剩无几,唯我一人孤独生存。旧的一年即将过去,新的一年马上开始,岁月催人老,暮年多所忧虑。来到汉长乐宫之旧址,观望贵族聚居的里巷。渭水环绕都城,集市发展到骊山底下。幕府大将军爱重宾客,丞相王公善待国士。我曾在富贵如金、张、许、史那样的人家宴饮听乐。然而人们岂知:灞陵夜猎长者,犹是当年李将军;在咸阳思归的人们,并非只有楚国太子。

【评析】:

    最能代表庾信的文章风格与成就的作品,当首推这篇《哀江南赋》,古代的不少批评者,也曾对它发表过不少意见,只是其中持否定态度的居多数。人们对作品的遣词用事进行指责,或联系作品的内容对作者本人加以非难。现在看来,古人对《哀江南赋》及庾信本人的指责和非难是有失偏颇的。作为一篇文学作品,它首先值得肯定的就是把作者内心的真实感情表现得淋漓尽致。这里故国之思与身世之叹仿佛如潮水一般奔涌于字里行间,仅就这一点而言,齐梁文人们那些代人言情或无病呻吟的作品,便无法与之相比。另外,此赋除具有上述特点外,还表现了作者对历史的一些反思性批判,作者指出:梁朝全盛之时,“宰衡以干戈为儿戏,缙绅以清谈为谋略,乘渍水以胶船,驭奔驹以朽索。”这实际上已部分揭示了梁朝灭亡的重要原因。然而更为可贵的是,作者的笔锋并未停留于此,而是进一步地指向了最高统治者本人,如梁元帝在国家危机时所持的卑鄙心理,便是由此赋首先揭示的:“沉猜则方逞其欲,藏疾则自矜于己。”“即言多于忌刻,实志勇而形残。但坐观于时变,本无情于急难。”

    从艺术的角度看,《哀江南赋》亦有诸多可称道者。整个赋的内容基本都是用典故来表达的,不但许多典故运用得恰当贴切,而且还相当灵活。如“让东海之滨,遂餐周粟。”“钓台移柳,非玉关可望。”等等即是如此。另外此赋的序文,历来也被人们所传诵,它不仅对仗工整,音节和谐,而且生动形象,凄婉动人,它充分体现了骈文的长处,集中反映了作者的文学才思和驾驭语言的能力。

【作者简介】:

    庾信(513-581),字子山,南阳新野(今属河南)人,梁诗人庾肩吾之子。初仕梁,任御史中丞,后转右卫将军。四十二岁时出使西魏,值西魏灭梁,羁留长安,不得返国。仕西魏,历任仪同三司。后又仕北周,官至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庾信自幼聪敏,博览群书,尤精于《左传》,在梁时已颇有文名,然作品风格较为绮艳。仕魏后生活思想发生变化,创作风格亦为之一新,呈现出刚劲苍凉的特征。庾信亦是一位多产作家。原有集二十一卷,诗文备受后人推崇。庾信集的版本较多,到清代又出现了两家注本:一为吴北宜的《庾开府集笺注》,一为倪璠的《庾子山集注》。

上一篇:小园赋原文、解释及评价
本文网址:http://www.gujinwenxue.com/zhuanti/56554.html
下一篇:棋王原文及鉴赏
相关推荐
小园赋原文、解释及评价 2016/6/14 14:31:45
枯树赋原文、解释及评价 2016/6/14 14:31:44
镜赋原文、解释及评价 2016/6/14 14:31:43
春赋原文、解释及评价 2016/6/14 14:31:42
别赋原文、解释及评价 2016/6/14 14:31:42